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道士稳重言到“后天就是端阳佳节了,小道久居山野,不管尘事,这些年清净惯了,这次到尘世中来,想起修习多年,想借贵府热闹一番,过个佳节。”
  “哈哈哈哈,仙长太客气了!!不就是这点儿事嘛!!我这就着人去预备!”


  “不,小道还未说完。久闻将军仗义忠直,颇有朋友,可否,请将军多请几位三品以上的同僚、朋友,不论文武官员,一起陪小道饮酒作诗呢?如此,小道就感激不尽了,等回到洞府,见了师兄弟和各仙山洞府的朋友,也是一段佳话。“

  曾太太一听也大喜”这有什么难的??仙长说得太容易了!我们老爷没有别的,就是朋友多!届时多请几位前来,一睹仙长的仙容,就是他们家中有些小小不然的奇异琐事,也有仙长帮着祈禳祈禳!“


  ”那小道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人倒是不必多,加上将军,8人足可,多了反而闹。“


  小杨听了,却是心中一动————这算什么报恩呢??本来端阳节除了进宫朝贺完毕,文武百官同僚好友就各回各家,有些相好的一起吃吃酒、听听戏都是惯例,这算什么答谢??还必定要3品以上的官儿,还得不多不少要8个人!这老道士,真有些有奇怪了。
  他这么想,可不敢乱说,毕竟人家道长刚救了赵府一家人。
  赵大福听了,大喜过望,让曾太太亲自写了大红请帖,吩咐小杨公子带着管家,坐了马车送给相好的大官儿去。


  小杨跑了一下午,才算把请帖送到,请了7位二品官儿老爷,端阳节正午,来家吃酒。


  这边曾太太就开始忙活喽,开了库房,取出大宴的金银器皿、官窑瓷器,监督着家里仆人采买、置办上等酒宴。众人听了家里要办这热闹、体面事儿,又是老神仙托付的,谁不赶着凑趣儿讨好,都干的热火朝天。


  一边,赵大福请老道士在书房叙话,又看了自己收藏的古董珍品、书籍字画。小杨在一边伺候,一看,这老道士真不简单!

  哪件东西拿起来都说的头头是道!有些学问连自己这个生长在古玩人家的孩子,都闻所未闻。这还罢了,老道士又借着古物,说起五代宋元的往事、人物,竟是如同历历在目一般。连小杨都听得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到了晚上上灯,老道士去了净室,摆了小小的法坛,为两位小公子祈禳。小杨带了几名家丁在院子门口护卫着。
  到了第二天,看看两位小少爷脸色渐渐恢复,只是还是昏睡,赵大福、曾太太更是放了心,打算明天端阳节,要为老神仙庆功。
  还是小杨带人护卫,过了子时初刻,正当全家都入睡以后,小杨灵机一动,想看看老道士怎样做法——之前老道士说过,他做法事,任何人不得靠近、不得干扰、不得偷窥。


  小杨毕竟还是英俊少年,灵动活泼嘛,于是趁着夜深人静,看看院子门户内外都有家丁,自己借口小解,溜到净室后房头,后面是槛窗,也是雕梁画栋朱兰绣户,门上糊着高丽纸,满屋子灯火通明。


  小杨看里头寂静无人,悄悄用吐沫舔湿了手指,在窗户纸上点开一个小洞,闭了一只眼,睁了一只眼往里偷看。


  不看则已,一看,小杨禁不住“咦。。。。。”了一声。

  二十一



  小杨正趴在净室后头的外窗,点开一个小洞往里偷看老道士的如何做法,灯火通明的三间内庭是打通的,只有几扇红木雕花的落地罩,精雕了富贵长春,倒是看得清楚。


  只见正厅里,两张木头板子搭成的小床,一边昏睡着金寿、一边是金宝,头冲南,脚冲北,头下是香云纱的玫瑰色枕头,身上盖着锦被,头南边,放了一张鸡翅木的供桌,上头摆的,却不是什么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的神位,只是一个光秃秃的神牌,神牌四周随意摆了几盘供果,却多了一个雍正官窑的青花茶壶,一只粉彩茶杯,一只镀金铜炉里,飘荡着喷鼻的檀麝香气。


  供桌前头靠近紧闭的房门,是个枣红织金的大蒲团,小杨奇怪的则是,蒲团上空无一人!!


  整个屋里死寂一片,只有许多蜡烛灯火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奇怪!!



  道家方士驱魔镇邪之流,虽说小杨公子并不具体知道怎么摆弄,可这些年在天子脚下的京都里,光看白云观、东岳庙和火神庙、天下都城隍庙里那些道士们逢年过节、或是皇太后、万岁爷的万寿节,打醮祝寿祈祷法事,小杨打小儿跟着杨掌柜,可没少凑热闹去!


  道教自打南北朝以后,就形成了自己一套完整的法事仪轨程序,就连历代天子万岁爷每年冬至日的郊天大典,祭祀皇天后土、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和五岳四渎各位神灵,都是采用儒道合一的规范。

  一般,设有法坛,各类执掌,有各类供器如香花宝烛、三牲六畜、五供器、五法器和镇器,还有金银彩绣的幢幡、章简、表文、符水等等一整套物件,再掐诀念咒、焚烧表文、叩拜如仪等等。


  这套礼节,在皇室万寿、冬至等节庆建醮时,分为内、外两斋,分别设于内宫的天穹宝殿和西苑的大光明殿,使用便是雍正年间制定的专门为天子祈祷的《金箓科仪》,祈祷国家大典的,如国家朝廷节庆或是大战大征伐、祈祷平息灾祸、瘟疫等事,则在东岳庙、白云观等处,使用则是《玉箓科仪》,具体仪轨由主持法事的道士负责,丝毫不敢错乱。


  而王公大臣次第以下,绝不能轻易使用这两种仪轨程序,违者以大不敬论处,他们跟一般豪门大户大宅门使用的,则是道门普通的斋醮仪范。


  朝廷那一套小杨自然不知道,可多年见到的国家节庆法事和民间法事,毕竟烂熟于胸,那左邻右舍大宅门里,平时打醮,都得先请道士算了黄道吉日————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宫商角徵羽五音、十二律配合六十纳音,再配合河洛之数,再配合本主的天干地支生辰八字,计算出设斋醮的黄道吉日,又得采取南斗主生、北斗主死的星斗值年神祗,分配主神、辅神,此时,才能再分吉、凶、平安等不同类型斋醮仪式。


  今晚所见的,小杨搜肠刮肚,再也没想起来,这种连神牌都不书名、没有酒爵、祭礼、纸马的法事到底是什么类型,怎么随随便便放了几盘子点心茶果,就祈祷起来了???


  别说道士,就是神仙也不答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