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原先,这药只在宫内使用,而雍正皇帝当时崇尚道教,又喜欢炼丹制药,凡是逢朝廷用兵远征、勋贵病伤,雍正爷经常赏赐,这才传到外廷。后来,乾隆爷十全武功,几十年内大开战端,征南逐北,为了体恤军情,无论是远征大小金川还是征缅、征越,遇上烟瘴之地,必然大量赏赐锭子药和平安丸,而钉子药,指的就是这种八宝紫金锭。


  此后,赏赐紫金锭,成了朝廷的制度,王公大臣遇到年节陛见朝贡,上头都有回礼,不少就是这种玩意。


  而赵大福去年致仕回京,陛见光绪爷,西太后老佛爷一见赵大福,猛然想起那年亲儿子同治皇帝朱笔钦点的场景,一时间由此及彼,眼见赵大福还红光满目,自己那亲儿子19岁便成了亡魂,不由得感怀伤逝,很是掉落了些眼泪,下旨褒奖先帝看上的勋臣,不仅加倍赏赐了自己写的福寿字和玉如意、景泰蓝古瓶,还加赏了10盒紫金锭,赏赵大福在家吃全份儿的俸禄银子。


  这份儿体面光荣,那可是难得喽,朝廷上下都羡慕。
  所以,赵大福家里,还有这种御赐的良药。曾太太还想供奉在佛堂呢,赵大福听李总管说,这种药怕放长了走了气味,所以,按宫里的方法,用檀香木盒子塞进棉花珍藏。


  不大会儿,曾太太拿了药来,是个精雕鹿鹤同春的檀香木盒,外头是镀金的小铜锁。打开了,里头一小包一小包的,紫黑色的小金锞子似得。


  ”这、这怎么用??“赵大福绕绕头,一面给小杨膝盖上捆了根儿红带子阻止毒液上窜,一面问。


  ”去厨房拿浓醋来!“曾太太思索着”我记得文正公当年也受赐过,听老九叔家的管家说过。外用,用醋花开涂抹。内用,吃少许。“


  下人拿来一大碗香醋,曾太太食指点了一点,尝尝确是浓醋,把锭子药兑了醋化开,拿了一撮新棉花,沾了醋,轻轻在小杨脚上先涂抹了,再从脚踝处到膝盖,细细抹了好几遍。


  小杨已是昏昏沉沉不知东西,正全身难受,觉得脚上一阵酸麻,直通膝盖大腿,血肉里一股胀痛直往外涌,心里也渐渐清凉了不少。


  睁眼看,屋里是赵大福和两位太太,几个管家都各捧着药物、水盆伺候着,心里阵阵发热感动。


  ”醒了!!老爷看,小杨醒了!“二太太念了不知多少佛,大为惊喜。


  再看小杨的腿伤,两锭紫金锭用尽了,初时,还没见什么,半袋烟的功夫,一股股黑紫色的污血,从伤口呼呼直往外涌,那臭味儿,又腥又涩,熏得众人站不住脚,还是曾太太吩咐点了一炉降香,才好容易掩住了。


  屋外头,不少家人也是提着灯笼围着看,小兰听见说杨公子受伤了,也遵了赵小姐的命前来问询,正听得屋里说杨公子醒了,小兰长吁口气,听见脚步声响,远远地,几个老妈子跟着两位小少爷来了。


  金寿、金宝最近看起来奇怪,饭量大涨、尤其好吃肉食,可精神头不好,白天没精神,晚上也没精神,身子却没瘦,看妈和奶娘跟老爷太太回禀了,都以为是长个头的年纪,没啥大事。


  今儿晚这是怎么了??


  金寿、金宝一进门,就冲过去抱着小杨喊着哥长哥短的哭起来,小杨心里一阵心酸,想起身抱抱多日不太活跃的俩小孩,也不知是伤痛折磨还是头晕,烛光摇曳中,小杨不经意瞥见金寿正死死盯着自己的伤口,而小金宝,却一个劲儿看着地下的污血,馋兮兮的舔着嘴唇,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