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9点钟,赵大福全副披挂,领着众人进了西花园。。


  这些年,赵大福觉得自己真的老了,那些年在军中跟着曾文正公、后来跟着左中堂或是在西北肃州驻扎,连续的拼杀、作战或是夜晚行军,一路上百里地,也没觉得累过,跟着湘军里那些老兄弟们一起喝酒耍钱聊女人,甚至是抢掠杀人,更是神采奕奕精神矍铄得可以!!


  那些年,整天好些好玩有趣儿的事发生,不管是在曾文正公大营里,还是左中堂的大营里,比方说,李中堂当年是文正公的学生,鼎鼎有名的翰林院学士,跑到军中跟了文正公。
  他是个爱睡懒觉的,而文正公早上吃饭,一定要等幕府里这些学生、同僚来一起吃,那时候李中堂也年轻,起床晚了,过去一看,一桌子人看着冰凉的饭菜等着他,都是红顶子大员,气闷闷的盯着李中堂,曾文正公拿了本闲书,就在那里气定神闲的看,见李中堂来了,才吩咐吃饭。


  赵大福也见识过文正公这种治人的法子,跟鲍大帅几个人在背后,哈哈大笑,打趣儿李中堂。这不,李中堂看不过去,没到半个月,就被治改了睡懒觉的毛病!


  还是文正公他老人家厉害!要是他老人家活着,还能去过去请教一番,想想文正公去世都10来年了,哎,真是风雨流年,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今夜,西花园里黑乎乎的,死寂。


  就像要发生点儿什么似得。


  赵大福自打买了这座院子,多日以来,每次进花园,都没有今夜这种心里发毛的感觉。虽说四周几个家丁提着灯笼,可都是哆哆嗦嗦,心惊胆战得厉害。只有自己强提着气壮着胆子,紧紧握了刀柄,借着灯光,四处查看。


  老年间的纸糊的灯笼,亮度很低,橘黄色的光柱,只能照亮跟前儿不足四尺之地,赵大福有些发冷,不几天就是端阳节了,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冷。


  但是,他就觉得冷。他感到,这花园里,除了他和8个家丁,肯定还有别的东西在,那东西,在正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几人转了一圈,算是什么东西都没发现,座钟打了一下,九点三刻了。


  吱呀吱呀,树梢上的枝叶融合进几人的脚步声里,更觉得空寂。等走到水池边上的假山旁,不知道哪里,飘飘忽忽,出了一团阴冷的雾气,渐渐,笼罩了赵大福几人。


  赵大福心里一惊!!知道不好,再看四周众人,皆是惊惶不定,手里灯笼那微弱的橘黄色,悍然变成了绿油油的幽绿!像是饿狼的眼神。。。


  他在湖南乡下就见识过,半夜走夜路,山坳里野坟地边儿上,经常出现这种绿油油的光亮,带着恶毒、残忍、狠辣与绝情。。


  赵大福提着气,刚想大吼一声,忽然,阴风骤起,一股带着血腥的恶臭扑面而来,熏得众人站立不稳。赵大福惊疑不定,刚拔出半截腰刀,四周绿色灯笼猛然一灭,四周陷入一片无边黑暗之中。。。。。。


  这诡异的气氛越来越浓,赵大福呼叫家丁动手,可人在哪里??!他仿佛掉进了一座巨大的迷宫,再也找不到出路。
  正在此刻,赵大福抽刀在手,四处挥舞了挥舞,那团黑暗严严实实把空气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狱!


  赵大福觉得背后有人在偷窥他,一双散发着红色死光的眼珠子,就在他的脑后,转动着,闪着猩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