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饭后,喝了两碗浓浓的普洱茶,王老头这才说——不成了,老喽!!当年便宜坊的烤鸭子,一顿饭我能吃1只半,外加2斤老黄酒。现而今,不提了。。。。提起来,伤心呐。。。


  说着,掏出一块脏兮兮的手帕抹眼泪。


  黑四爷压着怒火——请你老人家来不是哭丧来的!只要是您赶紧给说明白喽,四爷白送你500两银子!


  王老头唏嘘不已:四爷,虽然现而今不是大清国了,我可不缺钱,张家口外,还有我们王爷赏我的3000多亩地呢,昌平也有我的地。您这么说,是瞧不起我了。




  “哪有的话,您是老前辈,四爷是送您留着赏人的。这么说吧,是四爷府上出了点事。”郑学士岔开话题,把事情简单一说,又让人拿来那只法螺。


  黑四爷是江湖人,听出来郑学士给他面子,立即抽出一张500大洋的银票放在桌上,王老头一见,两眼发直,眼珠子都绿了。
  再看桌上缠枝纹雕花红漆盘里的楠木盒子和那只金光闪闪、珠宝生辉的法螺,王老头猛然睁大了眼,又惊恐又震撼似得哆嗦着站起来,颤巍巍扑到桌边定睛细看。


  不一会儿,王老头见了鬼似得全身哆嗦着指着法螺,“嗷”的一声!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十二


  一碗姜汤灌下去,加上四爷几个大嘴巴,王老头醒了。


  一时间又哭又笑,疯癫了一般。无论是黑四爷的威吓收买还是郑学士的温言劝诱,老头抱着法螺盒子,就是不开口。


  “说了对不起祖宗啊!!啊。。。。。。”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王老头瘫在地下,烂泥一般。


  郑学士颇为无奈——他很清楚,这些旗人奴才们,有的卖祖宗,有的把祖宗看的比天还大,很多深宫轶事都埋藏在他们心里,你就是杀了他,他们也绝不会说主人一句坏话,不过看起来,这事儿确实是赵王府的蹊跷!


  最后,黑四爷使出了杀手锏——王老头!!今儿叫你来不是哭丧来的!实话告诉你,你家里四爷门儿清!你孙子给你又生了俩重孙子是吧?!!今天你把实情说了,还则罢了,不说。老子让你这四世同堂,明天全玩完儿! 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四爷从绑腿里嗖的拔出一支雪亮的匕首,一甩手噗的声扎进门框!


  老头神魂迷乱,在巨大的威压和怀着对祖先主人们神秘的敬仰之下,又顾念着自己孙子一家,不得不吐了口。


  “那当儿,我们王爷还在,我们家老祖王爷,是乾隆爷的儿子、嘉庆爷的亲兄弟。这东西,是当年嘉庆爷赏给我们老祖王爷的,一直供奉在王府道德堂内的佛堂里,后来宣宗道光爷一支继承大统,我们王爷后头,就成了旁支喽。


  大清的规矩,不是铁帽子王降一等袭爵位,到了咸丰末年,也就是我出生那几年,赵王过了3代,应该承袭贝勒,可能是因为我们贝勒爷小时候跟咸丰爷、恭王爷在宫里伴读,又娶了叶赫纳拉氏做大福晋,那当儿西太后正受宠,咸丰爷看在西太后亲源上,加恩又赏了郡王爵位,这是多承袭了一代。





  我们王爷比咸丰爷、恭王爷大点,好读书,就是脾气不大好。。。。又不善逢迎上意,还爱美人儿,那时节,王公亲贵都这样。所以,尽管是少年的朋友和伴读,咸丰爷并没有赏我们王爷什么差事,就是吃郡王的一份俸禄。


  我们王爷就整天喝酒听戏,自得其乐,班子里的女人也没少碰。我那时候还小呢,五六岁吧,跟着我阿玛在王府住家,伺候几位小阿哥爷读书。


  也算伴读,说是读书,其实整天玩在一起,前府后院,到处爬,到处窜。按老年间的规矩,六七岁的男孩子就不能进内宅门了。王爷洒脱,说没事,见我六岁都能背四书了,就要了我去,伺候他老人家的笔墨,算个书童吧。


  每月还给2两银子的月钱。王爷上朝,我跟着捧着衣服包袱,王爷读书写诗,我在跟前儿墨墨、铺纸,算是王爷跟前儿的红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