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六


  一首简简单单的宋徽宗词,说明什么呢???


  小潘学士说“这是当年金兵入侵中原,北宋朝廷因处置失误,造成亡国,徽钦二帝被掠往燕京,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城这儿,路上怀念故国所作,繁华逝去,身为囚徒,跟南唐后主李煜的词,有异曲同工之妙!”


  孙德胜不胜唏嘘,他知道最后徽钦二帝的悲惨下场,着实为金人的残暴气氛,但略略琢磨,立即赶到不妥。


  这金人,就是大清认为始祖的,关外时候,太祖太宗还称国号也是大金,后来才改的大清。放在康雍乾年间,方才潘学士这番话,被人举发了,那是绝对了不得的弥天大罪!
  幸而现今文网疏松,不然。。。。。


  孙德胜巧妙的打断了小潘学士继续往下说的话头:“大哥,这么说,在案发当时,张成栋和周佳,正在说跟徽宗皇帝有关的话题,不知道为了什么才发生了惨剧!”


  潘学士潇洒的甩甩辫子:“着啊!二位贤弟请想,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死去的周佳会紧紧抓住这张纸片不撒手呢??而张成栋为什么要死命得把这张毫无干系的纸片拽走销毁??它能告诉我们什么??”


  小莲紧张问“告诉我们什么??”


  “这案子的题眼儿,就在这首词上!他甚至比案发后所有的物证都重要!当然凶手不可能是宋徽宗的鬼魂吧!或许。。。。。或许跟他有极大的关联!”


  "这。。。。。“孙德胜琢磨,一个死了700多年的皇帝骨头渣子都烂没了,有什么关系呢??


  “徽宗好古,自亲王位上就刻意搜罗,登基后,大臣们知道这位万岁爷的喜好,大批的珍宝书画珍玩源源不断进入大内,尚自不足,还派童贯去江南大肆搜刮,上下文恬武嬉、奢靡骄纵,最后酿成亡国之恨,可要说他显灵来杀人,那正格儿是大笑话啦。”


  踌躇间,孙德胜灵机一动,赶紧出门在车上把包着物证的大包袱解开,取出一样东西回屋。




  “大哥请看!!这是凶案现场验尸后,我那位刑部老仵作画的,是推测的凶器,然而,我请了翰林院国子监不少大人先生看了,都不知所以,内弟李有德也帮着寻找了不少消息,可都对不上,或许大哥可以解释一二。”




  从琢磨宋徽宗的词好容易停了点评的小潘学士,拿来老仵作描绘的凶器单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突然呵呵呵大笑起来,小莲老板一拍他,才算平静了。


  “这是什么凶器!这就是一块砚台嘛!”潘学士眼中波光流动,甚是兴奋。




  “啊??那不对啊,老大哥,我姐夫衙门里验尸后,物证里有过检查,死者二人的砚台都在,没有任何血迹,再说,这么大个的砚台,不是咱们大清流行的玩意吧??!”


  潘学士点了一根雪茄,浓浓的喷出一口“呵呵呵呵,世人不识而已,且不说你方才说的疑点里,张成栋的砚台非常新,像是第一次用,这里面不就有鬼了吗?!!别人我不知道,当年我在京城会试,家里亲朋好友也送了十几方砚台,自己用的三块,兄弟算算该是多少?”


  “而且,这砚台确实有这么大个儿的,有德老弟该知道哦!”
  潘学士看看一脸茫然的李有德,摇头笑了“平时我爱个文房古董,比如说砚台。

  这砚台自古以来,比纸张出现的就早,在西汉之前就有,你这物证上这种砚台,不是咱们现在大清国流行的文人用砚台,当年,据《西京杂记》、《轶闻录》记载,汉代皇帝的砚台,金镶珠宝妆成,大如方盘,用笔也是镂金嵌玉的。延续到两晋十六国,各种名砚辈出——比如当年的文人,用秦代阿旁宫铜瓦制作的铜瓦砚、秦砖砚、建章宫瓦砚、最有名的就是铜雀台瓦砚,大都体型巨大,那年我在江苏一家铺子,见过严嵩收藏过一块铜雀台瓦砚,长达2尺有余,宽也在1尺多。

  隋唐开始,才有了玉砚,名称好听,其实不中用。太宗李世民时期,才出现了端砚。
  当年宫廷、官府用砚,尺寸皆比后世宽大,雕镂自然比不上。


  自宋代开始,端州每年才进贡百方上贡御用,自此,做砚的材料越来越多,以至于元明大为兴盛,抄手砚就是自宋代一直流传下来的,不过,现而今文人考生的砚台,多为小砚,比起当年那些,自然是小巫见大巫喽。”


  孙德胜洗耳恭听了潘学士滔滔不绝的说法,大为神往,把这些疑点都串起来细细琢磨。


  潘学士指着凶器单子笑道“这块,就是古砚,不是唐、就是宋的,体型硕大,可惜没有实物对照。。。。让我想想。。。。。对了,前年在南书房值班,跟上书房的几位师傅们,奉旨整理懋勤殿的御用文房,我见过乾隆爷当年制作的,有松花石仿宋、元、明历代名砚,不过就是没有这么大,后来,在养心殿陪万岁爷聊天,见过大内收藏的文天祥文丞相的砚台,还有岳武穆的遗珍,确实古意盎然、斑驳陆离,跟这个有一比。”




  “据大哥说来,这东西,确实砚台???”孙德胜问。


  “不信??咱们打赌!!”


  “自然是信,只是,这真是砚台,也没有物证啊!!”孙德胜失望的看着单子。


  “所以,这案子,不是什么五鬼闹城,那是民间无知才乱传的。你再细想想——一首宋徽宗的宋词,加上一块古砚!这不就有了!”


  李有德、孙德胜恍然大悟,可没有物证,如之奈何呢,潘学士又安慰了孙德胜一会儿,看看上灯了,小莲又非留几人吃饭,又吃了晚饭,孙德胜、李有德这才准备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