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潘学士自有一身的风流洒脱气度,坐了上首,不知道为什么高兴的直叫上酒,小莲嗔怪道“这才刚过了晌午不久,二位爷等你好久了,有要事请教,怎么先喝起酒来了??。。。。喝什么?”


  “哈哈哈,有什么喝什么呗!上回我带来的那些你没偷着喝吧??不要史国公、茵陈酒那些东西,拿两罐竹叶青。再拿一坛女儿红来!去,荤菜只要两三个,剩下的你看着弄吧,难不成你还叫我们去吃盒子菜那些破烂儿?”

  潘学士大马金刀的飘飘扬扬主人似得一吩咐,小莲就知道他的名士气发作,不好好哄着,估计得闹腾半天,便用小拳头狠狠给了他一下,退下去收拾酒菜了。


  这边二人还没说来意,潘学士拿出一盒子小萝卜似得黑黑的烟卷递给俩人:“你们尝尝!是南洋给老佛爷贡来的,皇上赏了我一盒。大家都有份嘛!”


  说着,划着洋火点着了,孙德胜哪里抽过这个,呛得满脸通红,说:“大人,今天我们。。。。”


  潘学士脸一沉:“今天我可不是什么大人!你看,我们小莲的帖子上,写的是两位义兄有要事请教,孙老爷,你要是跟我论大人老爷的,我可是要翻脸赶人的吆!”


  李有德赔笑道:“我姐夫不懂规矩,不知道大。。。。学士公的名讳,也不敢乱称呼,朝廷体制攸关,所以。。”


  :“别跟我谈什么朝廷体制,你俩是小莲的义兄,我是小莲的相好,咱们是一家子亲戚,没有外人不是??小莲,是不是啊!对了,你让小六子去买几瓶果子露,从我荷包里拿钱!”潘学士提高了嗓音,一脸的亲切。


  小莲婷婷袅袅进来,用手绢捂了嘴笑道:“刚才事情紧急,才称了两位爷义兄,我这位,看了信才跑来,失礼之处多多见谅!他就是这么个脾气,刚才看孙老爷舞剑高兴了,二位别介意。”


  潘学士大笑:“你还跟我撒谎呢,我心里盘算,怎么你又多出来两个义兄,原来如此,今天要罚你三杯!我虽在内廷伺候,最看不惯那些酸文假醋的文人,二位不弃,一起喝酒聊天就好,真闹起来官派,恐怕我要先走喽!”


  孙德胜原以为潘学士是个傲气不下的人,今天一看,才知道是个真性情的才子。


  几人越聊越热乎,潘学士忍不住先喝了一杯女儿红,又唱了两嗓子:“这一封书信来得巧!天助黄忠成功劳!小莲,你这封家书来的可真巧,过两天我可就要吃苦头喽!”


  小莲一怔,忙问:“怎么了,是不是让上头看见了?!”


  :“哪儿啊!看你吓的,今儿我在南书房当值,正好老佛爷在宁寿宫驻跸,我把前些天为了庆典写的万寿无疆赋送上去,左不过就是那些老套子颂圣的马屁话头儿,老佛爷看了我的大字,正高兴呢,又赏了几样珍玩和200两银子,诺,都在我带来的包袱里,你留着就是。


  这当儿,万岁爷来了,看见我在,又跟着凑趣,说我字写的好,人也厚道老实,老佛爷更乐,皇上说我这些年辛苦了,又是个穷翰林书生,没有大进项,老佛爷听了也说,怎么着也得给个恩典。万岁爷说,这小潘进了翰林院,既没有散班,也没有外放到外省去捞摸几吊银子,整天在咱们跟前儿伺候,耽误了他发财。


  老佛爷说,三十六七岁,三品官不低了,这么着吧,我给你个恩典。”


  “什么恩典??”小莲转忧为喜。


  “什么恩典?老佛爷让我做了今科的副主考!我的天爷,让我去看那帮子酸文假醋写的八股文,还不是恶心的几个月吃不下东西!都是醋缸里泡了多少年的文章,动动脑袋就得让酸土气埋了!岂不是大苦差事!”


  “呵呵呵呵,学士公说笑了!!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差事呢!”孙德胜爽朗的大笑。


  “是啊,万岁爷也是这么说,老佛爷说——小潘辛苦这么久,没有外财,让他做个恩科的副主考,也不算辱没人才,等考生考中了,还不狗屁颠的跑来孝敬,一个学生孝敬百八十两银子,百十个学生,一年也净够生活了。哎,这是两宫恩典,我又不能不去,不是我矫情,十几年前考完了八股我就都扔了,毁害人才第一就是这东西!”

  小莲给大家斟茶,手脚忙不停:“按你说的,那些翰林院的老爷和大学士们,当年不都是外放学差、当主考、收门生、收银子再往上爬,再升官,再提拔门生,再升官,这么上去的??”


  “他们是,我可受不了那些狗屁高头讲章!!还说翰林院,你知道翰林院的掌院学士徐老道徐中堂,最烦的就是我,说我不学无术、离经叛道,跟讲维新的李中堂和恭王爷他们,是本朝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他算个什么东西,一帮子老朽!成天钻进四书五经里出不来了,成了活僵尸!前些年李中堂修铁路,不是让他们联名参劾了,咱们把铁路全扒了,扔进渤海里去了,让洋人们知道笑掉了大牙,就这种人,还算什么经国治世的大臣?更可笑的,则是翰林院文章,早就成了百姓们熟知的京都十大可笑,你们知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