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还是潘学士中了进士之后,第一次在文字上卡壳。




  他像是着了魔,嘴里嘟嘟囔囔“不是五言律诗、不是七言绝句、不是书启、不是古风,更不是奏议,也不像策问、八股。。。。。。嗯。。”


  “老弟,这是张什么纸?验看过了吗?”


  孙德胜忙说,查验过了,就是普通的一张信笺,琉璃厂到处有卖的,


  “就这一张??”


  “确实如此!在马棚里倒是发现了一卷课业本子,纸张一样,可不是。。。。。”


  潘学士一摆手,站起身,思索着,走到窗前。




  远处的天际中,太阳依然炽热的笼罩大地,无数朵白云在那里舒展着身躯,碧蓝碧蓝的。




  “咱们写字,跟西洋人不一样,他们是横着,从左往右,咱们是竖着,从右往左,这么看来。。。。。这是一首宋词!或者是元曲的小令!!”


  孙德胜猛然一惊,再把残纸片拿在手里,死死看了看,“着啊!!老哥大才!兄弟佩服!我说这东西那么难破解,原来没找对路子!”


  潘学士坐了,呆了脸“可是兄弟,宋词元曲何止千万首,这么点时辰,咱们怎么破开呢??”




  小莲听了宋词,抿嘴笑了“孙老爷,我说一句,对不对您别在意。”


  “兄弟请讲。”


  一听孙老爷叫兄弟,小莲有些眉飞色舞了“这宋词、元曲,我也唱过,他也写过不少,我想,词曲都有牌子,咱们不妨找到词源词韵,对着牌子把残存的字体嵌进去!只要能对上,再看看谁写的不就得了??”




  三人瞪大了眼都看小莲,把他看的紧张而羞涩,“难道。。。难道我说的不对?”




  潘学士忍不住捏了小莲粉嫩的小脸一把“你啊!!哈哈哈哈,真是个小可人儿!!就这么办!”




  好在小莲老板这里的书架摆设,都是潘学士亲自指挥收拾的,跟自己家一样,潘学士也不嫌乱,自己搬了凳子,找来了词源词韵和元曲格律牌名,孙德胜拿了一摞子纸,把残片上的字写了好几十份儿,李有德则在一边磨墨、递文具。


  翻开之后,潘学士动笔,先把词牌一一写明——什么忆秦娥、浪淘沙、雨霖铃、卜算子、声声慢,又把词牌里的格律排列,画圈代替,再试着把残片上的字,一一对照格律,镶嵌进词句里。


  残片上的字到底太少,忙活了半天,词牌就那么些,对照来对照去,还是没找到,小莲有些气馁了。嘟着嘴皱了眉。


  潘学士却乐此不疲“你自己说的法子,还叫别人去破??赶紧的,这可比看八股文章好玩,等过几天我出了场,带你去游西山!”




  就这么着,四人左右词牌,右手残片,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李有德累的眼花缭乱,看看怀表,都下午4点了,还没动静,正当他要去解手呢。


  孙德胜颤抖着站起身晃得厉害“找到了!!找到了!看,是不是这首!”


  说着递给潘学士。




  接过孙德胜手里的那张词牌名,潘学士略微一思索就明白了。对上了!是《眼儿媚》!!




  “小莲,快去拿我送你那部武英殿版的《宋词集录》!”




  潘学士和孙德胜激动的厉害,弄了半天,案子又大大近前一步,高兴的合不拢嘴,李有德又去端来酒杯,三人喝了一大杯女儿红,个个兴奋的脸红心跳。


  眼儿媚这首词,写的人也不少,可出色的不多,潘学士想想近代没有什么出名的作品,就认定,肯定是前人的。


  翻开《宋词集录》,潘学士专找《眼儿媚》这词牌,一面默念着残片上的字,不一会儿,潘学士大笑一声“呵呵呵呵,在这儿呢!!我说你怎么不好找,都对上了!!原来是这位爷写的!小莲,你念,我写!”




  撸起袖子,潘学士运笔“快!”




  小莲接了书,欣喜不已,朱唇轻启念道


  “ 眼儿媚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
  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遶胡沙。
  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正是徽宗赵佶在被俘后,去燕京路上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