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八

  孙德胜恭敬的听着母亲絮絮叨叨,还是蹲下,帮着老太太忙活,老太太很麻利,先把剁好花的咸菜疙瘩整齐的码放在缸里,铺一层,洒一层大盐、胡椒粉、辣椒面和自己配的小料,一面洒一面问“我仿佛听见街面儿上说,怎么又出了一档子事,还是人命案子??急的我吆,你说说过好日子多好,成天价杀人闹事,这算什么,吃不着穿不着,别闹得老佛爷的大寿也过不好。你说说,这人得多大胆子,天子脚下。。。。跟你说话呢!”


  “啊?”孙德胜又走神了,以为母亲问买东西“您跟媳妇看着买就行,上个月才领了俸禄。”


  “你瞧瞧!!他这儿又不知道想到哪个爪哇国去了!咱娘们在家里,幸亏认识路,不然,让他领了出去,非得迷了路不可”孙老太太笑的皱纹都开了。


  “东西我都预备的差不多了,还给文老爷准备了一点,还有我这腌咸菜疙瘩,等好了,你记着跟他带点。。”


  孙德胜正心不在焉的听着家里人说闲话,外头走进一人“亲家太太,在家吗?送礼的上门了!”


  外头走进一人,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眉目俊逸,绛紫色的细布大褂,宝蓝绸马褂,一顶瓜皮帽,满身的干净,透着精明干练,两手提着两大包东西。
  “舅舅!!舅舅!!”三个皮猴子一窝蜂涌上来,围着年轻人转着圈跳跃欢喜。


  “吆!!来的正巧!孩子他舅,那阵风把你吹来啦,孩儿他妈,你兄弟来了,赶紧着,倒茶呀!”老太太喜悦的起身招呼。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孙德胜的内弟,李氏的弟弟,在琉璃厂保德堂做二柜李有德。


  李氏家里,是江宁人,她爷爷来京,做了个穷翰林,一辈子就出了几次学差,生了俩孩子,大儿子,就是李氏和李有德的父亲。
  这位李老爷,也是一榜举人出身,没考上进士,当年跟孙德胜他爹那个恩荫举人,算是半个同年,怎么这么说呢??因为当年朝廷下旨以军功恩荫的那年,正是李老爷考中那年,拐着八道湾儿,算是半个同年,孙老爷当年也高兴,自己不是考上去的,能认识这么一个同年,也算提高了身份不是??


  前文书说了,孙老爷爱读书写字,正好,李老爷没中进士,但学识很深,就在京城里各大富豪家里,做了西席先生,教私塾,外带着帮着富豪们办点文书字画。


  李老爷可是南方人,那脑袋瓜子绝不是孙老爷那种死性人,由这儿,结识了不少朝廷大员和亲贵,顺带着自己也赚了不少钱。


  等过了几年,李老爷习惯了北京城的日子,不想回乡了,就在北京扎下了根儿,自己随着镇国公载大爷,出了一半资金,开了个专门买卖南边书画纸张的南纸店,借着亲贵和自己的人脉,生意着实红火。


  孙老爷就是那几年去买纸,认识了李老爷,加之孙老爷书法超人,俩人越唠越热乎,才算认了半个同年。
  后来李老爷家大小姐到了出阁之年,可他选来选去看不上别人,太高的高攀不上,低的又不愿意女儿受苦,正巧见了孙德胜,一看之下大为惊喜,小伙子一表人才相貌堂堂。


  李老爷和孙老爷就结成了儿女亲家,亲上加亲嘛。


  后来孙老爷去世,孙德胜当了南城御史,官不大,可也是一方土地,李老爷顶喜欢这位女婿,也知道女婿清廉刚直,时常让儿子逢年过节送些银钱礼物,帮衬孙家。


  李有德也挺佩服这位姐夫大人,毕竟人家是武进士出身,正儿八经的功名,又是现管的老爷,通今博古的,所以,尽自自己家挺有钱,却跟姐夫走的挺近,俩人经常去喝点小酒聊聊天,也算孙德胜闲暇时的散心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