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进了屋,李有德笑道“今天太巧了!姐夫最近整日不见人,忙的什么似得,好容易让我碰上了,得好好喝两杯,姐姐最近可好,父母着实惦记着,让我送端阳节的礼,都是些土产什么的。请亲家太太别嫌弃。”


  “您这是说哪里话!这些年哪年不是亲家惦记着,送这送那的,日子满过得去,孩儿他舅,回去给老家儿问个好!我的咸菜疙瘩腌得了,第一个送过去。”
  孙老太太招呼着摆果碟子,倒茶,又孙福去弄酒菜。


  李有德笑着逗弄三个外甥,一人一个大糖葫芦,喜得三孩子跳着脚直叫唤,又从大纸包里掏出豌豆黄、驴打滚、山楂糕等等小吃,一边分一边说“别抢啊,孩子们,外公外婆可等着你们去姥姥家呢!”


  “亲家太太,您别忙活,我叫了盒子菜,我爹让我带了酒来,茵陈酒和玫瑰露都有,还有两坛子花雕,一会儿就送过来了。来,姐夫,我给你点个火!”
  “又让你破费!!上回送来的肉还没吃完呢,我去做几个。你们聊”

  孙老太太领着儿媳妇去了厨房。


  李有德也帮着摆桌子,一点儿不见外,又拿出火镰,给姐夫点着了,笑道“还觉得是那些年学徒呢,没事姐夫到家了,给你点烟!这是我爹让我送来的南味烧鸭、火腿和腊鱼,让我姐做给你吃吧呵呵”


  “你小子,还跟孩子似得,都有孩子的人了。。来,坐下。”


  不大会儿,外头来了辆马车,拉的米面、酒坛子,是孙德胜岳父店里的伙计们。


  盒子菜不算,三个凉的四个热的,还有孙老太太做的四个,满满铺了一桌子。


  酱鸡、腊肉、松花蛋、小肚、香肠、酱猪肝儿,酱羊肉,小黄瓜拌虾米、酸白菜炖豆腐、肉丝干炒萝卜丝、韭菜鸡蛋一大盘,一大盆米饭。


  烫了一壶花雕,味道醇厚甘甜,小孩子们吃完了,李氏领着他们下去了,孙老太太也说”你们哥俩有日子没见了,孩他舅,这几天你姐夫遇上难事了,心里不痛快,外头的事我们不懂,你多宽宽他的心。你们吃着。”


  孙德胜对母亲的敏感深有感触。


  “姐夫,悦来客栈和左安门外头两档子事,真的那么棘手??外头可都嚷嚷动了!听说荣中堂也发了话,严查严办,不行就处分呢”
  李有德给姐夫斟满了酒杯,搓搓手,有点不安。


  “哪有那么玄乎,只不过里弯弯绕太多了,被圈住了,你这都听谁说的??”孙德胜显得满不在乎,可眼里有些阴郁。


  “我们行里的规矩,我学徒不在咱家的店里,是我们掌柜的说的,铁大人的小厮常来我们店,听他说的,铁大人风头正盛,刚从刑部尚书任上进了协办大学士,还管着刑部,您说这个意思能有假?”


  “也未必,说实话兄弟,我心里没底。” 桌上两根红蜡,扑簌簌的落了烛泪。


  孙德胜知道自己小舅子为人精干,在外头嘴挺严,又认识不少高才文人,借着酒,就把案情说了,足有小半个时辰,李有德听得毛骨悚然,身上汗毛直树,边听边细细思索,想帮着姐夫从中琢磨出点什么来。


  “菜都凉了!你俩怎么光说话不吃菜呐,我去热热菜。”李氏进来,微微笑着瞪了孙德胜一眼,端菜出去了,才打断了二人思路。


  “姐夫,太、太玄乎了!比我在外头听着那些神神鬼鬼的故事都吓人,我琢磨着,姐夫您说的那些疑点,一点儿没错,幸亏是您,要是我,直接吓傻了。可眼下,我听着还真没头绪,您说,这读书人怎么这么心狠呢。”


  孙德胜呵呵一笑:兄弟,外头的事你懂得比我多,可不在官场不知道哦,这读书人也分好几种呢,有人读了书变好了,有人读了书变坏了,自古以来,武人为啥斗不过文人??人家那套路都是一圈圈的,都哪儿来的?不是书里的?一般人做坏事,是酒色财气,直愣愣的,读书人要是做坏事,那手段千奇百怪,光怪陆离着呢。”
  “对了,兄弟,我问你,你也认识不少读书人,读书人打架闹事,怎么闹啊?”


  “这。。。。。”李有德大笑,“读书人还会打架??也就是骂骂人,抓抓辫子,别的,顶多扔扔茶壶、砚台,连板凳都不一定能举起来,您问这个干吗??”


  “想不透彻,瞎问的。这么着,你在四九城人缘好,帮着打听着,有消息告诉我。算我先谢谢了。”
  “姐夫,您这儿说哪里话?!别价!让我爹看见,还不打我,天晚了,我先回去了。明儿我就去打听,您就擎好吧”


  第二天,孙德胜还是没有什么线索,没到中午,小舅子李有德找来了。


  “姐夫,一早晨我就在行里打听了,您猜怎么着??”
  孙德胜紧张了“怎么了?”


  “听见俩信儿,不知道是不是有关联,而且,我不多嘴,问问您,是不是凶器还没找到??”


  “是啊!”


  “我能看看物证和勘验单子吗??”


  “恩。。。来人,把物证和勘验单子拿来。”


  李有德看了半个钟点,紧皱眉头,想了半天,定定看着孙德胜“姐夫,我看,线索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