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一家人正说着话,小柱起来了,洗漱完了,就奔着饭桌来了,先给爷爷问了安,大口的吃着,好似多少顿没吃饭,他爸直拿眼瞪他:吃饭也跟个莽撞汉子似得,你都快17了,不知道规矩??


  “你别掂兑他!我小时候就这么吃饭,大口大口的,你奶奶说,这才是爷们呢。像你一样,慢条斯理儿的,那是吃席,不是吃饭!来,孙子,吃这个,你妈给你留的鸡蛋。”


  三儿看老爷子又护上了,无奈笑笑,正起身要出门,外头仆人来回话:“三爷,二爷回来了!”


  话没说完,一条黑大汉,半截铁塔似得,摇摆着身躯就进了中门,边走边晃荡手里两个硕大的铮亮的铁球:爸,爸爸!!


  进了屋,三儿、他媳妇和孙子起身给老二问好。
  老二五十出头,长脸膛,跟孙老爷子年轻很像,大环眼,络腮胡子,穿了件玄色绸子的短褂子,腰里是虎头镀金一巴掌宽的腰带,目光如电,身高体壮,带着一股精气神!


  三儿比较怵头他二哥,因为两人差了快20岁,二哥又是江湖上的大把头,但毕竟兄弟天性,为了这,很少有人敢欺负他家铺子,也算二哥的威望压着。


  孙德胜坦然受礼,淡淡笑着:“一俩月不见人,今儿怎么这么早。坐下一起吃饭吧。”


  老二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爷子,别看老爷子老了,慈祥了,可一见老爷子,老二就像老鼠见了猫,倒不是老爷子在南城百姓里的那种威望,而是老二忠义,觉得儿子怕爹,是天经地义的事。


  “好,都好着呢!三儿,最近铺子没啥事吧?有人上门找事,跟他报二哥我的名号,我看谁敢刺毛!!”说着晃了晃大拳头,见老爷子看他,忙收了锋芒,把铁球也搁在一边。
  “大爷!!给我带了啥好吃的没有??上次我说的刀,你一直也没拿来!”小柱过来抱着二大爷嬉笑。
  老二顶喜欢这个侄子,虎头虎脑,比家里那几个孩子,更像孙家人。看侄子又高了,一把抱起来“嚯!!小子又长了不少!你喜欢的刀和棍子,我早就踅摸着了,不是小日本儿查的紧,早日子给你搬来!”


  “好好坐着,别乱你二大爷。”
  孙德胜吩咐。


  “爸爸,这不是想您了吗。我在外头整天瞎忙,听孩子他妈说了,您想我,过来看看,捎了点子东西,三儿,弟妹,你们去安排安排。”说着一指外头,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正往院子里头抬东西。


  “又带来的什么??家里什么都不缺,你在外头管好了你自己,别整天胡天乱闹就得了。”


  老二给爸爸敬烟,点着了,才说“没什么!都是从火车上提溜下来的,小鬼子抢了咱们多少东西!不要白不要!您放心,没多少,一车货卸下一点儿,就够吃了。还有。。。。。”老二看看三弟、弟妹在外头忙活,压低声音:“是大哥从陕西托人捎来的东西,让我给您带好呢!”


  孙德胜听了,忽的站起身,花白的胡子有些颤抖,摸索着火柴,要点烟,儿子怕老爹激动过度,赶紧过来给老爷子又点上。
  “老大、老大还好吗??”孙德胜颤巍巍问道,心里着急。


  “好着呢!!不知道升了什么官儿!听说要去重庆了,托的人带了烟卷、陕西的小米儿和土货,吓得我赶紧让徒弟藏了,放在粮食里了。您瞅瞅,这次我东西带的不少,有面粉、大米、面条、棒子面、大枣花生,还有不少酱菜土豆和腊肉鸡蛋。我听见信儿了,说明年,日本人要按人头卖粮食!!咱们都得吃杂合面!这帮兔崽子,把好粮食都运到日本去了!”


  啪!孙德胜一拍桌子站起身,火冒三丈,想想,又没有出气的地方,才忍了。


  老二又说:还有一封信和报纸,在粮食包里藏着,我惦记您,咱现在便利,赶紧弄了些粮食,多藏些,过几个月再藏些,够全家吃一二年的,再往后,我再想办法。


  “信呢??”孙德胜没听见老二后头的话,只惦记儿子,大儿子都50多了吧。


  老二亲自出去,提溜了一袋子小米进来,让小柱出去看刀棍了,解开口子扒拉扒拉,从里面掏出一封信和两张报纸。


  “这是打后方来的,您可别跟别人说,看完就烧了吧。”


  孙德胜颤巍巍接了,是大儿子的亲笔——写了问候老人和兄弟家人的话,又诉说了几年的生活,已经升了内政部的差事,去重庆了,让老人硬硬朗朗的,这仗,还得再打几年,可咱们必定胜利云云。


  孙德胜摘了老花镜,喝口茶定定神儿,问:老二,你大哥这走了多少年了??


  老二思索着:“从二十六年,到如今,也快5年了,记得是您刚过完70大寿跟机关走的。”


  “是啊,5年了!!”长久的沉默,让老人心潮澎湃,自己还能有几个五年??可恨的小鬼子,在北平也五年了!!


  “这是报纸,重庆和西安的都有。您瞅瞅。”


  孙德胜又戴了老花镜,静静读着,他平时根本不看北平的报纸,都是些日本人雇的遛狗子文人写的——什么大东亚圣战啦、德国盟军打了苏联啦、偷袭美国人的珍珠港大败美军啦、占领东南亚啦。


  这些信儿,没有一个让孙老太爷心里舒坦的,干脆,他就不看。


  可今天的报纸,确实不一样,大版面上,是大后方妇女救国联合会主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宋女士的答记者问:“


  我首先申明,我不是外交官,不会、也不惯于使用外交辞令。一切实话直说,倘有失礼,请诸位勿见怪,关于有风闻最高统帅部和部分官员与日本人议和一事,今天我要澄清,绝无此事。

  我仅代表我国最高领袖,我本人,我国的全体政府官员,全体将军、军官、士兵,以及全国国民,万众一心,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一定要把侵略者全部赶出中国国土!!

  现在、将来,都绝不和侵略者——日本强盗讲和。如果日本打不下去了,要求结束战争,则必须全部撤退他们的侵略军,将汪精卫、伪满洲国的皇帝、大小汉奸,一齐引渡给我们,以接受中华民族和国民政府之正义审判……

  我们已经奋战了五年,我们不怕再奋战五年、十年!!我们深刻的感受着全国国民,无论在占领区还是大后方的苦难,所以,我们一定会更加奋勇的战斗下去!


  有朋友问——万一重庆失守怎么办??我们还有西安,西安失守,我们还有青海、甘肃和新疆各省,我们还有西康和西藏!我正告日本侵略者:敝国政府和全体国民,永远不会屈服于暴虐的日本军阀。。。。。”




  这铿锵有力气壮山河的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和地区、一直回响在白山黑水和关内关外、江南水乡的广大土地上,激励着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