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啊??!!老弟!你是吃了什么药啦!这、这地方还住一夜??别价!咱们弄完了,赶紧一起回家,哦,不,回衙门吧,我请客,让人去便宜坊的晚班儿叫只烧鸭子尝尝。”


  拉着孙德胜就要走,老仵作也呆了,不知道这位巡察御史老爷要做什么。


  拉了两下,没拉动,孙德胜笑笑“不成,我说了,要住一晚,你跟老仵作回去,不然。。。。老哥留下,咱哥俩一人一间卧室??”


  文老爷吓得一缩脖子“兄弟、我的兄弟,你还是饶了老哥哥吧,你是血气方刚神鬼不惧,老哥哥可不成了。”他实在是怕,可真让他把孙德胜一个人儿仍在这,他更不放心。


  最后,三人一起决定留在这,老仵作和文老爷在客厅趴着睡,孙德胜一人,却要睡两个卧室————上半夜一个、下半夜一个。





  十一




  文老爷好歹全身提溜呱啦带了一堆辟邪的小玩意,看自己的老兄弟孙德胜要住在凶房里,赶忙拿出从白云观买来的道家符咒,屋门、卧室门和四壁上贴了不少,弄得花里胡哨的,像个道场。


  老仵作没事了,再说这种凶案现场见得多了,斜靠在椅子里抽旱烟,哼着小曲儿。


  孙德胜先进了北屋——张成栋的卧室,坐在桌前,摆弄着手里的物证小玩意,什么银票、玉佩和笔墨,一种信心十足的笑,挂在脸上。


  白天的时候,他去城隍庙许了愿,虽然是朝廷命官,可他也对这案子没底,祈祷城隍爷晚上让冤死的死者拖个梦捂得,反正原先的杂书里都记载过,古人难道都是骗人的??


  研究了一会儿死者手里的纸片,对那几个字,就算孙德胜凝神思索,也没想到个所以然来,就得想办法请人帮忙喽,请谁呢??国子监、翰林院和都察院里的进士文人没少问,这。。。。,他想到了一人,就是自己的小舅子李有德,李有德在琉璃厂做文房买卖,必然认识不少大学问家、大名士,明儿起来找他问问,看能不能破解残纸上的字句。


  如果能破解,加上老仵作说的那件事,这案子,就能勘验出六七分了!


  这话,他没跟文老爷和老仵作说,不是怕俩人挣功,而是担心自己的推断有误,误导了别人。


  嗵嗵嗵。。。。。远处的鼓楼上,打了三更。夜,越发深了。



  孙德胜挑帘子一看,厅里的两位都斜靠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睡了,只有两只蜡烛光朦胧着亮着。


  南屋黑乎乎的,看来蜡烛灭了。


  孙德胜自己脱了外袍,斜躺在张成栋的床上,床上的枕头和被褥,他没动,也不是忌讳死人,而是觉得没必要。
  舒展着两条大长腿,孙德胜思索着这件奇怪诡秘的案子。


  这么着,慢慢睡着了。


  噗,烛火灭了。。。。


  孙德胜难受的睁了睁眼,屋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混沌,什么也看不清。
  卧室门外,响起了一阵细微的滴滴答答声音,像是水滴滴落在地砖上,一滴、两滴、三滴。。。。
  练过武功的孙德胜当然听得出,那绝不是滴水声。。
  不一会儿,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猛地!!停在卧室门外,不动了。。


  起风了??门帘像被风吹拂似得,角落里,掀起了一个小缝隙,孙德胜心跳加速,挣扎着想起来,全身却像僵住了似得,一点动不了。

  他隐隐感到一丝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