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些银子,看起来不少,不过在内务府老爷们看来,再多一倍还是不够挥霍的,于是,百般无奈的光绪爷,又令军机大臣们想办法,这些老学究琢磨了半天,还是卖官卖功名最合适,钱财两便嘛! 自己还能趁机暗中捞摸几吊银子花花,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还不能明着说要卖官卖举人秀才,那样多丢人。于是,礼部、吏部立即发下单子,奉旨——以恭奉皇太后六旬万寿为理由,特别开恩科考试,各省举人、贡生、候补官儿,可以入京等候会试。

  然后由军机处给各省发了廷寄文书,写明了价目表,按价格卖出一批国子监监生、贡生和候补官儿,这样,瞒天过海移花接木,再给老佛爷万寿填补点银子。

  好家伙,消息一出来,全国的读书人都高兴坏了!!


  恩科考试,不同于正科,明清时代,正科考试三年才一次,春秋两季分别进行,有严格的出身、资历限制。

  假比说,您今年80岁,还是个秀才,想考进士,俩字——没门儿!不仅如此,您就是见了20岁考中进士的青年,也得规规矩矩大礼参拜,口称晚生或小子。 正途出身,就得从秀才、举人、贡士、最后考到进士。没有一二十年的工夫,您就甭想喽。

  那些家里是乐户、吹鼓手、船户、开妓院的人家,即便是学习再好,也不准应试,这就是身份限制。

  老话儿不是说得好——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有些穷经皓首的老学究,四五十年考下去,一辈子也没个功名,死了墓碑上,还得写上个“白丁”。

  看看,正途出身得花多少精力工夫!

  要不价人家那些老学究谈起八股取士的好处来,就摇头晃脑的说——这科举,乃是经国大典,第一要务,得流多少血汗才能拼出来!


  拼出来干什么??自然是升官发财嘛。没听老话儿说——千里读书来做官,为的就是银子钱?!~没有升官发财,谁有闲工夫成天读那些四书五经老掉牙的玩意儿?


  而恩科,则是多年难遇的一次机会。凡是遇到皇帝登基、万寿、国家大庆、大战胜利或者其他盛事,万岁爷一高兴,就下令不按时节,加恩举行一次科考盛典,为了安抚人心,还特意允许一些花钱纳捐的监生、贡生和候补官,一起参与,大家伙儿一起高兴高兴,有个当官儿的机会,这才显得天子圣明,普天同庆。



  这一年,也不例外,随着朝廷旨意颁布下来,各省有钱的读书人就人头攒动的去买功名喽,朝廷定的价格那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几番下来,银子大把大把的流入京城,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省准备参加考试的举人们。

  京城,这下子也热闹起来,成千上万的读书人涌入,极大繁荣了市面儿的光景,那些开客店旅店的、买卖文房用品的、吃喝住用,反正只要跟考试沾点边的,全都赚了钱,大家伙儿都上赶着颂圣不已。

  举子们进了京,住在哪儿呢?? 基本都住在南城一带,南城,南到永定门,北至前门外,东西各依城垣,这里是明朝嘉靖年间新建的一道外罗城,周回20多里,最为热闹繁华。


  朝廷为体恤读书人,又担心治安,就明令九门提督府和五城巡察御史衙门、五城兵马司、严格清查盗匪、保护这些未来的天子门生。 说起来,九门提督是朝廷大员,自己动动嘴就得了,身边的副都统和福将们,下边都有人伺候,可最最辛苦最最费力巴拉不讨好的,便是南城巡察御史和南城兵马司的官老爷。 明摆着,这会儿的京城那是万方拱极之地,处处都有规矩,老年间的话儿——北京城,东富西贵南贫北贱嘛。


  就是说,北京四九城里,东边住的都是有钱有势的大财主、大商人,西城住的都是有权有势的八旗亲贵和王公大臣,北城荒凉,住的是平民老百姓,南城最复杂也最混乱,这里住的都是混穷的力巴儿、拉洋车的、打把势卖艺的、唱戏的、耍猴的、开窑子的、干赌坊的、唱小曲儿的、各种工匠和一般商人、和尚、尼姑、道士。是五行八作齐全,又加上这些考试的举子们一起涌入,其他四城的巡城御史和兵马司还算支应的过来,南城的这几位老爷,哪一次都得忙的焦头烂额,又不讨好。

  是啊,读书得举子们都在南城住着呢,万一出点事,朝廷也说不着东西北三城不是?! 南城的巡察御史和兵马司,正格儿开始忙活喽。。。。。。

  说起来,南城这位御史老爷,叫孙德胜,30郎当岁的年纪,红脸膛、大高个子,祖上也是军功出身,他爷爷跟着僧王爷打过长毛,捐躯在山东,因为是汉人,朝廷多多少少给了个恩典,他爸爸就这么着成了恩荫的举人,可老爷子诗词书画玩的挺溜,就是考试不成,最后还是朝廷顾念勋旧,在他晚年,给了个候补主事的官儿,领几两银子过活。


  老话说—— 候补候补,一辈子吃苦,这么着,老爷子一辈子也没转正,就去世了。


  孙德胜少年时跟着京城武术名家,练了多年武艺,一套太祖长拳打得虎虎生威,又因不喜欢读书,老爷子总算是硬逼着他,学了几年文章书法,练了一手好字,就在他成年后,花钱捐了个武举人,又因写字好看,在武科场上,脱颖而出,考了个二甲武进士。

  可有人问了,这南城御史不是都察院的文官嘛,都是文进士,怎么武进士还能做??

  这就是人家有福嘛,那年正赶上武进士选官儿,提前去拜见老师,也就是武科的大总裁,其实呢,这些做主考的大总裁们,对这些粗鲁的厮杀汉子,根本瞧不上,武进士来了老师这儿,就磕个头,送点银子算完,根本没有文进士跟老师那种亲热劲儿。

  正赶上当年七爷还活着,便服去这位大总裁周中堂府上说闲话,周中堂总不能慢待王爷,就留他在内客厅待茶。 七爷本身就好武,偷偷在里面瞧着有没有出色的人才,为儿子光绪爷操心的选几个,总算是父子情深嘛。 正好一眼瞅见了孙德胜,大红脸膛,一脸忠义相貌,又是人高马大的一条汉子,不禁留了心,待问了问他的出身,又敬又喜,敬佩的是,孙德胜的爷爷是僧王爷的属下,跟着他东挡西杀上过战场,又是捐躯为国的,而僧王爷,又是咸丰爷和七爷嫡亲的表哥哥,这就在七爷心里多了一份亲近。 喜的是,孙德胜书法不错,跟七爷练的一个体。


  好小子,就是你了!

  这么着,七爷就在奏折里,密保了孙德胜一本,说他家风忠义、祖上功勋有名,又是什么忠心王室、可堪历练云云。 老佛爷看了奏本,又让光绪爷在新科武进士里瞧了瞧,算是不错,就加恩,分在都察院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