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二十二


  河南的饥荒越发严重了,满街桶子都是逃难的人群,老的拉吧着小的,破衣烂衫衣不遮体,褴褛着头发,赤膊着身子,在垃圾堆里跟苍蝇、野狗一起争夺着残羹剩饭,可惜北平的饭馆子也不像原来那么兴盛了,每天的客根本不满座儿,这样,也少了很多救济灾民的下水。


  这天,天蒙蒙亮,孙德胜孙老太爷就起床了,院子里静悄悄的,他听到街门轻轻响了,就知道,肯定是三儿媳妇早早的出去买早点了。


  家里房子多得是,前面五间大厅,三间做了客厅,东西屋是打通的,一间书房,一间小客厅,左右厢房,是预备着亲戚来住的客房,南屋则是家里的厨子和看门的住所。孙德胜住在中间五间大房子的东边,中间算是他的起居室,西边是他孙子,小名小柱,大名孙恩斌的卧室,老太爷疼孙子嘛。


  新修的东厢房五间,是他三儿子和儿媳妇的住所,西厢房是给二儿媳妇和孙子孙女预备的,还有两间小屋,是给俩仆人预备的。


  因为家里开着买卖,最后一进大院子,除了厨房和杂物室,就做了库房,粮食、当铺的当头儿和绸缎布匹,堆得满坑满谷的,孙德胜有自己的想法——放在家里,怎么都放心。。


  儿媳妇出去这会儿,孙德胜起床了,先喝了几杯沏好的小叶儿茶,消了满肚子晚上睡眠的浊气,到了院子里,大铜盆内,儿媳妇早已预备下了温水和毛巾,孙德胜老了有些讲究,他厌烦仆人们的伺候,觉得儿媳妇伺候,更能体现出自己作为一家之主和老太爷的气派,因而,文氏媳妇儿,又多了一项任务。




  擦干净上半身,又洗了洗脸,孙德胜顶舒坦,在院子咳嗽两声,声如洪钟,这是提醒满院子的人,都该起床了。


  这些年,家里算是连闹钟都省了。不过,这声音对睡在西厢房的小孙子是没有效果的,才上了中学不久的孙子,不爱读学校里教的日语,连去学校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急的他妈他爸说他,也没用,就喜欢跟爷爷在院子里练武艺,一练就是多半天,能吃能睡,身子骨巴巴往上长,他爸妈还不好说什么,孙德胜倒是喜欢的紧,可老这么着,不叫事,三儿子是买卖人,又不懂学习,他就托人跟交往广泛的二儿子说了,要这位二大爷帮忙。


  三儿领着三儿媳妇进了大厅,跟老爷子请了安,端上来早点——老几样,甜、咸各半的煎油果子、炸得焦黄的焦圈、芝麻烧饼、枣面儿粥、豆腐脑儿和几种精致的小酱菜。


  “爸,您歇息的好?”还不倒40岁的三儿显得比实际年纪还年轻,留着大背头,穿了团花洋纱大褂,下头是府绸裤子和一双黑亮的大皮鞋,在这位老爸爸面前,他显得恭敬的有点过头,毕竟是老生儿子,小时候没吃过什么苦头,可跟自己总算很贴心。


  “好,坐下吃饭吧。”孙德胜由媳妇儿伺候着坐了正中的紫檀太师椅,
  “爸爸,您尝尝这个,今儿的油果子炸得好,就是枣面儿粥甜味不够。这鸡蛋是二哥上个月送来的。我想着,过几天从柜上拿点儿小米回来,早晨给您熬粥喝呢。”
  三儿媳妇长得很均匀,忙里忙外的一把好手,就是有些坐不住,不停给公公和丈夫夹菜,难为她自己还吃的挺香。


  “别那么费事,这年月,有吃的就不错,没瞧见外头那些难民,可怜见的,老三,回头你去铺子里看看,也赊点粥捂得。天灾呐,还有小日本子,这日子怎么过!对了,给小柱儿留鸡蛋了没??”


  “留了,他才多大,整天吃的跟您一样,外人知道了不挑眼?”三儿媳妇笑着给老太爷夹了一筷酱菜。


  “爸爸,柜上您放心,虽说这日子口儿,买卖都不好做,还讲究着,乡下的有钱人和日本人,不少也得吃、穿咱们粮食和绸缎,商会倒是吆喝了,要各家出点钱,趸点儿粮食救人。”


  一听日本人,孙德胜脸色拉了下来:你不会自己在铺子门口赊粥,跟商会什么关系?!那些难民有口粥喝,就活了性命,咱们积了多少阴德!还有,日后那些日本人进来买,别给他们好脸色!”


  三儿知道惹了爸爸生气,赶紧恭敬的说“是,您老说的是!!回去我就布置,可。。。。万一别人家没赊粥,咱们这么办了,难民不都跑到咱儿来了,这么着。。。。。”


  “你太死性!爸爸让你赊粥你就去赊粥嘛,家里又不缺吃喝的,听说四大恒和八大祥人家就动起来了,再者说,你一去,不就带动了别的铺子?去叫几个巡警来维持着秩序,不成就请二哥叫几个徒弟来,事情不就稳稳当当办下来了?谁还让你赊一年呢??过了五月节,这就差不多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爸爸?”


  听了儿媳妇这番精当的算计,孙德胜嗔怪得看了看儿子,还不如一个娘们儿。

  三儿被媳妇数落一遍,瞧父亲暖了脸色,知道说中了他的心里,讪讪笑了“就你主意多,你那个小杂货铺还不够你忙活的??”


  “别看铺子小,抓到碗里的都是肉,五月节我还想给爸爸多做几件衣服呢,眼瞅着天热了。。。。”


  孙德胜知道媳妇儿孝顺,还是笑道:“你小铺子那点钱,买盐不咸打醋不酸的,你自己留着当体己吧,留着给小柱娶媳妇,花在我身上也都浪费了。”


  “您这是说哪里话呢?我看舅舅快七十了还整天捯饬呢,上次他穿的纺绸大褂不错,想好了,五月节给您也做两件,甭说娶媳妇,小柱他才多大小?您还得硬硬朗朗的再活20年,小柱儿再给您生个重孙子,四世同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