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看看、看看!我这还没张嘴,您先把门儿堵了个干净!我是什么人,就是琉璃厂买卖书画笔墨的小商人,来瞧瞧上次您从我那儿买的板桥先生的墨宝中不中意,要是您不麻烦,请过来您那位,瞧,这是我姐夫”说着压低了声音:“您仔细看看,不认识??!”


  小莲老板虽然年纪小,却是风月场中的老手了,跟了潘学士两年,算是洗心革面,但心里对形形色色的人那是门清儿。他看着礼单上的礼品——苏绣彩缎2匹、杭州大罗纱2匹、西洋银柄镜子一面、法兰西香水一瓶。
  据他所知,这份礼不轻哦!


  彩缎16两一匹,罗纱也不下10两银子一匹,最近为老佛爷预备万寿,各处的绸缎都涨价,说不定这价码还得涨,单单那瓶法兰西香水,在东交民巷洋货店里,最少也值30两银子!
  别说打茶围,原先,就是包夜也尽够了!


  就知道,这俩人肯定找他有事,他自己不过是个兔子,再怎么有名,也是个下九流,不就是看中了自己跟潘学士的情分??


  可要说对面这位孙老爷,仪表堂堂目不斜视,不怒自威的样子,也不像跑到这里寻花问柳的大家子少爷公子。


  难道。。。。。。。。。。




  李有德见莲老板疑惑,笑着说“这就是咱们南城的土地爷,我的大姐夫,南城巡察御史,孙德胜孙老爷!”


  “哎呀!~!”小莲乍闻之下,直直跳了起来,赶紧打千儿半跪了双手抱拳:“小人不知御史老爷大驾亲临,着实简慢了!!太失礼,请老爷赎罪!”


  那位问了,这小莲老板整天见的都是朝廷大员,怎么见了个小小的御史就变颜变色的??

  这里面自然有缘故——老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南城再是外城,也是天子脚下,朝廷大员们位高权重不必细说,这位土地爷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万一哪天冲撞了,人家带人成天来搅和,今天查贼,明天问案,你这买卖还做不做了??


  再者说,自己的那位是翰林清贵的官儿,最怕有人翻腾这些事,这些御史老爷都有上折子奏事的权力,哪天不舒服,一本参上去,万岁爷那里准不准奏两说着,可自己那位的名声体面就全毁了。


  因此,小莲不得不恭恭敬敬的请安问好。


  孙德胜是个实在人,见不得这个,赶紧起身把小莲拉起来,笑笑:“小。。。。。。莲老板,我也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咱们都是便服,不论这个,赶紧请坐吧。”


  “您别价,您叫我小莲就是给我面子了。我们这行,虽然遇上的都是王孙公子,可。。。。。。说起来自己就是没羞没臊、没廉没耻、没脸没皮的,您能贵足踏贱地,请都请不来,就是我的福气。”说是自嘲,可孙德胜看出小莲眼中划过了一丝无奈和羞涩。


  “六子,换茶来!把潘大爷送来的安徽云雾拿来倒上。再去备几碟好果子来。”


  说罢,小莲才谨慎的斟酌问:“您老有事就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说起来我自己都脸红,您一个堂堂南城御史老爷,有什么能让我这种人帮上忙,肯定是找他。”言下大有感慨。


  小六子端了一大红漆盘进来,换了茶,又是四碟子干果——荔枝干、桂圆、松子和糖花生。


  孙德胜看看眼前人,又瞅瞅内弟,一时也不知道从哪儿出口了。还是李有德会说话:“莲老板,您这说的哪里话,我们兄弟来了,是真心诚意来请您帮忙,别说您那个他,扔崩走在大街上,我们想去找人家说话,人家还未准儿知道我们是那根儿葱呢!来,我这位姐夫也是好书法,让他看看您的墨宝??”


  一席话冲淡了小莲的惆怅,说的他高兴起来“那就请孙老爷移步吧,我写的那几笔狗爬似得,也就是假装斯文、附庸风雅得了。请。”


  三人来到书桌前,小莲展开了自己的字帖,是一笔赵体。显然,经过名家的指点和培育,只是中宫散落,笔力不足。
  李有德只曼声说好,可小莲盯着孙德胜问“老爷看如何??”

  孙德胜觉察他有点紧张,就缓缓指点到:“赵体一路,内里是中宫劲力内敛,爪牙密布,外头才能风流飘逸洒脱动人,说句大不敬的话,乾隆爷当年也喜爱这一路,又学了董其昌的笔法,可乾隆爷天家富贵,只学了风流飘逸,这劲力内敛不足。莲老板,该多练练魏碑。大凡一人书文习字,自然要从简单的开始,也得熟识当年大书家的人物生平、经历和气魄,自己心无旁骛,将自身的体会,融入大书家的气韵之中,如此练字,得笔法之上也,断然不是后来那些只会邯郸学步,描红格子能写好的人。”


  “啊呀!!”小莲抽出一块水红的手绢掩嘴哈哈笑起来,分外媚人,两眼冒光“孙老爷大才!!您这几句指点和评价,跟我那。。。。。跟潘学士说的一模一样!!您二位可真是神交!”


  “过奖了!!我怎么敢跟潘大人相比??随口说了几句,见笑。这几份是。。。。”说着看见案头还有几幅书法,见小莲并不阻拦,就轻轻打开。


  果然,诗句对联皆有,柳、颜、赵、蔡各体,色色形神毕备,挥毫间,一派风雨不透的大家气魄,连孙德胜见了,也心服口服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