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孙德胜不敢说话,只盯着地板看。荣中堂转了转手里的翡翠扳指,思索了一会儿,问:“你别张慌,不是什么大事,前儿我在大内,听见御前大臣伯王爷说到你祖父了,又听说南城出了这么档子事,恩科在即,你那个案子到底怎么样了,跟我交个实底儿,别犹豫,刑部的事我知道了,铁尚书才进了军机,又是气盛之人,别在意。”


  这淡淡几句话,把孙德胜说蒙了。


  御前大臣伯王爷,他知道,就是当年蒙古亲王僧格林沁的儿子,自继承王爵以来,一直都做御前大臣,已然快20年了,怎么突然忽剌巴想起自己的祖父来了??再说,自己今天早晨才去了刑部,这位足不出户的首辅大人,怎么会这么快知道?话里话外,还透着对铁中堂的瞧不上??


  哎,这怎么说呢,真是武大郎吃砒霜,吃也是死,不吃,也是死!!
  十九


  孙德胜并不明白荣中堂的意思,就小心翼翼,斟酌着把案情疑点挑重要的说了。
  荣中堂坐在那里,仿佛在听什么军国大政,静静的不言声,不时拿出一把象牙小梳子,梳梳自己并不茂密的灰黑色的胡须。


  半晌,孙德胜说完了,双手捧起茶轻轻润了润嗓子,见荣中堂一身宁绸的袍子,外套暗织福寿纹外褂,背着手沉吟着“嗯。。。。听说你有三个儿子??”


  “额????”孙德胜一怔,怎么又说到家里了?他不敢乱想,赶忙回到“是!有三个小犬。”


  荣中堂有些失意的笑笑:“还是你有福气,我家里,就2个格格,哎,怕是没有儿子命喽!”


  “这。。。。总归中堂大人吉人自有天相,日后必定儿孙满堂。”


  荣中堂眯着细长的丹凤眼,有些小小得意“你是知道这些事的,世上的万事都有前缘,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你这两天看见朝廷邸报了没有??”


  “属下忙着查案子,没来得及。。”


  “哦,邸报要看。”荣中堂沉了脸“你不知道,大学士、户部尚书阎阁老被革职遣返回乡了。”


  孙德胜立即转着脑子使劲儿琢磨这位首辅大人的话里有话,可他才是个六品官,就在南城一亩三分地儿待着,又不太懂世故人情,这纷扰复杂的事儿,他哪里琢磨得出来??


  见孙德胜一脸忠厚相,荣中堂轻叹一声,忍不住说:“老弟,做事固然重要,但首先要做人,做人都做不好,怎么能把事情做好??做事光凭着一腔热血,满怀忠义,是不成的。”


  荣中堂转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循循善诱道:“你知道阎阁老这人善于理财,又清廉自首,怎么一下子罢官了吗?”


  “属下。。。。不知。”


  “上个月底,老佛爷在西苑仪鸾殿召见他,说起万寿大典,沿新修的颐和园到西直门到西华门,内务府大肆设置了经棚、戏台、戏楼、佛坛,连同各种点景工程,内务府跟户部要500万两银子。阎阁老是个实诚人,为大清理财多年,深知其中的利弊,当着两宫的面儿,斥责内务府靡费钱粮,并请老佛爷下旨,停了万寿庆典,把银子节省下来,都投入到国计民生和北洋水师去。”


  “这、这才是正办啊!”孙德胜深以为然。


  “谁说不是呢??”荣中堂点点头,“可是老佛爷发火说了:谁让我一天不痛快,我叫他一辈子甭想痛快!!”


  孙德胜听了,如同五雷轰顶,苶呆呆傻了!!


  “你是年轻人,又是正牌子进士出身,虽说是个武进士,毕竟是正途,前途远大,我都快六十了,老了,还能看得见你们这一代人把大清国撑起来。你又算是文武双全,不为家人,不为自己,也得为朝廷想一想,这么一意孤行的闹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我看,还是把案卷送上去。就别过问了。”


  到底说出来了!!孙德胜嘴里发苦,心脏嗵嗵直跳得恨不能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这位首辅大人,到底是运筹帷幄、城府深厚,一席看似不着边的话,把孙德胜的身家性命和前途直接绕了进来,偏巧,孙德胜又不善言辞,又气又急的说不出话。


  “喝茶,你别急嘛,我知道你心里气愤难耐,说不定,还要去敲什么登闻鼓。可是,你不想想家人,前途,也得想想别人不是??”


  “别人?”孙德胜一腔子鲜血就要喷出来——明摆着一桩冤案,怎么还得想别人!这别人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