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荣中堂显然对自己一番话语说服了犟驴一样的孙德胜很满意,知道自己没白费工夫,想了想,从腰里解下一柄一尺多长的顺刀,蓝色鲨鱼皮镶金边的外鞘,镶嵌了十多颗宝石珍珠,把柄是紫铜刻花嵌金丝的,拔出来碧蓝碧蓝冷飕飕的刀锋,十分锋利。


  “你别推辞,宝剑赠英雄嘛,这是伯王爷送我的,也是僧王爷家传的物件,你是僧王爷属下的功勋之后,当有此刀,来,挂上!小张,给德胜挂上!”


  张小哥赶紧过来,半推半强迫的,把顺刀给孙德胜挂在腰间,孙德胜半跪谢了,这才离开了荣府。


  浑浑噩噩的回了家,孙德胜像是得了一场大病似得,浑身一点力气没有,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找了一瓶烧刀子喝下去,才总算平息了自己胸中燃烧的火焰。


  他知道,自己算是败了,南城老百姓口口相传的这位“孙青天”算是彻彻底底的败了,他死也不明白,就为了一个人的万寿无疆,难道连老百姓显见的冤案都得等好几年!!


  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孙德胜,在自己屋里半哭半笑着,折腾了一夜,可把老太太和媳妇儿吓坏了,可俩人还不敢问。


  第二天,头疼欲裂的孙德胜刚起来,用凉水洗了洗脸,又擦擦身,外头匆匆进来几人,头前的是脚步踉跄,一脸清灰面无人色的文老爷。


  “老哥,你、你这是怎么了??通州的事办完了?张成栋和周佳的家人呢??是不是要遣送回乡?你说话啊!”


  文老爷像突然大白天见了鬼似得,嗓子里使劲挤出了哭声,即惊怖又恐惧,把身边扶着他的衙役和孙德胜家人吓了一跳!


  “死了!!全死了!!张成栋老婆和大儿子,被周家的人围着又骂又打,一见我送去的棺材,叫起了撞天屈!陪我去的刑部司官,说张成栋是凶手,她一口气没上来,一头碰死在棺材上!!他大儿子气愤不过,要写状纸为父亲喊冤,被刑部司官重责了40大板,当场打死了!!”


  咣啷!!一声巨响,石墩子上洗漱的铜盆,被孙德胜一脚踢飞,散落的水珠子,溅了自己全身,在他眼里,那不是水,是血淋淋的真相。。。。。。。

  



  顺刀,是清代皇室男性成员和满蒙八旗贵胄、王公亲贵随身佩戴的特别兵器,形制如短剑。

  一般一尺多长,用来作文具刀或护身短刀,据清宫档案《穿戴档》和《内务府陈设档》记载,皇帝腰带上都会佩戴顺刀,而且,大内各重要宫殿和皇帝的起居室内,在宝座边上,都会陈设一把顺刀,以防止出现意外。八旗军中,顺刀也作为健锐营和亲军营的制式装备,是清代一种特有的短型兵器.
  二十


  这案子确实不能再审下去了,这不,还没结案呢,又搭上两条人命!!刑部尚书铁大人还算“不错”,小小惩治了打死张成栋儿子的司官,又从刑部公费里拿出500两银子,代为赔偿给周家,周家得了银子,又知道凶手张成栋已死,加上刑部严令——恩科会试在即,此案已结,令河南省衙役,把周家、张家的棺材一律遣返回原籍安葬,不得入京增添什么晦气,因此,周家也不在追究了。


  只是,周家拉了一个棺材,而张家,是三个。幸而张家还来了本家的两个近亲,只得洒泪护送着三具棺材,回乡不提。


  总算是一片云雾散了,孙德胜怏怏不乐得把案卷和一些物证整理好,上交了刑部衙门。文老爷,也算是在九门提督那大人有一个交代。


  不到三天,刑部全然不是平时拖拉推诿的审案方式,以最紧急的结案文书呈奏御前,又发了朝廷邸报,算是糊里糊涂,结了案。


  孙德胜在衙门里,瞪眼看着眼前这份邸报————据刑部奏:近来京师南城悦来客栈一案,经南城巡察御史、兵马司指挥联合勘察,报都察院、刑部复核,现已查明:举人张成栋与贡生周佳,酒醉中言语不和,互相斗殴,张成栋失手杀死周佳,后落荒而逃,于左安门外护城河内,失足落水而死。事实俱在,物证齐全,现判张成栋,按《大清律例》之斗杀律,失手杀人致人死命,以斩监侯入罪,秋后处决。唯张成栋逃亡时失足落水已死,已受天诛,不予追究,惟案犯张成栋之妻、子来京后,肆意嚣张、扰乱官法,其妻糊涂无知,撞死棺前,其子因伤痛过度,暴病而亡。臣等,念王法无私,而圣上有好生之德,不予追究,以臣部中公费银500两,代为赔偿周佳之家属,令二人家属将棺木妥善护送回乡入葬。特此奏闻皇上,伏请圣裁。

  皇上朱批——知道了。钦此。


  据礼部奏,恩科会试,五日后,照常举行,奉上谕:会试副主考,著添派南书房行走、吏部掌印郎中、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郎中潘世兴去。钦此。

  。。。。。。。。。


  “狗屁!!”孙德胜愤怒的把邸报狠狠揉成团,扔进化纸缸内。孙德胜虽然气愤,可到底荣中堂给他留了话,他也多了个心眼儿,把所有案卷偷偷连夜誊写了一份,物证也挑了些最重要的,秘藏在床底下,等到凶犯落网,被害者昭雪那天,还能用得上。


  但,这个机会很可能没有了。


  虽说孙德胜、文老爷并没有受到上司的惩罚,也算他转弯转的快,一床锦被子遮盖过去,补上了诸位大人的脸面。可毕竟伤了几位大人,尤其是军机大臣、刑部尚书铁大人的面子,恩科会试后,本来都察院轮值南城,该派的人却没来,孙德胜还是六品御史,文老爷更别说了,俩人又扎扎实实在一块堆儿坐了1年多同事,好似被人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