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五。


  等孙老爷随着文老爷骑快马从衙门到了左安门外,都半个多钟头喽。文老爷死的心都有了,这才他娘的几天?!一档子接着一档子!从他当官到如今,也快20年了,从没有这么乱过。


  前头骑马的孙德胜一身干净利落的葛布袍子,扎着宽板的玄色呢带,沉默中带着隐隐的怒气,两道剑眉快挑到额头了,但丝毫没有慌乱。


  一大群兵丁衙役散乱的跟在后头,赶鸭子一般随着跑。


  街面上的老百姓挤在道路两边,抽着旱烟、嚼着槟榔、吐着瓜子皮儿、提着鸟笼子看热闹,茶馆、饭馆里的老少爷们也挤到门口,小声谈论“听说那天的半截缸找着啦!是个无头男尸,满身的血污!!”


  “ 你怎么知道的??”


  “我兄弟就在刑部,连刑部堂官大人都派人去现存勘察了,哎,这是闹的哪门子事!”


  “ 谁说不是呢?!又赶上恩科,又赶上老佛爷万寿快到了。原先没听说城门口闹这鬼事儿,都是野外嘛。前天我家里的还去烧香了呢,这年头,怪事真他妈多!!”
  “嘘!!小点声,莫谈国事!!”


  “别胡扯!步军统领衙门刚才得了信儿,刑部根本没人去!那尸体有头,就是。。。就是掉了,自己捧在手里!!尸身都泡烂了,可脑袋挺新!!”


  人们紧张的瞪圆了眼,听着这番诡异神秘的说道,七嘴八舌都议论个不停。


  这杂七杂八的闲言碎语快把孙德胜的耳朵磨出茧子了,他阴沉着脸皱皱眉,两腿一使劲,马匹走的更快了。


  左安门外,早就围了一大群的兵丁衙役和看热闹的百姓。


  这是外城,出了城就是郊外了,因此没有城里的百姓,都是从各省各地来京混穷的人家,对于护城河死个人早就习以为常了,不过,今天死的人挺奇怪的,大家都指指点点议论着。


  两个武卫军的兵丁,一脸惨白的跟着一个小哨官站在河岸上,低头不语,两边还有些武卫中军的兵丁在维持秩序。




  孙德胜跟文老爷甩镫离鞍下了马,大步流星来了现场。那个小哨官挺机灵,见地面儿的主官来了,倒是不见外,过来先打了一个千儿,接着啪的声两腿并拢来了个德国军礼,吓得孙、文二位老爷一惊,没见过嘛。


  “二位是南城巡查御史和兵马司的老爷吧??我是武卫中军的哨官,今儿早晨我手下的弟兄发现的这具尸体,死人不是没见过,就是这个死法。。。。。有些太心惊了。我报了上去,统领大人报了荣中堂他老人家,您二位清楚,我们荣中堂刚入军机不久,对刑罚治安没接手过,因此,命我们几个当事的在这里等候尊驾,一起交待明白。”


  这哨官看起来不过才20多岁,可面目英俊气度不凡,说话滴水不漏侃侃而谈,很对孙德胜的脾气。


  按朝廷的官制说,南城巡察御史和兵马司指挥官儿再小,也比哨官大多了,这哨官才相当于民国之后的排长、连长一级。


  而南城巡察御史隶属于都察院,负责巡查京城内南城的治安管理、审理诉讼、缉捕盗贼等事,并设有巡城御史公署,也算一方土地爷!
  出乎几人的意外,孙德胜赶紧拉起哨官,点点头道:“辛苦兄弟们了!不是你们,我们的差事就得坐蜡!别这么客气,都在京城里为皇上当差事,请!咱们过去瞅瞅!”


  在那年月,小哨官那受过这种礼遇,顿时有些感动,恭恭敬敬领着孙德胜、文老爷进了现场,查看。。


  周围把守的武卫军分开两旁,残败不堪的护城河两边,垃圾遍布、荒草凄迷,遍地的泥泞,三人踩着泥巴,下了河岸。


  水不深,尸体早就被打捞上来,就在河边的湿泥巴上摆着,孙德胜摸摸唇上的短须,定睛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


  尸体是一具男尸,脖子上没有脑袋,全是断岔,被水泡的肿胀不堪,像被吹足了气的死猪,身上披着重孝,一只脚穿了双道梁的呢鞋,一只光着,孝服上的弯扣都被肿胀的尸身胀开了,露出一身蓝布大褂,腰里还鼓鼓囊囊的掖着什么东西,腥黄色尸液从尸体上不断渗出来,染得到处花里胡哨,一股股恶心的臭味钻入众人鼻子里。


  最骇人的,是这具尸体两手死死的抱着胸前一颗血渍呼啦烂了一半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