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王老头捋着白胡子,有些眉飞色舞。


  ”我记得,那是同治末年,同治爷亲政才一年多,我们王爷还是没差事,花钱从清吟小班里,娶了最后一位姨太太,我们旗人,不叫如夫人,也不是侧福晋,我们都叫她张姨,您问为啥不封侧福晋??
  那要上宗人府的名册呢!汉人嘛,不能做主子,这是祖宗的家法。可府里的几位侧福晋,都是旗人大家子出身,顶看不惯这位汉人的姨太,说她是汉人的狐媚子,本来王爷40多岁快50的人了,几位侧福晋还整天摸不着人,张姨娘一来,简直就成了杨贵妃!


  本来府里的女人们,就明争暗斗闹得跟乌眼鸡似得,这次有了全家的敌人,可不就可劲儿的挤兑作践?!


  有王爷在还看不出来,王爷一出去玩,这些福晋们可就风言风语什么话都敢往外说——本来嘛,旗人姑奶奶就厉害。要说张姨娘品格儿、模样真没得挑,连气度心胸,都是一等一的!可也架不住那么些闲话啊,刚进门不久,又不能事事跟王爷说。哎。。。。。。


  “喝口茶润润,老人家继续说!”郑学士善解人意的递过茶杯。




  “也该着出事!!人算不如天算呐!!张姨娘怀了身孕才不到1个月,一天夜里,宫里传来消息——同治爷宾天了!!王爷进了宫协办大丧,回来就犯了愁——这哪里是怀孕,这是要命啊!”


  郑学士眉毛一挑,说:是不是在典制上有忌讳?!


  ”还是翰林公!!咱们大清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最多,大清会典、宗人府则例多得我都记不过来,比如说这事,王爷为啥犯难??大丧期间,禁止一切礼仪庆典、婚丧嫁娶、游乐嬉戏,谁要是违反了,按大不敬论处!民间百姓,外省外地的还罢了,天高皇帝远嘛,咱们北京城里,天子脚下,出了这事,您给谁说理去??人家问,万岁爷驾崩不到几天,您这里怀孕了?!!好嘛!你还是宗室王爷,天潢贵胄!你安的什么心?!


  “这也太他妈缺德了,皇帝老子死他的,你们家生你的孩子,难道皇帝死了,连全国孩子都不能生了,偷着送到别地生嘛!你们王爷也是死性子。”黑四爷抹了一把鼻烟,满不在乎。


  王老头立即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儿:四爷,不是那一说!!老年间,宗室王公不奉圣旨,不能出京40里,谁敢犯了,御史老爷们一个奏本上去,皇上必定要处罚,圈禁半年是最轻的!!有的直接赶回黑龙江吉林老家!谁受得了?!您以为这些天潢贵胄那么闲在呢?


  ”确实如此,赵王看来两难呐,如果真的让孩子生下来,就是一个大丧期间、私自纳妾生子,大不敬的罪过,按宗室家法,最轻也得革爵拿问!那么。。。。后来呢?“郑学士深通典故,接上话茬。


  ”翰林公是明白人!您几位爷,别忘了,王爷的嫡福晋就是叶赫纳拉氏,虽然是正白旗的,跟西太后不是一个旗,总算是满洲一个老姓!我们王爷愁得吃不下饭,福晋那头还一个劲儿的催促着,让王爷决断!
  或者是把张姨娘赶出去,或是直接。。。。。。赐死!!




  “赐死?!”郑学士、黑四爷惊讶 道。大喇嘛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是啊,虽说是大丧之前怀的孩子,可您给别人怎么说?!这事又不能敲锣打鼓的满世界嚷嚷去!再者说,当时西太后老佛爷当家,谁不知道她老人家的脾气性子,同治爷是他亲儿子,不比光绪爷不疼不亲的,这位祖宗杀伐决断那叫一个狠辣,要是知道了这事儿,还不直接把我们王爷流放黑龙江?!我阿玛当时也出了个主意——让王爷偷偷把张姨娘送到乡下,生了孩子之后,再回府,给宗人府花点银子打点打点。也就过去了。


  可几位福晋联合起来,就是不依不饶,真要是杀了,我们王爷也舍不得,最后,只有一个办法——把孩子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