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是潘大人的书法,有些是留在我这儿的,有些是赶着送人,在我这儿写好了还没裱的,您看,这幅是给平郡王写的,这是李中堂他大公子要的,这是张大人要的中堂。。。。。”
  小莲如数家珍的一一指点道,带着得意之色。


  李有德听不懂俩人说书法,可知道人心世故,就陪笑说:“莲老板,你那位爷,怎么还文章债跑到您这里来了?”


  “他?您二位不晓得,这位潘学士,脾气古怪着呢,说在家俗务缠身,大人叫小孩哭,总也没有精气神儿写,他写字,那摆谱摆的大极了!净手、点香还得我弹琴,他得喝两杯女儿红,再下笔,说这是什么、什么境界!”


  “哈哈哈哈,这就是唐玄宗说的——赏名花,对美人,才能唱出来新鲜曲儿吧!”


  小莲顿时脸颊绯红,三人都笑了。

  十四


  孙德胜这才简简单单的跟小莲说了来意。


  就这,听得小莲一阵紧张、一阵害怕、一阵心慌,半天,小莲点点头:“这事儿得帮,孙老爷有所不知,街面上都嚷嚷动了,说是奇案,又有的说是五鬼闹京都,把我们吓得天一黑都不敢出门!还不是那些地痞干的。您在南城的所作所为,大家伙儿是有目共睹,不敢说您是青天,可也差不离。可这断案子的事,他懂吗??他又不是刑部、大理寺的官儿,万一给您出了错主意,岂不枉害了人??”


  孙德胜听了,知道小莲一片真心,稳重指点道“莲老板所说的,我也琢磨过,不过我想,这里头有几个疑点,算不上是断案,非潘大人的才华不容易解开,恩科会试就在近日,再破不了案,我这官儿丢了无所谓,只怕死者蒙冤受屈,做了冤鬼!”


  话说到这份上,小莲也不再言语,知道眼前的孙老爷古道热肠、忠义正直,是这世道里凤毛麟角的好官儿,于是毅然抽出一张薛涛笺,提笔在手,写了几句,叫来小六子“赶紧的,坐我的车,送到翠花胡同潘大人家里,记住,要亲手交给他,嗯。。。。。。我知道他这两天忙,如果不在家,就是去了宫里,你赶紧去西华门外,那里有个太监茶馆,花钱找个太监把潘大人从大内叫出来,就是等到天黑,也得叫他来,拿着这银子。”


  说着掏出2块银子递给小六子,孙德胜觉得让人家花钱不妥,赶紧掏腰包,这边李有德早就拿出一锭5两的银锞子,塞进小六子手里“把你们老板的钱放下!拿这个去,路上找个炉房让人剪开,小的送太监,大的你留着买糖吃!快去吧!”


  见小莲推辞,李有德很有风度的摆摆手“莲老板,我们兄弟不跟你客气,为了这事,我姐夫急的火上房了,还能叫您破费??就当赏给小刘子的了。快去!”


  小六子一见银子,喜得眉开眼笑,飞也似的跑了。


  这才不到晌午,三人对坐喝茶,小莲又细细问了案情,越怕越爱听,直吓得他出了一身的白毛冷汗,才知道案情如此诡异,心里不住打鼓,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潘大人还没来。


  “这事儿太玄乎了,我都不敢信,幸亏是这大白天,您二位要是晚上来,我可不敢让您走了。听说孙老爷武艺超群,我想见识见识,咱们出去院里坐坐,也去去鬼气。”


  孙德胜一怔,他可没想到小莲提出这事儿,想了想人家这么大方,自己还有什么拿不出来?


  “好吧,练的不好,别笑话!”


  说着脱了马褂,紧了紧腰带,把袍子一角掖进腰带,摘了帽子把辫子往脖子里一缠,器宇轩昂的摘下壁上的宝剑,走出屋门,小莲却示意李有德,搬出了琴桌和古琴,要弹琴助兴!


  院子里的花草正在繁盛,小莲焚了一炉芸香,在琴上轻轻一抹,顿时高山流水一篇清脆入耳。


  孙德胜把最近的烦恼、气闷、委屈和忧愁情绪调集在一处,手执宝剑,掐着剑诀来了个金鸡独立,就此,起步。


  琴声如绵绵高山大川、险峻丘壑铺满小院,单听那指力,玉碎珠滴、瑟瑟惊怖,不时变化莫测,水帘喷涌、青山起雾,震得人心摇魄惊。
  再看孙德胜手中这把剑,上下翻飞,左右舞动,像是一只成了精的精灵,在空中飞旋着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忽然,小莲换了曲子,是十面埋伏。


  孙德胜宝剑一变招,霎时间水中捞月、剑影如练、团团绵绵变成了一条游动的白亮色飞龙般畅游飞舞。


  “好剑法!!好琴声!!今天来的正巧!”大门进来一人,鼓掌大笑道。


  小莲一见,猛地收了手,孙德胜也收剑在手,长长舒了一口气,已是精神矍铄,满目精光。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南书房行走、吏部掌印郎中、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郎中的潘学士。


  孙德胜见自己衣冠不整,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正三品的大人,这样很是不好,想换衣服却来不及了,赶紧半跪在地下,朗声报名:“下官南城巡察御史,孙德胜,见过大人!!衣冠不整,望乞恕罪!”


  “哈哈哈,哪里说,哪里说!!赶紧快请起来!来者都是客!这儿又不是衙门,咱们别弄那些个虚套子,你麻烦我也麻烦。”说着,潘学士大模大样的一把掺起孙德胜,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是我们南城的土地爷啊!你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听家人讲故事都听得耳朵磨破了!早想见识见识,真是名家剑法,名不虚传!请!”


  潘学士一点儿不见外,主人似得往里让,小莲凑过来,微微鞠躬,倒是李有德很熟悉这种场面,作了一个大大的揖。


  孙德胜回房由小六子伺候着洗洗手,整整衣服,戴了帽子,那边潘学士一路风尘,由着小莲伺候。


  只见这位潘大人,中等身材,丰额广颌、隆准高耸,两耳垂珠,方口厚唇,两道剑眉直插鬓角,满目文采风流、神采夺人。


  身上穿的倒是简单,一件酱色罗纱大褂,玄色腰带,下面还是朝靴,腰里系着万福如意的玉佩和一个精致的鲨鱼皮镶金的眼镜盒子。


  潘学士并不拿捏,换了身干净的蓝绸大褂,千层底布鞋,任由小莲在他身边忙活,眼里慢慢都是赞赏的爱意。

  倒把孙德胜看了个呆。


  自然,李有德心里有数,正主儿来了,可得好好表现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