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三人回了内堂,坐着边看尸格单子,边喝茶。


  孙德胜问道“你看,这人除了刀伤,还有没有别的死因??在哪天死的??”


  “别说,你这手艺真地道!!现而今,恐怕刑部那些仵作也是白给的喽!”文老爷赞扬着。


  “不瞒您说,这都是家传的手艺,到老汉我这儿,五代啦!传男不传女!”老仵作有些得意“且不说这种尸体,就是烂了好几年的,我家的独门手艺也能查个八九不离十。可眼下我儿子们都嫌弃这行当,都不愿意学习喽。跟老爷回禀,这可不是什么《洗冤集录》上的,您二位想想,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哪有一本书都能记载全了?大宋年间的那位宋老爷,也不过是记录了一部分吧。”


  “回禀孙老爷,这人除了刀伤,没有什么别的伤,胃里查了,死前吃过酒菜。按验尸来说,此人,是醉酒之后,走路晃荡着,被人用利刃,从后心捅入,然后又被砸烂了五官,当场死亡的。而头颅,也是当场被利刃刀斧砍下来,估计不会是什么惯匪,凶手力气不大,可心狠手辣。
  不过,说被害时间,看不准,毕竟从水里泡了,按腐烂规矩来说,应该死了2天了!”


  “2天?!!“文老爷突然想起什么,”那天我在城门口遇到的鬼,不会是他吧?!!”说着哆嗦着端起茶杯,又仔细回忆着。
  “对!!就他娘是他!那个半截缸!我想起来啦,那天昏倒之前,我看见了,这人孝服里面,露出了蓝布大褂!”
  失魂落魄的文老爷紧紧握着刀柄,哆嗦着。


  孙德胜没言语,手里玩着一把裁纸刀,心里默算着:两天。。。。两天。。。。蓝布大褂。。。。笔锭如意。。。。笔锭如意。。。。!~!!


  “来人!!速传欲来客栈的吴有才来衙门!!快!!”


  孙德胜一拍桌案,站起来大喊。


  衙役们匆匆而去, 孙德胜让老仵作休息去了,一面给文老爷倒茶,一面道“老哥,看来,这案子真不寻常!咱们哥们,准备大费心思吧!”


  不到半个钟点,吴有才晃着虚胖的身子气喘吁吁进来跪下,还没等说话,被孙德胜提溜着直奔后院,文老爷紧跟。


  把他推进屋里,让他看尸体,吴老板哆里哆嗦看了好几眼,点点头又摇摇头,孙德胜又把物证衣服拿出来,


  这下吴老板没忍住,颤抖着手指头指着那蓝布大褂和笔锭如意的银锞子,面色如死人,呜呜呀呀吓得说不出话。
  半响,吴老板终于嗷的一声哭起来:"回、回老爷!!这、这、这尸首不是、不是别人,就是小店失踪的那个张成栋!!”


  “啊!!”孙德胜和文老爷惊呼一声,互相对视着,出了冷汗。。。。。
  七


  吴成才指认——死者是张成栋,因为张成栋刚刚住进悦来客栈,吴老板的伙计们伺候的舒服,张成栋随手赏了伙计一个小银锞子,就是这种半两银子一个的小锞子,上面錾刻——一直笔和一柄如意,取笔锭如意的吉祥寓意,也是当年有钱的读书人顶时兴的玩意儿。


  而尸体面貌虽然被砸烂看不清了,但身材、体态和穿着,就连那双双道梁的玄色呢鞋都是张成栋日常的日服。


  文老爷听了,大松了口气,有些隐隐的兴奋:老弟,这下子咱们哥们可算熬出来了!!上头的差事也算交待喽!!来人,赶紧着写单子禀报都察院和九门提督衙门,我得赶紧去清华池泡泡澡。。。”


  文书疑惑看着文老爷,孙德胜说“慢!!这事没那么简单!”说着给文老爷递眼色,让他闭嘴。


  “吴掌柜,本官问你,除了这些物证,你还能从哪看出来死尸是张成栋呢??”


  吴掌柜苦着脸“这、这小人店里好几十个举人老爷,也不能见天看着孙成栋啊,大面上的衣服穿戴和银锞子看的清楚,别的、别的小人就真看不出来了。难道这死的不是张成栋?!”


  孙德胜沉默不语,文老爷在一边催促道“老弟,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张成栋跟周佳喝酒,醉后失手杀了周佳,大惊之下,慌不择路,假装鬼魅骗过我们,想混出城,不料在城外掉进河里淹死,天道好还报应不爽啊!”


  孙德胜按按文老爷的肩头,”老哥,那我请问你,失手杀人,凶器是什么??
  “这。。。。还没找到,肯定还在悦来客栈里”
  “因由呢??他俩素昧平生,在京都才认识的老乡,没有冤仇,又不是为财,也不是为色,怎么就杀了人?”


  “这。。。。说不定、说不定他俩都长得漂亮,张成栋看上了周佳,要轻薄他,咱京师相公馆子有的是,那些兔子杂种们,比窑姐还骚呢!!朝中顶尖的文人雅士,谁不爱个兔子,吃酒作文,都叫几个年幼的兔子助兴!比嫖妓还时兴呢!这张成栋说不定就有这个癖好,逼奸不成,酒气上涌借酒杀人。”


  “即便如此,他为什么要砸烂周佳的面部,又化妆成鬼魅出城??而且,这张成栋的脑袋,可是被杀之后砍下来的,难道他失手落水,还能自己把脑袋割下来抱在胸前?!”


  文老爷彻底不说话了。。。


  是啊,这事透着太他娘邪性了!!


  “另外一点,老哥没仔细看,这尸格单子上,有说明了,护城河里的尸体,生前嗜好鸦片,那么吴掌柜,我问你,张成栋在你店里,有没有抽鸦片的嗜好??”


  吴掌柜仔细回忆了,才说:那倒没有!朝廷早有禁令,严禁鸦片,虽说暗地里有不少抽的,可这是礼部会试大考,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再者说,老爷,现而今福寿膏鸦片不流行了,打南边江宁一带传过来的风俗,都吃烟泡。一个大烟泡,或是用纸卷,或是直接就着茶水吞服,一颗烟泡能顶好几天的瘾头呢!不过周佳和张公子两位爷,真没看出是瘾君子,伙计们整天端茶送水送夜宵,四时不离,都看着呢。”


  “这就对了!!这人是不是张成栋还是两说着!据我看。。。。。凶手另有其人!!你先回去,那三间屋子留着,带着伙计们仔细瞅着那些举子们,有什么不对劲儿,立即来报!”


  吴掌柜懵懂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