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八


  春天来了很久,北京城不知道怎么了,昏黄的风沙直直吹了好久,即耽误了花开时节,也刮的满城尘土飞扬。


  孙德胜和一身冷汗的文老爷跌跌撞撞的出了刑部衙门,一个站在那里胸口一阵阵憋闷的厉害,火气直撞,一个,战战兢兢擦着满头的大汗,小声嘀咕“我说兄弟,你、你不要命啦!你也太莽撞了,当场顶撞中堂大人,咱哥俩的命,还握在人家手里的呢!要不是我,你今儿非得死在这里!你不知道这位铁大人是老佛爷的心腹,他说的话,不定就是老佛爷的懿旨呢!佛天菩萨保佑!我佛保佑!幸亏没事了,我得去通州办事了,老弟,你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案卷,往刑部衙门一交,就跟咱们哥俩没关系喽,齐活儿!”


  “我要回去再次验尸!!”孙德胜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啊?!!你!我说老弟,你自己的身家性命不要,可、可你别把我一起放锅里一勺子烩了!老哥哥我可待你不薄!你不能光为自己个儿升官发财就。。。。”


  孙德胜握住文老爷双手:老哥,你去通州,一定要照看好张成栋和周佳的家属,我家那头,也托老哥时时照看。”


  文老爷听了,略一思索猛然一惊!:“你、你想做什么?!托付家小?老弟,你可别莽撞啊!!”


  孙德胜严肃的盯着文老爷:“我就不信大清国没有说理的地方去!我想朝廷里还有几位大学士和大军机,我去登门拜访一下,实在不行,还有。。。。登闻鼓呢!”


  文老爷吓得一把抓住孙德胜:“我的兄弟!你、你疯了!!且不说朝廷里的大佬们明争暗斗不已,就说这登闻鼓,在天安门内!非大逆、大冤,不得惊动,别说咱们这小小的六七品官儿,就是一品大员,敲了登闻鼓,惊动了圣驾,案子准不准暂且不说,御前侍卫先得打你八十铁棍!!就是个半死!就算案子准了,必得革职拿问流放3000里!不是黑龙江就是云贵极边!你一家子怎么活!”


  文老爷这是实话,按大清制度,登闻鼓仿照明朝设置,允许官民人等,凡遇到——军国大务、大贪大恶、奇冤异惨,得以上达天听,允许敲鼓喊冤。然而,凡是敲鼓的,无论何人,先得以大不敬之罪,杖责八十,而且,用的是前明锦衣卫杖责犯人的盘龙铁棍,甭说一般人早就被打死了,就是武功高强的汉子,八十铁棍下去,也得变成残废!!


  所以,自顺治爷入关以后,只有顺治年间,因为八旗圈地,有民人敲登闻鼓上告的先例,从康熙爷开始,这登闻鼓,200多年来,早已荒废了,成了朝廷的摆设。


  孙德胜不再言语,骑马飞奔而去。


  回了衙门,他立即把案卷从头至尾整理干净,又紧急找来老仵作,吩咐他再次检验了那具张成栋的尸体,果然,从尸体的脚掌上发现了蹊跷。
  孙德胜赶忙令老仵作补写了尸单子。
  什么蹊跷呢,按说张成栋也是富裕的文人,也不算半农半读的人家,怎么脚掌上会有不少老茧呢?!!
  这就在衙门的案上,写起了奏本。。。。


  按规矩,只有都察院里的各道御史可以风闻言事,朝廷里其他人,3品以下的官儿,不是掌印或是特旨,不仅没有任何上奏折的资格,连给皇上送礼的资格都没有。


  “臣,巡察南城御史孙德胜,万死奏陈,今有悦来客栈凶杀一案,经臣严密查访,现已大概查出,凶案情节。。。。”


  “老爷!!武卫军来人了!”衙役一溜小跑进来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