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一


  黑四爷不愧是京城一霸,说干就干,连忙请学士公写了帖子,撒了下去,并请其他三霸天帮忙。一时间,京城里被搅得天翻地覆,鸡飞狗跳,只要是在前清各王府待过的家丁、戈什哈、家奴加上老妈子、丫头、厨子甚至赶车的车夫,都被梳头一样梳理了一个遍。


  连京城警察总署,都派出探子帮忙了,这声势,都超过了张大帅跟吴大帅谈判。




  五月底,消息传来,经过众人查找,终于找了几个原先赵王府的奴仆,连给赵王府看坟的也被四爷手下提溜来几个,所幸,那只白乎乎的邪祟,并没有再来骚扰。


  上师喇嘛也不含糊,亲自在黑宅周围布下了金刚界的法阵,请来自己那只心爱的雕满大日如来咒语的钵盂,安放在黑宅的佛堂。




  可问了好几个赵王府的人,都对法螺的事,说不出所以然,最后,一个老妈子提供了消息——赵王府的管家虽然早就死了,但他的儿子,也是赵王府最后一个管事的首领,在昌平种地呢。。




  黑四爷大方,每人赏了50块大洋,连狗子也在内,让他们欢天喜地的去了。


  又折腾着从昌平半请半绑票似得,找来了赵王府的管事——王老头。


  那位问了———管家和管事的在前清不一样吗??
  不一样,清代,王府都有朝廷钦派的长史官,只是每到年节过来看看,都是三品大员。
  而管家,是王府自己的总管。管事的,属于管理后勤和内宅事务的官员。都有顶戴,6、7品顶戴。


  王老头就是属于赵王府末代的管事人。


  他是满人,下五旗的正蓝旗,老姓索卓罗氏,民国后,没了铁杆儿庄稼,满人也不吃香了,为了生计,大都改了汉姓,他就姓了王。


  虽说是王府管事的,当年也威风赫赫,没少捞钱,不过旗人讲究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就慢慢落魄了。即使这样,老头还是当年的做派,那派头,一点儿没变!!


  王老头快70了,穿着一身罗纱的大褂,洗的发白,蓝绸马褂,都是20年前的样式,下面玄色裤子,绒面的千层底布鞋。手里还玩着俩山核桃,脸上戴了个水晶石的墨镜,小瓜皮帽,脑袋后面还有一根儿拇指粗,半尺长的花白辫子。


  不知道的晚上遇见了,还以为见了20年前的僵尸呢!


  进了屋,就是一通问好——给黑四爷请安、给郑学士请安、给上师请安,给黑四太太请安、给郑。。。。。。 一直问候到了家里的孩子,还在不停请安,气的黑四爷直跺脚。


  却没法骂,人家旗人的老礼儿多嘛。


  郑学士很会招待这种人,请他坐了椅子,上了茶,这才说——请你老先生来不为别的,四爷遇上难处了,有件东西,满京城也没打听清楚怎么回事,就听说您老在王府伺候多年,见多识广,给断断这案子?


  王老头虽矜持,也不敢拿大——郑老爷说笑了,谁不知道您老人家,是翰林公!我们王爷当年还常提起您学识渊博呢。哎,虽说现在民国了,见了您,我们这种人也能平起平坐了,按礼数,我们哪能跟您说上话。有什么事,老朽能帮上忙就吩咐。。


  郑学士见王老头还没吃饭,让四爷摆席面,王老头算是开了荤,一只天福号的酱肘子、半只便宜坊的烤鸭、四个肉末烧饼外加1盘烧羊肉,吃的王老头撑得直打嗝,满头大汗的王老头一边吃还一边点评菜味,看的三位爷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