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京城的兔子一行,跟外省绝然不同,从称呼到伺候方式,也绝然是京都特色。


  兔子一行,是老年间百姓们的蔑称,也有老百姓叫他们杂种兔子、兔子杂种、杂毛兔子的,这种人,也有管家的老鸨子,把灾年买来或是拍花子骗来的小男孩,挑出漂亮的,从六七岁开始教养,衣食住行完全是小妞似得培育,有的还请来唱戏师傅或者读书先生,教给他们棋琴书画,养到十三岁前后,就能接客了。

  那当儿,没开苞的兔子,叫清倌儿,只陪着客人喝酒唱曲儿;被人包了破了身的,叫红倌儿,长期包养兔子的客人,叫老斗,在一块花天酒地如胶似漆,跟夫妇情侣毫无差异。


  这些兔子杂种,看上去娇艳妖媚、美艳不可方物,比八大胡同的婊子们,更多了几分妩媚呢!如果喝花酒叫条子,请来几个小兔子陪着坐在客人大腿上斟杯酒、亲个嘴儿,那是京城八旗贵胄和富豪大爷们,顶顶时兴的玩意儿!


  这玩兔子价码也贵,有人算过,睡一个小杂种兔子,比睡六个中等婊子的价码还他妈贵!到了光绪末年,京都里的豪客们大把的银子仍在兔子窝里,这行的风头,也远远盖过了青楼一行,端的是销金窟。


  就这样,也拌不住那些贵胄大人和名人雅士海浪般汹涌的玩心,大家伙儿都一窝蜂玩的乐此不彼。


  那位问了,这些人都有病吧!怎么放着八大胡同里的青楼窑姐儿、南北十三路班子里的姑娘不玩,玩起了这东西??


  这您就有所不知喽。


  大清国自打顺治爷大驾入关,定鼎燕京,九王爷摄政王多尔衮,顶腻歪恶心大明朝晚期那些置国家大政不问,寡廉鲜耻成天花天酒地、歌舞升平、嫖娼押妓的官员们,便以顺治爷的名义下了一道圣旨————凡是本朝官员,一律不得嫖娼押妓,违者一律革职问罪!


  后来到了康熙爷,见满洲八旗贵胄跟汉人官员们学得也越来越奢靡无耻,便把内城的青楼妓院都赶到了外城——也就是南城,并屡屡发下严旨,查办嫖娼押妓的官僚,还在《大清律例》里,注明了这条罪行。


  因而那些年,官员们是不怎么敢出入青楼的。


  今天是母亲节,楼主祝愿所有读者的母亲健康长寿!!如果您因为在外打拼事业或工作、他原因不在父母身边,今天也请抽出时间,给父母打个电话问候一声,要知道,您这一声问候,比送给父母任何礼物和金钱都珍贵,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尤其是已经有了自己孩子的朋友,要给孩子们做个榜样,今天您如何对待父母,日后您的孩子很可能就如何对待您。潜移默化的实际行动,要超过说教很多倍。

  希望朋友们抽时间多陪陪自己的父母,今天楼主要陪老妈去逛街买东西,所以,昨天多更了一点,今天只能一更,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