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九


  小杨一身短打扮,在内宅门口领着几个健壮的家丁,手执腰刀正借着灯火辉煌查看四处,几个膀大腰圆的仆人此刻却像斗败的瘟鸡似得,抱着兵器竖起耳朵仔细倾听着西花园老爷的动静。


  而内宅内赵小姐绣房里传出的恐怖吼声,着实吓坏了他们!


  夜色越发浓重。


  小杨公子大惊之下,大吼一声“跟我来!!”说着唰得拔出腰刀,一个箭步窜进内宅门,纵身行就往里头跑,几个家丁慌慌张张提溜着灯笼七手八脚的跟在后头。


  转了几个弯儿,就到了内宅正房,两位太太脸无人色全身乱颤的由一群如惊弓之鸟的老妈子、丫鬟和家丁陪着要去女儿房中查看,小杨定定神儿一挥手“两位太太莫惊!!待小人先去查看,你们几个留在这里保护好太太们!”


  说完提刀进了跨院。


  再看跨院里早已乱了套!!外头护卫的几个健壮家丁只有外头两个吓摊在地下,另一个屎尿直流,还有一个正要跟着一群又哭又叫的老妈子往外逃跑!


  “妈呀!!屋里有妖精!快跑吧!!”


  “少爷让妖精吃啦!!又吃小姐啦!!快。。。。。快逃啊!!”


  不大的小跨院里,人声鼎沸灯影摇曳乱成一团!都热锅上蚂蚁似得抱头鼠窜。。。。


  小杨揪住为首要跑的那个,使足了劲儿抡圆了巴掌——啪!!就是一掌,打得那人头晕脑胀,打了个磨选儿当场摊在地下。


  “都不要乱跑!!去正房两位太太跟前儿伺候!谁再乱叫乱嚷小心老爷剁碎了他喂狗!!”


  小杨提着丹田之气,这一嗓子吼的大伙儿好歹有了主心骨,纷纷低头鼠窜到正房去找两位太太。


  小杨一脚踢开屋门,还没进去,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儿直冲脑门!!再看外屋里,几个老婆子摊到在地,脸色发青神思昏迷,屎尿直流,早已昏死过去。



  一脚踢开西梢间的门,借着幽暗月光和后头仆人颤抖的灯笼再看,啊!
  屋里粉白的墙壁,被血污影得通红!到处是残肢断臂和人头人腿。
  那张红漆描金的架子床上,金寿拽着赵小姐的胳膊大口咀嚼得香甜,小兰早已不见,被金宝拉着啃坏了身子,血肉横飞一片,四肢模糊一团,早已看不出人形!


  血肉模糊的赵小姐昏死在床边,左脸被啃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露出来血淋淋牙床,不过仔细看,胸口还微微起伏着。


  小杨正要冲上去阻止,满眼血红的金寿嚯哈哈哈哈哈狰狞大笑,一张嘴,小嘴变成了一个诡异的血盆大口,噗的吐出一条长舌,如怪蟒一般伸缩自如,在屋里打了个旋儿,直奔小杨而去!


  小杨提刀在手,见长舌破空而来,大叫一声,顾不得许多,纵身上前就是一刀!


  多半个小兰入了肚子,金宝儿也吃的饱了,舔了舔嘴唇,啊的一张嘴,也是一条长了眼似得长舌。


  幸亏小杨血气方刚,又跟着赵大福多练了功夫,一口腰刀用的上下翻飞,犹如游龙入海猛虎下山,一片片银光闪烁在不大的卧室里,应付着两条血淋淋的长舌。


  外头那几个家丁早吓得魂飞魄散,谁还敢冲进来。只有两个提刀帮着小杨对付这俩“少爷”。
  两条长舌如白练,看似柔软如绵,刀剑砍上去,却又不得切断,急的小杨满头冷汗,只得提着气左右支应,直斗了一袋烟的功夫,看看不能取胜,而两条长舌却大发淫威,小杨灵光一闪,冲窗外大喊“外头人听着!!快去把后院看门的黑狗杀了,取几盆黑狗血来!!快去!不然,今夜谁也跑不了!!”


  外头还有家丁,听闻谁也活不了,连滚带爬屁滚尿流的奔了正房,二太太早就吓得混过去了,曾太太一听,立即命人杀狗取血,惊慌之下,还记得自己屋里保存着几两朱砂,也命人找了来。


  片刻,家丁急匆匆杀狗取血,曾太太哆嗦着撒进了朱砂,又令家丁用刀搅拌搅拌,声嘶力竭的吩咐“快送进去!”


  也是吉人自有天相,这朱砂,原是辟邪驱鬼的灵药之一,道教中,炼制长生不老丹药或者书画符咒驱邪,都必然少不了此物。
  而上好的朱砂,乃是湖南省沅陵县的贡品之一,称为辰州砂,每年只奉献给大内御药房几斤极品而已,剩下的皆效力一般。
  可巧,曾太太这包朱砂,正是当年出嫁时,湖南巡抚看在曾文正公的面子上,偷偷令人从辰州砂贡品中挑出来的几两,送给曾太太,此后便被她秘藏起来,作为压箱子底儿的宝物。


  此刻加在民间驱邪灵物黑狗血里,更是锦上添花,效力大增!

  这两盆狗血刚端到赵小姐门口,家丁就不敢进了,小杨纵身出来,端起一盆也顾不得看,直愣愣往里就哗的散泼进去。


  仿佛天女散花般的均匀,金寿金宝俩人的长舌怪物正在肆虐,不见狗血还好,一盘狗血泼来,屋里顿时轰隆隆地震似得一阵乱颤,连房上的土都落了一地!!俩人身上和舌头上呼呼冒出屡屡黑烟白雾交错喷出,嗷嗷野兽般的嚎叫声不绝于耳!


  小杨见狗血管用,又端了一盆,叫卧室里早已类的精疲力尽的俩家丁退出,借灯火看清了俩人,哗啦啦又是一盆,结结实实泼在俩小孩身上!


  人血、狗血和满屋的血腥气熏得人只恶心,俩小孩口中的长舌立时冒着恶臭的烟雾掉落在地下,再也不动了,俩小孩呼号嘶叫着满屋里乱滚,煞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