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诸位大人,你们想想,方才那小杨如此痴呆,又从不说话,岂不有疑??所以,我灌了他一杯加了量的雄黄药酒,一下让他化出原型。。。。”


  众人七嘴八都交口称赞,礼部侍郎张大人闻了闻鼻烟儿,阿嚏!“老兄,你这不是蒙的吧??我怎么没察觉,再说,万一他喝了药酒没啥用处,难道咱们几个就跟他陪葬了?”


  陆大人笑笑:“这张大人就有所不知了!我方才吃酒时,用话问过老道士,他早就露馅儿而不自知了!”


  众人听他说的玄乎,睁大了眼有些半信半疑。


  “诸位仁兄是知道我的,平日里除了圣贤书,我还看了些杂七杂八的稗官小说、诗词歌赋、佛道杂流,都算略知一二嘛。方才我问老道士,他修习什么门派,那道士言语之间就遮遮掩掩,不自在起来,这不是奇怪?!
  难道他修炼多年,连自己的师承都不晓得??”




  赵大福问:“他不是说什么神霄派??那位主尊是。。。。。。太乙真人??”

  “哈哈哈哈,不是太乙真人,是太乙救苦天尊!我的赵大将军!老道士露馅就露馅在此处!”

  “太乙救苦天尊??”别看都是科甲读书人,这帮人除了孔夫子的四书五经,对其他知识、史书通鉴大都是两眼一抹黑,更别说在他们心里属于杂流的佛道内典了。

  陆大人更是气定神闲、神采奕奕:“诸位仁兄,这道教诸派诸家法门,小弟都略知一二。神霄派,乃是大宋徽宗年间,由方士林灵素谄媚徽宗、擅改道法、希图富贵制造出来的这么一派,糅合了正一派和茅山派的道法,原本根本没有此派的,老道士既然是神霄派,怎么连自己的祖师爷都不晓得?!!还说是大唐国师李淳风所创!岂不荒唐!”


  “而且,我问老道士,他们的主尊天神是哪位??他就更加露馅了!!神霄派主修五雷正法,书画符咒可役鬼神,致雷雨,除害免灾,既然他修习这些年,必然熟悉雷法,怎么会害怕雷电呢??这是其一。
  其二,当日北宋年间,林灵素为了谄媚徽宗皇帝,说神霄派的主尊,乃是神霄玉清真王,也就是长生大帝,下降为人君,就是徽宗本人,这才惹得徽宗大喜,降下诏书,天下修建万寿宫,设置道教官职,自封为教主道君皇帝。《宋史》、《宋史纪事本末》皆有所载。

  而青华长乐界东极妙严宫这位太乙救苦天尊、又神号青玄九阳上帝,虽然法力广大,为三清六御之一,但却是道教一个小分支,名为隐宗-妙真道的本宗主祭天神,其支派历史,是十六国之后直到隋唐时期很是兴盛的,然而自唐末五代,其源流就湮没无闻了,再到后来,只在江南一带流传,如今直到的人少之又少。

  诸位请想,这老道士如此法力,年代悠久口口相传,把祖师爷忘了尚有可恕,怎么连自己门派的本宗至圣尊神都不知道?!岂不是大有蹊跷?!”



  “原来如此!!”张大人拍手陈赞,心服口服之至:“还是亏了老兄在此,不然我们几个书呆子和带兵之人,哪里懂得这些个!!真让那老妖怪骗了!原先说神鬼怕恶人,看来,这话不对,得改成神鬼就怕读书人呐!!”


  “诸位过奖!不敢当!我想,此妖敢来,必然有个缘故,看了他后头九尾毒钩,又诈骗了赵将军请我等前来,我这才知晓内中的情由。

  诸位仁兄可知,这畜类修炼,跟我等凡人不同。据说,凡人虽是凡人,可毕竟是万物之灵长,当日女娲造人,就融合了天地之间最高贵神奇的灵气,才制造出我等人类。
  凡修炼仙佛,人和畜类大有不同。人因居万物灵长,修炼时,除非是深遭恶业,或是没有缘分,大多数执着有大定力的,必然有个结果。不会被天地造化所忌,中途有阻。而且,只要有仙师、仙道指引,便可事半功倍。

  然畜类则不同,畜类本为茹毛饮血、不通礼仪德化、诗书文明的下等之物,所以,一般畜类修炼成道,要比凡人辛苦亿万倍!除了倾心向化、忠义慈悲、不杀身害命,还得虔诚休戒、心定神安,就算有仙人指点,也的费神耗力、内聚龙虎、转阴阳、调太极,这才能稍稍进益。


  就为了一个畜类身子,也难成大气!而此时,畜类一旦潜修多年,必为天地不容,神灵所忌,每到三五百年,畜类修习有功之时,上天要派风雨雷电大肆轰击,这就是天地不许畜类过多成道,或是担心畜类得道伤害有伤人类生灵,所以,畜类都要避雷避难,这也是他们的劫难,又称渡劫。


  凡是渡过天地劫难的,就可飞升天界,或是转入地仙,渡劫失败的,必定得神魂消散,功力尽失不说,有些都被打入九幽之外,永世不得超生!!有些命大的,活了性命,只能再从头再开始修炼,一直到下一次劫难。
  哎,也是可怜可叹!


  今日这老道士,是蝎子成道,他算准了,端阳节这天就是他的雷劫之日,先期不知弄了什么妖法,骗得了赵将军的信任,请我等高官前来,以福禄贵气,帮他抵挡,因天地无私,不会轻易伤人,所以,一旦让他逃避了,不久,他必然功成圆满喽!!这妖精,本想着毕其功于一役,不料冥冥之中,早有天定,让他半途而废,遭了天劫,也是我们众人之福。。。。。。”


  说了这半天,大人们都沉默了。这些圣人门徒,哪里懂得其中的缘故,听闻了这许多典故,心下大有感叹。



  “这么说,他那九尾就是修道的见证喽??”张大人叹服之余,又问。


  “精怪与人不同嘛,比如畜类,1百年为精、3百年为灵、500年为怪、800年才成妖、1000年以上才成魔。只有300年以上才能化为人形,看来这老蝎子,必然是渡过多次劫难,才成就了1200年的道行,一只尾巴算100年,又加上300修炼成人,也非常客观了,此次要是渡劫功成,很可能就飞升了。除了旱魃一类的异体妖魔,只有佛、菩萨大+法力能镇压得住,其他畜类遇劫,都是万不存一,必然死于雷电火烧之下。”陆大人喝了半杯茶说。


  “也是可惜!他怎么能想到这种法子,用我等性命帮他渡劫,其用心歹毒残忍、丧心病狂,死于雷电之下,也不冤枉他!!”

  张大人点点头,暗中念佛道。  小杨静静听了半天,更佩服陆大人才识渊博、学富五车。正呆立在那里,陆大人高兴的叫到“今儿咱们活下来,最要感激的,还是小杨!!小杨,过来坐这儿,说说你到底哪去了?你那串算盘佛珠,也请出来让诸位大人开开眼吧?”


  小杨不好意思,赵大福又连声叫他,这才走过来找了个末座坐了,伸手从怀里掏出佛珠搁在桌上,谈起了昨晚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