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妖梦入怀。。。。”心脏嗵嗵直跳的孙德胜也有些心悸,出了半身冷汗,幸亏他神勇果敢,不然,刚才换了文老爷,早就被吓坏了。


  兔子??孙德胜心里清楚,这是自己白天的祈祷显灵喽。


  穿上外袍,定定神,孙德胜拿了烛台出了卧室,看看外间文老爷两脚搭在凳子上,睡得正熟,老仵作也趴在桌子上睡得迷迷糊糊,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睡了。


  下半夜了,孙德胜又进了南屋,周佳的卧室,也是躺在床上,两手背再脑后,想睡,可刚才那噩梦,让他始终不敢踏实睡着。


  四更天快过了,整个悦来客栈陷入了沉沉黑暗里,原来勤奋努力学习读书的举子们,也大都睡了,烛火处处熄灭。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暗夜里,一些人眼能看到,或者看不到的东西,蠢蠢欲动了。。。。。。


  孙德胜迷迷糊糊闭着眼,不一会儿,外间的呼噜声听不见了,却响起了另一种声音。


  不知是谁,羁着鞋,在客厅里转来转去,蹑足潜踪,像只狸猫一样,越来越快,正当孙德胜要睁眼的时候,突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像是死人的尸臭,又加了一些臭水沟里的恶臭。
  四周,有些异样,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门帘子外,死死盯着床上的孙德胜,孙德胜顿时心中一紧,刚想喊叫,门帘又有动静,帘子下摆漂浮起来,出现了一双粗糙的人脚!!


  那双脚,就活生生的站在那,既不进来,也不出去,上半身被帘子挡住,看不清,一股浓重的腐烂味,瞬间包围了孙德胜孙老爷,前所未有的恐惧,让他脑后生凉,骇人的寒意席卷全身,汗毛直树!!


  “什么人!!出来!!“孙德胜心血一热,驱散了恐惧,做起来揉揉眼,再看,空无一物。扑簌簌的蜡泪像是哭泣的鬼魂,红汪汪的染了桌上一片。


  外头文老爷听见兄弟呼喊,一激灵跳起来,拔出腰刀就冲进了卧室,看看孙德胜安然无恙,一脸凝重,自己舒了口气:兄弟,我说别在这儿住吧,连死了俩人,这是凶宅!做噩梦了吧??赶紧起来吧抽袋烟醒醒神儿。


  孙德胜跟着文老爷来了外屋,看看老仵作还是睡着,没言语打火抽烟,浓烈的烟叶子味终于驱散了惊恐。


  四更天过了,老仵作醒来,看着两位老爷在那对坐抽烟,满屋子烟雾滚滚,就知道这俩人后半夜没怎么睡,起来跟俩人打千儿行礼,喝了半杯茶,还没听孙德胜说什么,老仵作笑道:“我就说嘛,两位老爷都是官身,什么邪鬼都不敢近身的,昨晚您二位不知道,我在门口和卧房门口,都撒了一层薄薄的香灰,就是防得这个,您二位看看。。。。。。。”


  话音未落,老仵作回身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瞬间变得又白又灰,死人一样泛着异样的光,嘴唇哆嗦有点歪了,颤抖着手指到“那、那、那上面怎么有脚印!!”
  文老爷一听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孙德胜也不知道老仵作还有这招,走到两间卧房门口仔细看看:别怕,是我下半夜挪动的脚印。”


  “不。。。。不是!不是孙老爷的!”老仵作霍的拿出银尺好像要跟谁拼命似得,剧烈颤抖着身躯:二位老爷,香灰上面,是没穿鞋的光脚!!”


  “啊??!!”文老爷再也忍不住骇人恐惧,两眼一翻,顿时又昏死过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