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文老爷听了这话,知道自己想的不对,有些太急功近利,可眼前这事。。。。。。


  “老弟,我是这么想的,我琢磨着,老佛爷万寿大典就要在即,恩科大考,又是多年难遇的朝廷大典,满朝廷都憋着劲儿好好庆祝一番,你说,为了这么一个小小案子,闹得四九城不安,又搅乱了朝廷大典,我、我看,咱们可以权衡一下子,把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万一碍着老佛爷的大寿和朝廷恩科大典,上上下下都得被咱哥俩这案子闹得灰头土脸的,还有军机和六部的大人们,都得被扫了面子!咱哥俩可就惨喽,毕竟上头一天三催,九门提督那边,压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孙德胜稳稳当当走到文老爷面前,眼中波光流动“老哥咱们搭伙一起,得4年多了吧。”


  文老爷一怔“4年半了快,老弟怎么问这个??”


  “你说的那些,我早就想到了。现而今的朝廷,不说你、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是想,做一天和尚,也得撞好一天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绝不能让凶犯逃之夭夭。如果老哥怕出事,我帮你写个文书,调到其他城去,绝不连累老哥。”


  文老爷气呼呼站起来,想发火可说不出什么来!


  “你、你。。。。我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说罢一抬脚走了。


  孙德胜看着他的背影,却笑了,他知道,这位老哥人是胆小,心地不坏,有事发发脾气也就过去了。


  可这个案子。。。。。。。


  孙德胜在衙门里想了半天,也没什么要领,一团乱麻似得,起来走走,也不顺气,衙役们大气都不敢出的,不一会,都察院又派人来催促。闹得他脑袋疼,看看天晚,散了值,回家。


  孙德胜的家,在南城棉花二条胡同,也不大,一个小四合院,家人也很简单,就他老娘、媳妇和三个儿子,一个叫孙福的老家人。
  一进门,他妈正在院子里剁咸菜疙瘩,三个男孩正在总角年纪,皮猴子一样到处乱跑,欢天喜地闹哄哄的,孙福50多岁了,张着胳膊护着三位小少爷,他媳妇李氏,正跟婆婆一起咸菜疙瘩。


  “妈,我回来了。”孙德胜一进门看见和乐融融的家,一脑袋案子乌云才被温暖冲淡了不少,赶忙过去,帮着老太太一起剁咸菜。


  孙老太太快60了,耳不聋眼不花,就是后槽牙有点活动,虽说儿子官不大,可她对自己过得小日子非常满意,一个贤惠的儿媳妇,三个大孙子陪着,有吃有喝的,住在天子脚下,京城里这些节日,没人比她老人家记得清,她也爱过节,心气也高。


  这么乐呵的日子,还追求那些个大名大利的干什么??


  所以,老太太很知足,不求儿子大富大贵,就这种小日子,就很甜。


  “你甭掺和,回来就换了衣服歇着去,一个大老爷们,还是官身,在家剁咸菜,让人看见像什么话?!我还能忙活十几年呢,等我落了炕,你再伺候我,快去!孩子他妈,给你男人倒茶去。”说着举着菜刀自己乐了。


  媳妇腼腆的笑笑,小声问候:回来了。起来在围裙上擦擦手,给丈夫换了衣服,换了鞋。
  :“我自己来吧。”看媳妇蹲下伸手,孙德胜笑了。


  老太太满意的看着小夫妻俩,结婚都10来年了,还是这么蜜里调油的亲密,还得再添几个孙子孙女。


  又剁了一颗大疙瘩,老太太放下菜刀“儿子,今儿回来的那么早??衙门里没事?这都快端阳节了,你也不问问家里缺什么,你媳妇想买点什么,还是我前天想起来,正是腌咸菜疙瘩的日子口,买了20斤,你就爱吃这个,那缸还是孙福帮着洗干净了,你说说你这么大个子,整天忙着那些鸡零狗碎的,也不问问家里,你二舅家的大小子又生了,还是个闺女,把他气的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