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


  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天夜里,文老爷禁不住孙德胜的要求,长吁短叹的跟着孙德胜,带了两个兵丁里的好手,又把白云观道士画的符咒拿了一大把,擦亮了自己的三尺腰刀,在家里佛堂里头念了九九八十一遍的驱鬼咒,这才跟了孙德胜来到悦来客栈。


  孙德胜稳稳看着文老爷,这位爷手上还带着佛珠,笑的孙老爷肚子疼,孙老爷看看身边带着的老仵作问:老仵作,你验尸这些年,见过的鬼事多不多??“


  老仵作满不在乎,背着大药柜子,白胡子在风里飘逸着“回禀老爷,人,活着是帝王将相,死了都一样,哪有什么鬼魅哦,要是有,我早碰上多少次了。”见孙德胜对着他挤眉弄眼的,知道孙老爷要开玩笑,又转了口气:“也不是没有,就说那一回,在刑部,碰上这么一档子事儿,宛平县西城,一家子暴死。。。。”


  “唉!我说。。。。我说老先生,您别跟这儿讲这些个,告诉你,老爷我今天带了白云观十八代主持道长亲自开光的符咒,又挂了大觉寺老和尚开光的佛珠,还有我这把削铁如泥,用了三代的镇邪刀,那是。。。。”


  “嘎嘎嘎。。。。”正说着,几只乌鸦,在漆黑的夜里,从树梢上忽闪着翅膀飞走了。


  “我的妈呀!!”文老爷伏在马上,哆嗦成一个团子。。。。。


  两个兵丁各持兵器,跟在二位骑马的老爷,一位骑驴的仵作后头,在大街上慢慢走着。但见四周一片漆黑,天上的浓云遮蔽的星月不见,微微啸动的朔风吹的满地风沙树叶游来荡去,四周住家的窗户里,只有星星点点透露出来的或明或暗的萤火虫似得亮光,漆黑的胡同里,悉悉卒卒散发出一阵阵凄凉而微小的响动,仿佛藏着什么东西似得,偶尔几个不知名的小虫子,随风飞舞,忽的落在人脸上,吓得人们一个个噤声。




  到了悦来客栈,两个西瓜大的灯笼,在门口上挑的檐柱上,摇摇欲坠,吴有才吴老板,正等得心焦。


  “几位老爷,您可来了,屋子都预备好了,还有热水、点心和果碟子,请您示下,是摆在哪里?”哈着腰的吴老板一脸苦相,心里紧张的直打鼓,不知道这位孙老爷怎么想出这主意,说要夜间探查案子!


  那三间客房,早就成了人尽皆知的鬼屋,连同院住的几位举子们,也觉得心里不舒坦,换了房子。一走进院子,静悄悄的四处无人,西厢房里,亮着幽幽的烛光。


  “吴老板,别那么麻烦,叫那天伺候过两个死者的举子来,我要问问。你该休息休息。”


  “这。。。。”吴老板心说,你们在这儿折腾,我哪儿敢歇着!!


  开了门,里面还是老样子,只是桌椅上的酒菜和尸体、俩人的行礼都拿走了,其他一点儿没动。


  “把茶水放在桌上就行了,老板忙去吧。“孙德胜吩咐吴老板退出去,又叫来那个伺候过死者的小伙计。
  “你把当时他俩的位置和屋里情景说说。”


  小伙计小心翼翼低着头,低低声音走过来比划着,这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谁坐在哪儿,幸亏他的记性好,把当天的摆设和情节说的清清楚楚,孙德胜一面听,一面给老仵作和文老爷递眼色。


  “你们俩,都退外头去,过了4更就找地方睡觉吧,不叫你们别进来。”
  两个兵丁领着小伙计去了,文老爷急忙问道“他俩走了,万一。。。。。”


  “老哥,没有什么万一,我们仨在这儿,百邪不侵。老先生,没有外人了,您也把您的功夫拿出来,再细细查看一番,文老哥,咱俩拿着蜡烛照亮。”


  文老爷赶紧掏出火煤子,点了4根大红蜡烛,希望赶走心里的恐惧和屋里的黑暗,可不点蜡烛还好,点燃了,映的白刷刷的墙壁、顶棚上,全是三人的身影,又让文老爷心里打鼓了。


  老仵作不含糊,拿出银尺子,蹲在地下,细细看起来。。。。。。


  孙德胜拿个蜡台,一边照亮,一边指点着地上的各种痕迹,脚印是不用看了,早就踩乱了,就是得找找先前两次检查时的疏漏。


  找了半天,除了斑斑点点已经变黑的血迹斑点,没啥发现,老仵作又拿了柄放大镜子,趴在地下,一寸寸查看,恨不能拆了地砖,把疑点挖出来。


  足有1个多钟头,正当文老爷要睡着的时候,老仵作指着桌下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惊喜的喊“老爷,您看这是什么!”




  孙德胜半蹲着,把蜡烛递给文老爷,低头细看,影影灼灼的,地下有几个不起眼的微小的墨点。


  “这不就是墨点嘛,前两次检验,可见疏忽了。”文老爷眯着眼说。


  孙德胜心中一动,立马看了看墨点的位置,又目测了桌椅和墨点的位置,陷入沉思。


  “回禀老爷,这就是最近几天滴上的,据小人看,跟命案那几天有关。不过。。。。。。我也想不明白,两个举人的砚台都没有血渍,不是凶器啊?”


  孙德胜扶起老仵作,指指桌椅,“这么着,我和文老爷按那天案发时的情景,坐在这儿,老仵作把物证凑合一下,咱们看看能不能复原!”


  文老爷一哆嗦:“我说兄弟,这、这合适吗?”


  “我扮死人。”孙德胜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文老爷这才根据刚才小伙计的描述的,装扮成张成栋,坐了右面椅子,孙德胜坐了他对面。


  :“不是这样,”老仵作成了指挥,“文老爷往左点,对,孙老爷再往右点。。。。。对。俩人开始喝酒。“


  孙德胜不停移动着座椅,不一会停了。正好。


  文老爷不住打量着后面的卧室,“张成栋住北屋,必然坐在桌子右边,也就是面对南屋,背对北屋,周佳坐在左边,这墨点。。。。这墨点不对啊,怎么跑到周佳那边去了???”


  孙德胜敏锐的察觉到“老哥,你再看看,这墨点,在俩人中间,偏周佳的位置,而死者周佳,却是死在中间的椅子上!!”


  咦????这他娘怎么回事??




  “尸体肯定被移动过。您二位老爷,再仔细琢磨琢磨。按照小伙计说的,两人对坐喝酒——这是西屋,一人在北、一人在南,中间是酒桌,随后。。。。。他俩很可能为了什么事,越聊越热乎,就往中间靠,最后俩人的椅子,应该在这!”老仵作用脚点点桌子靠中间对着屋门的地方。


  “可是,后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俩人发生争执,或是第三个人进入屋内,接着发生惨剧。”


  孙德胜阴着脸摆手,笃定说到“没有第三个人!!屋子是关着门,你们看,如果进来人,假如真的是凶手,俩人肯定会起身呼救或是打斗,这里一点痕迹都没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