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九



  孙德胜浓眉紧皱又舒展开来,仿佛陌生人似得盯着自己的小舅子李有德,倒把李有德看了个毛毛乎乎。


  “姐夫,您、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快说。”一回头挥挥手冲那些衙役“都散了!该干啥干啥去!”


  李有德定定神,才道:“姐夫,您说,就那么巧!今儿早晨我去铺子,您知道,现在我算个二柜,跟各家铺户算是熟脸儿,咱们保德堂是专营书画的,短不了要用笔墨纸张,前些天短了货,派人去雅润斋去了,那里的二掌柜,是我朋友,今儿早晨过来,聊来聊去,就聊出来这么一件事。”


  “原来,半个多月之前,有两个河南举子去买课业本子和笔墨,其中一个就买了两方砚台,价银八两四,穿戴跟您说的案子里很像,也住在悦来客栈!我琢磨着其中必定有点意思,赶紧请了假,过来跟您说声,您瞧!果然是案子里死的那俩人!这就是明证!”


  李有德指点着物证里的两方砚台。


  “姐夫,您看,这是山西货,是澄泥砚,一个椭圆一个四方,都不到一尺,砚池砚台都是新的,这一方圆的,也就是周佳屋里的,砚海里使用痕迹明显,而张成栋屋里这件,您瞅瞅,连边角都非常干净,里面的砚海只有淡淡墨迹,这么说吧,您冲着阳光看看。”


  孙德胜拿起两方砚台,眯着眼冲着阳光细细观瞧,果然,周佳这方砚台,研磨痕迹明显,连砚膛里研磨的墨迹浓重,都看得一清二楚,明显是天天使用。
  再看张成栋这方,崭新不说,连砚池里的墨色,也像匆忙之间,斟点水胡乱墨了一点墨色,砚海周围没有丁点舔笔的痕迹。


  心里说了声惭愧!!这么明显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姐夫再看,砚肩上,还有雅润斋的字号图记。诺!”
  果然,一个葫芦形状的小图记,篆字的雅润二字!


  “姐夫,砚台一类我过手的多,这要是别的端砚、歙砚、洮河砚和红丝砚,都是石质的,没有十年八年的使用,不会有这么明显的痕迹,只有山西绛县出产的这种澄泥砚,是用细细的山河泥淘选出来捶打万遍而成,毕竟是泥巴做的,用几遍就看出痕迹了。”


  孙德胜放下砚台,拿出旱烟杆装了叶子烟,“按你这么说,这俩人买了砚台,一人一块不正好吗??”


  “姐夫,您琢磨琢磨。这千里迢迢来会试,俩人都是举子,不会没有家用的老旧砚台啊!赶考赶考,路上不得温习个功课捂得??怎么会只有这两块砚台,没有家常用砚呢!!”


  李有德一说完,孙德胜立马就明白了!对啊!自己是在京城里考的武进士,家里头老爹还给预备了3方砚台,以备急用,这俩死者怎么会没有家常的用砚,非得跑到京城里来买??

  “叫老仵作来!!”孙德胜大喊。


  老仵作来了,孙德胜吩咐“立马儿把这两块砚台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血迹和磕碰??”


  “是!!”


  老仵作端了盆水,先查了砚台各处,又洗去了墨迹,拿出一柄铜把的放大镜,接着阳光,仔仔细细打量着。


  半晌,李有德喝了三碗茶了,老仵作才说:回禀老爷,这砚台,没什么不对。“


  “嗯???”


  “属下不敢说谎,请看,周佳屋里的这块,用了不少天,张成栋这块,是新开的,没有使用痕迹,里面砚池中的墨迹,乃是一时之间,随意研磨上去的,瞧这儿,还有没研开的墨渍,这就说明,当时研磨的人,根本不是在书文写字,而是非常慌乱,老爷明白,书生研磨跟店铺不同——一般来说,都是朝一个方向均匀用力,用完即使不洗,也是椭圆痕迹,张成栋这砚台里,却是左右的横排形制,此处疑点之一。
  第二,两方砚台都是澄泥所制,形态短小,材料容易碎裂,按尸格单子上的伤口,不是凶器。
  三,这俩砚台上,没有任何血迹血渍,不是凶器。”




  孙德胜点点头,仰着脸想了想“你先回去,这些东西再细细查看一遍。有什么不对再来禀报”
  老仵作去了。

  临走,老仵作还撇了李有德一眼,心里说“这小子,还拿砚台说事儿,真是狗带嚼子胡嘞!!”


  “有德,你悄悄去,把你说二掌柜找来,我问问”
  “姐夫、、这、这不算有什么嫌疑吧?!“


  孙德胜笑笑:嫌疑??现在的嫌疑太多了,没事儿,去吧。




  李有德走了,孙德胜凝神静气,思索着,脑海里有一根细细的线索,在那里飘飘忽忽的飞,自己怎么使劲儿,都抓不住。。。


  雅润斋的二掌柜来了,说了情形,确实证明了周佳、张成栋去买过砚台,穿戴衣服等等,也没啥大发现。


  就这么着,案子又拖了三天。


  文老爷可是坐不住喽,热锅上蚂蚁似得,自己一个小小的兵马司指挥,大规矩上,还得听孙德胜的,可这位老弟的性子,他也门清儿,是个九头牛都拉不回头的犟种,撞了南墙都不回头,非得把南墙撞碎了把脑袋捎带上!


  他不要命,自己还一大家子人呢,听九门提督里的同僚说,提督大人已经暗中跟刑部大人合计好了,会考还有半个多月,再破案不利,自己这南城兵马司指挥掉了不说,大牢可能都给他俩准备好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