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早些年小杨就听了个故事,说的是大宋徽宗年间,徽宗天子登基不久,冬至日去南郊祭天,摆了天子大驾,足足10来里地长远!到了南郊斋宫,御辇里的徽宗天子,想起来原先都是礼部大员书写祭天的丹书表文,自己文采风流,又练了一笔好字,何不亲自书写一道丹书表文,贡奉上天,也显得自己虔诚恭敬,祈求上天赐福不是?!

  想到这里,徽宗要来御笔朱墨,就在斋宫里,意气风发一气呵成了一道丹书表文,叫来随从的亲王、宰相执政,亲自读了一遍,众臣工见天子高兴,自然大大奉承了一番,马屁拍的山响。
  于是,不久祭天大典,徽宗得意洋洋的就把这道丹书表文焚烧了。

  不料,徽宗和众臣工得意洋洋之下,不免疏忽了,礼部大臣也没仔细查阅皇帝的表文,而徽宗则得意之余,出了笔误!!

  这道表文上,原本奉献给玉皇大帝的名号,被徽宗匆忙之中,写错了一点——把玉皇大帝,写成了王皇犬帝。。。。。


  丹书表文一经焚烧,早有日值功曹和六丁六甲接了诏书,密封玉匣之内,架起祥云回了九霄天宫,在凌霄宝殿外奏本,四大天师接了过去,又转奏到通明殿里。

  通明殿内那位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正等着呢,众位高级天神在殿内站班朝贺。

  四大天师呈上丹书表文,左右仙官展开,玉帝御览,刚看了看,觉得徽宗天子这笔瘦金体的书法,着实不错,等再看到上头的王皇犬帝四字,顿时脸色阴沉,天颜震怒!!

  众仙官惊惧失措,都俯首在地,不敢抬头。玉帝怒道“这厮好大的胆子!!祭祀上天乃何等肃穆之事,竟然书错朕号,实在可恶!”

  众位仙官这才知道了原委,仙班中,太白金星上奏:“这位天子年轻不知事,祈求我主万岁饶恕他一次,令他日后虔心敬天,赎罪便是了。”
  玉帝道:“只是这王皇可赎,犬帝难饶!!不给他个报应,下界不知朕的威灵!!速传赤须龙来见。”

  这赤须龙,乃是天庭有名的凶神恶煞,朝见了玉帝,玉帝传下谕旨纶音——今宋朝天子不知敬天,特令你下界,化身凶悍猛将,灭其国,俘其人,折磨一番,让其知道厉害。
  赤须龙领了天命,下界去转生成了金朝的金兀术,不到20年,便带兵灭了大宋,俘虏了徽宗、钦宗二帝,在东京汴梁大开杀戒,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此时,玉帝慧眼看去,只见下方被赤须龙闹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恻隐之心大起,便派了北极驱魔院中——天蓬、天猷、翊圣、真武四大真君下凡临世,保护着金营里为人质的九王爷康王赵构,出逃离去,泥马渡了康王,一路保佑赵构南逃临安,在此登基称帝,总算又延续了大宋160多年江山。。。。。。


  这段故事,小杨打10来岁就熟悉了。今儿疑惑就疑惑在,这老道士的行为大为奇特,难道真是上界仙人临凡???

  正思索着,小杨发觉,金寿张开了嘴,一股稀细溜溜白气自天花板上顺流而下,直入金寿口中。。


  嗯??小杨隔着窗户纸使劲儿抬头往上观瞧,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啊的嚎叫一声!!不由得魂魄飞天!!吓得七魂六魄没了一半儿!!
  屋里听见动静,火烛猛然灭了,又突然亮了,小杨刚要纵身推窗而入,一股黑气噗啦啦扑面而来,黑气过后,再看小杨,没了踪迹......

  第二天,老年间叫端阳节,就是端午节。


  这端午节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佳节,这天,不仅为了纪念大贤者屈原,还是祛病防疫,祛除无毒为主的节日。


  这五毒——就是指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五种毒物是汉族民间盛传的一些害虫,民俗认为每年夏历五月端午日午时,五毒开始孽生。于此日午前在屋角及各阴暗处洒石灰、喷雄黄酒、燃药烟,以灭五毒,驱秽气。与此同时,将灰尘垃圾扫于室外,以净其室,而数千年以来,端阳节就是华夏民族延续的重大节日之一。
  这天,不论是朝廷宫中还是大门小户,家家查艾草,户户吃粽子,喝雄黄酒,以庆祝节日。


  天不亮曾太太就起来了,先过来净室拜访,老道士笑吟吟指着床上已经睡得均匀的俩小孩说:夫人放心,过了今日午时,两位小公子就可清醒了。”


  “这是老仙长法力超群!!我都已经预备下了,等头午请的客人朝贺完毕,都来咱们府上,陪老仙长吃酒!”
  说完拍了拍儿子,赶紧忙活去了。


  酒宴就设在西花园里的晚枫亭中,只见这亭子,是八角形,内中广阔,天花金绿油彩,外头却是素瓦,仿的是江南风格,连柱子都油绿色的,亭外假山高耸、绿水悠悠,倒是一处绝佳的宴饮之处。


  中间的大青石圆桌上,已经摆设好了一色的乾隆五彩官窑的茶壶、茶碗,赤金嵌宝石的酒壶和玉杯、玉箸,十六个五彩果碟里,都是朝阳门外新近才从货船上卸下来的江南鲜果,有脆藕、香梨、鲜菱角、南枣、桂圆、福橘、荔枝、芒果、菠萝、木瓜、枇杷、龙眼等等等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座钟打了10下,外头就有人来报——几位大人车到街口了!!请将军迎接。


  赵大福一身簇新天青彩绣的蟒袍,系了一条一巴掌宽的玄色腰带,脚下一双缎靴,笑嘻嘻大步流星走了出来,后头跟着的小杨,今儿不知怎么了,看着呆头呆脑的,走路也生硬僵直,或许是赵大福高兴,没怎么看出来,只笑着吩咐“小杨,今天来的都是咱们湖南老兄弟们,还有两位也是贵客,你可机灵点!!是不是昨晚没睡好?怎么看着没精神呢!”


  小杨只咧嘴笑笑,低头称是。


  原来,赵大福今儿请的,可都不是普通官儿,老道士说请三品以上,在那当儿,正三品就是大九卿一级的官僚了,像大理寺卿、太常寺卿、詹事府的詹事,武官里,则是一等侍卫、前锋参领、护军参领等人。


  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和体面,这回,赵大福可豁出去了,全请的是正二品的大员!

  那当儿,四品就是京堂,三品九卿,二品可就是国家大臣喽,各部院的堂官,也就是尚书一级的,从明代太祖皇帝朱元璋废除宰相,提高六部,才升了正二品,后来大清雍正年间,雍正爷又下旨提了半级,变成了从一品。而各省总督、各部院侍郎、内务府大臣,武官里,则是总兵官、八旗副都统,全大清国掰着手指头也能算的过来呢。

  而今天,赵大福就请了7位正二品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