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连文老爷也是一天两回的往孙德胜家里跑:“兄弟!!我的兄弟,不,是孙大人!您老人家可是平步青云,天恩祖德深远,升喽!您可别忘了,您这位傻哥哥,还在南城一锅小米粥没熟——熬着呢!哪天见了上面的大人们,也提拔提拔你这位不成器的老哥哥!”


  搅得孙德胜满脑门子官司。


  说起来,也是野猪拱门,这福气,想躲都躲不开。


  孙德胜本来以四品京堂,遇缺先补,可他实在厌烦透了京城里的这些杂八事儿,想寻个清净。在家候补了2个月不到,正赶上荣中堂去天津检阅武卫各军,孙德胜忐忑不安的去了,荣中堂一高兴:“得了!你也别改武职了,文职就挺好,你小子懂事儿,我放你个肥缺吧!”


  就这么着,军机处在吏部保举名单上,列上了孙德胜的名字,光绪爷看了,跟荣中堂说——这个孙某人,在京城也恪尽职守这么些年,很是清苦,又是七王爷当年看上的,朕得给他调剂调剂。


  于是,下了圣命——孙德胜以正四品衔,外放直隶粮储道兼武卫军粮饷处总办!!


  好家伙!!这恩命一下来,孙德胜家里仿佛挤破了似得,成天价涌进来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穷京官儿和内务府的笔帖式,闹着要跟孙德胜当随从,连文老爷都准备活动九门提督府,跟孙德胜去外放。


  为啥?!文老爷说了:“我老弟,这是钻了金山里头去啦!!”


  确实如此,这直隶粮储道,本身就是肥的流油的差事,每年专管直隶省的粮秣粮食运输,大清每年都要从江南,运输400多万石粮食到京城,分散卖给、发给京城的百姓民众、京营八旗和王公亲贵食用。这里面的油水,多是粮储道检查漕运粮船、在江南一带收了货物,偷偷放在粮船上运送进京买卖,单这个职务,就算不贪不卡不拿不要,顶清廉的官儿,一年也得有5万多银子的进项。




  而武卫军粮饷处总办,那更是不得了!


  武卫军五军,完全是仿照德国洋人的军队练出来的新军部队,每支兵马,一年光粮饷,就得100多万银子,加上几十万石粮食补给,那银子,更海了去了,这粮饷处,就是专门为武卫军提供粮饷管理支出的总衙门。有懂行的人说——这里头的官儿,放屁都能油了裤裆!

  在这里当差的老爷们,每年过手600多万银子,就算再清廉,一年也得有个7、8万两银子的出息!!


  而京城里,连户部尚书这位朝廷管钱粮的首脑大人,每年的俸禄、养廉银子加陋规补贴,也不过3万多两,可见孙德胜钻进一座多大的金山。


  为了避免请托儿走后门的那些龌龊官儿,三天之后,孙德胜就单独一人,出了京城,去了天津驻地。


  话分两头,孙德胜虽然当了肥差事,可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荣中堂答应他管案子的事儿。


  那就由不得他喽!


  说起来,倒也不是荣中堂食言,说话不算数,而是老佛爷60万寿还没到正日子,小日本子就打上了门,两国打了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最后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李中堂去日本被逼着签订了《马关条约》。
  荣中堂还顾及着武卫军,又得在军机处调兵遣将,所以这点案子自然无从提起。


  等过了甲午年,还没等孙德胜提案子,万岁爷又闹着变法维新,老佛爷棋高一着,先命荣中堂以大学士的身份,出了军机处,顶了李中堂的位子,做了直隶总督北洋大臣,还兼管着武卫军差事。


  荣中堂来了天津,更是对孙德胜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却毫无索取大加赞赏。经常让他陪着说话,可孙德胜一提到案子,就被荣中堂拿话岔开——再等等吧,朝廷多事,何必多此一举呢??等过两年平静了再说。


  这一等,又遇上了戊戌变法和老佛爷软禁了万岁爷,再次垂帘听政,一道旨意,荣中堂又回了京都,重新领政,自然见不大着了。


  这几年在任上,等的孙德胜是百爪挠心,可差事,他一点儿没落下,不仅没落下,由于他执掌粮饷处严明认真,跟各军的统领大人,都熟悉起来。


  前后左右中的武卫军统领大人和将军们,都知道,天津这儿的总办,是个刚直忠义的汉子,不仅领钱粮再也不要贿赂银子和大把的银票,像文官似得看不起武将们,反而对各军的兄弟是多有照顾、多有通融之处,大凡发给军中的粮食,全是江南的新米和北方的新面,银子也不再是成色低的杂银,都让孙德胜一遍遍跑京城,换成了崭新的大银元。


  这孙德胜呢,虽然正直刚方,可对将军们一点架子没有,也没酸不拉几的书生气,倒是时不常去各军玩玩枪械,看看训练队形,赶上饭点儿,就跟统领将军们一起喝酒吃肉,也没什么忌讳。

  他自己没感觉,武卫军这些上到将军统领,下到连队军官,可都拿他不当外人,在营地里一提起粮饷处的孙老爷,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着实大名鼎鼎哦!


  这不,到了八国联军进北京的前一年,驻扎在小战的袁大人,还要跟孙德胜拜把兄弟,底下的几位大将也跟着起哄,弄得孙德胜没头没脑的,幸亏山东闹了义和拳,朝廷命袁大人去镇压,不然,这把兄弟还真拜成了。


  然而,那件案子,却遥遥无期的推迟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