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孙德胜带了俩衙役,其中一位是衙门里的老仵作(法医),这位仵作已然60多岁年纪,还是他亲自拉下脸,从刑部告老的人员里,又请回来的。


  屋中间,是个不大的小厅,左右各有一间卧室,算是悦来客栈的中等房间。俩人共用
  。


  一张细木的大方桌摆在当中,四把粗木椅子歪斜着,桌上有简单的酒菜和两副杯盘,墙上挂着不知那年那月传下来的文人画作,拙略不堪,四壁和顶棚倒是刷的雪白,也是新修的。


  孙德胜踱了两步,一歪头,一个穿着月白绸子的身躯,正斜爬在椅子上,满身血污腥气扑鼻。


  不待老仵作上前,孙德胜轻轻翻开尸身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凶杀案,自打他上任以来,也见过不少,可面前这具尸体,面目狰狞,脸上血肉模糊,五官挪移,根本分不清是谁,前额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砸了一个大坑,半拉头都瘪了!嘴唇上翻,牙齿漏了出来,一颗眼珠子吊在脸颊上,惨不忍睹!


  仔细看看他的后脑,也是一个大坑,辫子上、桌子、椅子上斑斑点点全是血污!


  这得有多大仇恨!


  孙德胜摇摇头,一使眼色,老仵作赶紧上前伺候。


  “缜密点!不是一般案子!”说了两句,仵作验尸,孙老爷就去了南北卧室查看。


  北卧室里,四壁落白,一张大床,衣服架子、恭桶都在,油木桌子上,还落着一堆考试用的诗书文章,铺满了文章,拿起来看看,都是科场里那些狗屁不通的八股文,一笔风骨有力的瘦金体书法,可中宫有点不足,精气散落了点,孙老爷笑笑,这必定是一个酸秀才了。


  正看着,外头衙役来报“禀报老爷,文老爷在马棚里,发现一卷撕烂揉碎的纸,请老爷看。”
  “先封存,回衙门再说。”

  “嗻!”


  又到南边卧室,一样的格局,桌上也放了几篇文章,是一笔极其精神的颜体字。
  奇怪的是,桌上的书本都在,课业本子复习本子都不见了。


  “吴掌柜进来!”


  满脸惊怖的吴掌柜,低着头不敢看尸体,进屋凑过来“老爷!”


  “这屋子住的俩人,姓氏名谁家住哪里??你仔细说说”


  “是,”吴掌柜掏出一个账簿,翻了翻“这俩人,一个叫张成栋,一个叫周佳,都是河南省河南府(洛阳)人,一个27、一个28,张成栋是上科举人,周佳据说是捐班的,俩人原来不认识,是进京赶考才得知是老乡,就亲热熟悉起来,这不,俩人家境算是不错,每天会文谈诗,都叫来酒菜,边吃边聊。张成栋住在北卧房,周佳住在南卧房,别的,小人就不知道了。“


  “他俩带有多少盘缠银子,你可知道??!”孙德胜猛地一转脸,吓得吴掌柜一惊,账簿掉了。


  “这、这叫小人冤枉喽!!您老人家晓得,我们这店,从我老爷爷那当儿就在珠市口开业了,我们是懂规矩的,违禁的不吃,犯法的不干!多少辈子都是这样,开这种买卖,最忌讳的就是打量人家客人的钱物,别说两位举人爷,就是一般人我们也不敢探查人家钱财多少,这要是传出去,别人得跳着脚骂我开黑店不是?!!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孙德胜没说话,指挥衙役查看了两人的包袱、行李。


  奇怪的是,张成栋包袱里,玉佩两个、玉环一只、散碎银子20多两,还有两张100两的银票,都是福泰银号的。
  而周佳包袱里,也是有十几吊大钱,碎银子40多两,小金锞子5个,银票150两。


  好家伙,这俩举人够富的吆!


  “老爷!!您来看!”老仵作发现了什么。


  孙德胜来到尸体近前,静听着仵作“老爷,经属下查探,死者大约27.28岁,腹内无毒,身上无伤,酒菜里也没有毒物,酒气自腹内和肛门、阴部流出,头顶后脑有砸伤一块,乃是致命伤,死后不到两刻钟,脸部又被多次砸伤,不见凶器,显然,死者是大醉之后,被人用利器砸死。|”


  奇怪!死了之后又被砸了脸??这凶手意欲何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