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孙德胜脑袋上,冷汗珠子滴下来。


  “另外,你是七爷挑的,皇上心里有数,老佛爷的脾气,方才我跟你说了,你自己琢磨琢磨,万一闹出事,别说我们军机上的几个,就是皇上,心里也不安,为了七爷,他也不想怎么对你,可老佛爷那头呢??阎阁老为朝廷操劳40多年,说罢也就罢了,你呢?一个小小的巡城御史,真的出了事,皇上不忍心下手,老佛爷必定不依不饶,你自己说说,两宫为了这点事。。。。。闹出不和气,朝廷怎么处置??”


  孙德胜猛然站起身,大口喘着粗气,看看比自己矮一头的荣中堂仿佛面对家人似得平和宁静,谆谆教导,心里一凉一热,跪在地下大喊“冤枉啊!!!”


  这一声冤枉,倒把中堂喊傻了,自打回京入了中枢,他什么人没见过,都是一脸谄媚逢迎的各色笑脸,除了铁中堂那几人,朝廷里,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么失礼过。


  刚才一席话,算是荣中堂的心理话,只是,尚有一层意思,他不能、也不便对着这个六品小官说出口——明摆着,自己以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兵部、吏部,又兼管武卫军的名义,才刚进了军机处,被授为领班军机大臣,这才不到一年,就闹出了这么个大案子,还是在恩科大典、万寿大典前夕,不管是外省还是朝廷里,看不惯自己的政敌也多如牛毛,这些人当然会抓住此案,大做文章,自己这张老脸,也得丢到九霄云外去。
  所以,他只能点到而止。


  更有一番不能明说的心思,藏在荣中堂心底最深处——他是老佛爷的嫡系,这是满朝皆知的,自打入主中枢,他发现这位亲政不久的皇帝,跟他并不怎么合得来。这可不行!皇上和老佛爷的争执内幕,他通过李总管,知道得一清二楚,作为大臣,当然要跟实权者走。
  可是,老佛爷今年多大年纪?皇上才多大?!万一老佛爷。。。。。到时候还不是皇上说了算。自己这个名声在外的“后党”,真的到那会儿,连哭都找不到庙门喽!


  所以,孙德胜这种七爷看好的小人物,也正好是自己下工夫拉拢的对象,谁知道万一哪天皇上想起这个亲爹亲自挑中的人才呢??


  不过,他也确实喜欢这个忠义的青年。


  “你、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冤枉,跟我说,快起来、快着,让别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嘛。”荣中堂亲手扶起孙德胜。


  孙德胜热泪盈眶,荣中堂这番话,像一个巨大的磨盘,压在了他心里,他这才真心体会了:大清国的官儿,真不好当!


  “下官失礼了!请中堂恕罪。下官职位卑微,并不是为了闹事、显摆自己本事,是此案大有玄机,为冤死的人喊冤呐,盼望中堂大人明镜高悬,不为卑职,就算为死去的冤魂讨个公道吧!”



  荣中堂沉吟着,觉着这人确实有点不识相,不就死了俩人嘛,大清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死个千八百人,只要在奏折里轻轻写上一笔认罪的话头儿,上头就开恩不问了。


  孙德胜稳稳心神“中堂大人,我不是孟浪之人,此案的玄机,就在于死者和凶犯。。。。。。”


  “别说了,德胜啊,我方才说的你没听进去。这样吧,这案子你就交给刑部罢了,等万寿庆典过了,我亲自过问,怎么样??”


  孙德胜疑惑的望望气定神闲的荣中堂:“这。。。。中堂大人一言九鼎,当真?”


  中堂呵呵笑了“当真,当真,我不仅要亲自过问,还要提拔提拔你呢!说,你想在部里还是去军中呐??”


  “下官、下官才疏学浅,还是想留在都察院。以。。。。”


  荣中堂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坐下,你的心思我知道,这事你也别管了,我放在心里,以后有工夫,常来我府上坐坐,我顶喜欢你这种有志气的年轻人。来,酒宴备好了,入座吧,今儿准备准备,明天把案卷送到刑部去吧。”


  孙德胜受宠若惊的被中堂大人拉着,坐了紫檀镶大理石的圆桌外,张小哥喊了一嗓子上菜,各种水陆珍奇山珍海味,满满摆了一桌,全是辽东的野味儿和江南的海鲜。


  连那盘碗,都是一色的雍正粉彩官窑,端的是美食美器,富丽辉煌。


  孙德胜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低头味同嚼蜡的吃着、喝着,过了一个多钟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吃喝了些什么,这才起身准备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