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 那当儿哪有什么洋医院??打孩子,都是吃中药,女人们九死一生。可王爷告诉张姨娘消息,人家不愿意!
  说宁肯死,也绝不打胎!正在这恳节儿上,恭王爷不知道听说什么了,派人来叫我们王爷去说话儿,他老人家当时兼着宗人府宗令呐,吓得我们王爷只有下令——打胎。”


  王老头突然目光有些散乱,全身颤抖着:我当时也不大,还在内宅门伺候,记得那天真冷!阴风一个阵吹,把王府高丽纸窗户吹得呼啦啦乱响,整个王府也像宫里,都挂着孝!五进大院子,黑乎乎的甬道,一直望不到头,全是白花花一片。
  晚上8点多,王爷传我,在道德堂门口,我冷的直打颤抖,见一个茶房的老妈子端着个泥金红漆盘进了屋,王爷在屋里说——小王,你去把府医叫来伺候。


  那当儿,不能从外面叫大夫,更不能请御医,府里提前从河间府请来两位大夫,王爷还是挺疼张姨娘。


  我刚要走,就听一声莺莺燕燕吴努软语——用不着!!我就是死了,也绝不让她们随了心意!
  王爷大声呵斥着,一会儿又小声劝解,屋里想起了抽泣声。


  我是去还是不去呢??到了内宅门口,我叫一个家丁去叫了,又担心里面传我,回到道德堂门口,还没站稳,就听里面响起打斗、敲击碎片声。


  可也不敢进去呐!!这时,我忘了规矩,在西梢间外头,用手指头偷偷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小洞,老天!!”


  王老头忽然捂住双眼,泪水滚珠似得落下。


  “我们王爷平时那么温和一个人,此时在屋里,按着张姨娘的头,正在大马金刀的给她灌药!黑色的药汁大片的飞溅在张姨娘雪白的皮肤上,那么渗人!!等一碗药喝下去,王爷扔了碗,抱着姨娘大哭。


  张姨娘用帕子擦擦嘴,安静的像是大觉寺里的飞天神像,脸上也没泪水,就那么看着我们王爷,眼神全是陌生而冷落。
  她朝佛堂里的佛像拜了几拜,佛像面前的白银盘子里,就摆着这只金翅法螺!!
  突然!张姨娘就像疯了似得,一头、就那么一下撞在了佛桌上!!砰的声!那血、浓重的血红,就那么哗哗流水似得,没错眼儿的功夫,地下就满了。
  就那么一撞,桌子上的法器、花瓶和盘子全掉了,砸在血泊里。


  等王爷醒过味儿来,张姨娘早没了气儿!


  后来,全家都消停了,大福晋和侧福晋们,叫我阿玛去找了棺材,把张姨娘入殓,王爷也是从那天起,就有些呆呆傻傻的。


  等同治爷的大丧过了,就把张姨娘抬出府去,找了块杂巴地,埋了!没让入祖坟。
  这个法螺。。。。。。正是。。。。。正是我们王爷当日亲自放进张姨娘的棺材里的!说姨娘活着最是仁慈好佛。福晋说是御赐的法器,怎么能给一个贱人陪葬,还让王爷骂了一顿,大家看眼中钉死了,也就罢了。


  可今天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东西,就是那枚法螺!天意!王爷,怎么就不让我陪你去哪,大清国也完了!”


  王老头哭的直噎气儿,这段久远而诡秘的往事,让在座的黑四爷、郑学士不寒而栗,出了一身白毛汗!


  连扎西罗布上师修习多年,也不禁叹息不已,手中念珠转的越发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