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兄弟,我的兄弟,这案子蹊跷凶险,我看,为了朝廷大局,咱们就这么报了算了。不然,后果难料哦!”


  孙德胜好像聋了一样,整理着手里的文案,“这一份,是刑部发文去河南查问死者的家属,洛阳府已经查明了,家属已经动身赶往京城了。这一份,是都察院的,左都御史大人下文,说我颟顸不堪,不明事体,要拿我顶缸呢!我琢磨着,半个月之内,咱哥俩不是查清案子,就得发配黑龙江!”


  看看孙德胜若无其事,那一句发配黑龙江,把文老爷惊的大为失色,差点摊在地下。
  “兄弟,你这么门清儿,还查什么!!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死人顾不上,不得顾着咱们活人?!你自己填里头不行,还得把我放锅里一勺子烩了!你。。。。你。。。。”气的他哆嗦着说不出话。


  “老哥哥,您就等着瞧吧,不管黑龙江白龙江,咱一举拿下!”孙德胜胸有成竹。
  “你有把握啦?!!”


  “把握??听说老哥最近去各大寺庙里烧香拜佛,都去的哪儿啦?得了,咱们去城隍庙里烧烧香,晚上,带你去个好地方!”


  “烧香??!!城隍庙?!!”文老爷彻底懵圈了。

  俩人换了便服,骑马去了城隍庙,京都的城隍庙,全名叫大清威灵都城隍庙,乃是整个大清国两京十八省内外最大也是等级最高的一座城隍庙。


  那位问了,城隍庙也分等级??


  自然喽,在皇权时代,大清国所有的神祗都是皇帝册封的,还别说神祗,就连内外蒙古、藏地的各位大活佛,没有天子册封的诏书,也不算数,僧俗一概不予承认,这乃是皇权高于神权的意思,城隍爷也不例外———北京和盛京的城隍,在大清时代,叫都城隍,是全国城隍爷的首脑,都是王公爵位,各省省府,也跟总督巡抚一样,是侯伯爵位,各州县呢,还有子男爵位的城隍爷,这些城隍爷们,按照中央朝廷六部九卿的规模和等级分类,全都服从于北京的都城隍,跟阳间的皇帝宰相文武大臣和各省督抚司道官员,是一个模式。


  这么说吧,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那个年间,这种传统的信仰在民间有深厚的力量。


  城隍爷,也就是一座城市的守护神,或是忠臣孝子、或是上古的英烈,反正都是名人,老百姓天天月月年年的供奉着,总算是有对这个污糟猫世界控诉的一种发泄。


  这京都的都城隍庙,是大清乾隆爷那当儿修建的,三进大院子,坐落在西城闹市口路北的城隍庙大街,因为是大清全国的都城隍庙,两廊里还配置了十八尊其他省份的城隍爷塑像,象征着京都城隍爷的首脑气息。


  下了马,俩人一边往里走,文老爷一边嘀咕:“哎,咱、咱兄弟俩这不是有病乱投医嘛!这碗烫手的馊粥,怎么倒霉催的让咱们遇上了??我说兄弟,你这是要做啥呀!您还想学学大宋年间的包公包龙图他老人家,日审阳、夜审阴??!这是拉肚子买来耗子药——不是那一种啊!”


  孙德胜也不言语,领着文老爷往里走,来了大殿,二人执香跪了,孙德胜默默祈祷着,文老爷还在嘀咕:上仙保佑!赶紧抓住那凶犯,让我们哥们脱离苦海,一诚有感,显灵显灵!!
  孙德胜却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黄纸,写满了字,晃了晃,放在大香炉里焚化了。


  等出了庙门,孙德胜笑了:文老哥,今晚咱哥们去个地方,我心里不安,过来拜拜,您老哥放心,就算是有什么事,兄弟我一人承担,您嘀咕了这么多,城隍老爷早听进去了,肯定保佑咱,包龙图咱是不敢想,不过嘛”孙德胜眼里划过一丝阴狠“咱也不能让凶犯这么得意!”


  “哎,但愿皇天保佑吧!现而今,咱俩是身子都掉进井里了,耳朵眼还能挂住井台子??就听你的,咱这是去哪儿??兄弟你还跟我憋着宝??”


  “悦来客栈凶案现场!!”


  “啊?!”文老爷又哆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