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妈,你看,醒了哎!”柱子今儿帮忙救了人,简直觉得兴奋极了。


  “柱子他妈,去,把老二送来的小米熬一锅粥,稠糊点,大家都喝点,再加几个鸡蛋,小米最养人了。”


  “这。。。。爸,我再放点红枣吧,养血补气的。”


  “去吧!”孙德胜挺喜欢儿媳的大方,比儿子强多了。


  “爸,老三吃了点饭,蔫头蔫脑的去铺子里了,说回来再捎点挂面回来,您别生他的气了。”文氏陪着小心。
  “嗯。知道了。”


  又喂了小伙子大半碗小米粥,他沉沉睡了。


  孙德胜这才回了正厅吃早饭,看看钟点,都快8点半了。


  柱子看爷爷沉闷不乐,说:爷爷,救了人您还不高兴??


  “救人??救得了一个,那些个呢??造孽啊!都是小日本子。。。。”


  “爷爷,长大了我参军去打小日本去!”柱子突然冒出一句。


  “等你长大了咱们还打不败日本人,那就坏喽!吃鸡蛋!我的好孙子,挺起腰杆来,别跟你爸爸似得。”




  半天后,小伙儿醒了,在吃了3个鸡蛋,3个面饼,一盘子甜油炸果子三碗小米粥后,这才说了身世。


  原来,他是河南省河南府人,因为洛阳是九朝古都,加上开封是省会,所以,自打前清那会,洛阳不叫洛阳府,直接加了大称呼,叫河南府。


  河南糟了大灾,他爸妈都饿死了,小妹妹才5岁,也死在逃荒的路上。。自己一路咬着牙要饭,才跟着一些逃难的乡亲们,来到北平,不料那天实在要不到饭,就饿昏在孙家大门口,被孙德胜救了。


  挺大的小伙子,嚎啕了整整半天,哭的孙家一家子都陪着掉了眼泪。文氏是最富有感情的北平媳妇儿,跟别的老娘们一样,听见街面儿上哪家有个惨事儿捂得,都得跟着抹半天眼泪,哭上一阵,像文人喝足了酒要写诗作文一样,算是抒发了胸臆和同情,这回,文氏抱着小伙子哇啊大哭,那声音,比小伙子还悲痛。


  “孩儿啊,你不嫌弃,就跟着我们家过吧,给我当儿子!我就是你亲妈!”


  得!还没怎么着,先给人家当了妈,孙德胜瞅着媳妇儿的善心,着实得意,心里默默问候着文老爷:“老哥哥,你这小侄儿女,比你强多了呵呵呵。”




  就这么着,孙家算是又多了一个孙子,又把他的大名莫战,改成孙恩祥,老三呢,到底也拗不过老爷子和媳妇儿,也就默认了。
  孙德胜指定,莫战跟孙子住一个屋,让小哥俩亲亲热热的熟悉熟悉,文氏又给莫战做了不少衣服,收拾打扮跟柱子一个样儿。


  这莫战比柱子大不到2岁,可看起来却是稳稳重重的,好像读了不少书,性格不仅稳重不少,孙德胜还发现,他的拳脚功夫,还很过得去!
  每天上午吃完饭,他就看着小兄弟俩在前院里比划,刀棍、举磨盘、打沙袋,莫战打得有模有样的,经过不几天,他那身腱子肉就完全看出来了,更奇怪的,这小子没事还爱跟孙德胜一起在书房待着,不是在一边有模有样的磨墨,就是翻看那些发黄的线装书,还能跟孙德胜说上书里的道理,不时得围着书桌转来转去的。


  这可把孙德胜喜欢坏了————没想到,自己晚年还能捡着这么一个可人儿的大孙子!不过,他那身功夫是哪儿来的呢??

  当然,柱子更喜欢这个同吃同睡的哥哥,整天跟在他屁股后头,学着练武,也罕见的拿起书读几声,反正全家人都喜欢莫战。


  过了五月节,这天,黑毛儿亲自来孙家送信儿,说那个老汉奸来了北平,住在六国饭店,准备过几天开展览会呢。


  孙德胜又让他去给李有德送了信儿,俩人约好了,一起去看看。


  柱子和莫战小哥俩听说了,要一起去瞧热闹,孙德胜不许:“都是大人们在哪儿,还有鬼子和汉奸,你们去做什么?!”


  后来禁不住小哥俩的软磨硬泡,终于答应了。




  二十七


  等到开展览会这天,孙德胜和内弟李有德,打扮的跟京城的土财主似得,这是故意让日本人和汉奸们麻痹,当然,俩人身上的地溜达啦的金戒指、玉扳指、大金表可是货真价实的。


  李有德,还带了鲨鱼皮镶金的老花镜,还有一个黑色的小笔记本和铅笔,可是呢,他这多半辈子,哪用过铅笔啊,连钢笔都没用过,只得先坐在洋车上,偷着练。
  孙德胜眼看着直笑“老弟,你真是赶着上轿成亲,现扎耳朵眼儿!!别弄了,让我小孙子弄吧,恩祥,你去替舅爷爷拿着!”


  莫战,就是孙恩祥,认了舅爷爷之后,李有德也非常喜欢这个小伙子,一表人才不说,稳重有礼,举止得体,真不像个叫花子出身。


  李有德、孙德胜坐着车,他小哥俩呢,骑了辆自行车,在后头呼呼呀呀的叫唤着,左右扭摆着,俩小孩又惊喜又新奇,这还是孙家二爷送给柱子的礼物。


  莫战下了车子,小跑着跟在李有德车侧面,一面跑一面接过来,随便写了几个字。李有德一瞧“吆嗬!小子写字写的不错嘛!你记着,一会儿进了那,就跟着舅爷爷,别乱说话,我让你写什么你就写什么。“


  天色金黄金黄的,远处,涌上了一层令人沉醉的火烧云,在金黄的夕阳下,熏染了整个北平。


  那位文化委员,住在北平最好的六国饭店,展览,自然要摆在这儿,原先呢,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和华北临时政府的鬼子汉奸们,本来想把展览开在南池子的宪兵司令部,可这会子,文化委员提出来,不好。虽说跟英美开了战,可俄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洋人们,在北平还不老少呢,应该把他们和记者都请来,就在六国饭店举行一次巨大规模的展览,好在全世界显示一下中日亲善的力度和规模。


  这种恶心人的主意,自然被司令官大将通过了。毕竟,里头有献给天皇陛下的礼物嘛,他要是搞好了,自己也就能简在帝心喽——虽然他本身就是天皇身边的宠臣之一。




  六国饭店五层高楼周围,早已是警卫森严,外头是皇协军、中间是北平警察厅、往里是日本驻北平宪兵司令部的宪兵,再往里是华北派遣军的警卫大队,都荷枪实弹,瞪大了眼,盯着来往的客人。


  洋人们自然不用盯,都是蓝眼珠子大鼻子。中国这边,都带了请柬,来了还得搜身,闹得华北临时政府的大员们,满脸不愿意,还是有人告了司令官大将,免了这一番侮辱。


  司令官大将很明白中国人在礼貌上的挑剔————即使你把他们踩在脚底下,也得称呼一声贵国。反正在他这个中国通眼里,中国有几种人,除了汉奸,就是混吃等死、愚昧、无知、懒散、自私、下贱一盘散沙的老百姓,只要让他们吃饱了,再给个纳税的地方,这些支那人,就是猪来统治他们,他们也会高呼万岁万万岁。


  他来北平好几年了,很有信心以太上皇的身份,把华北变成大日本帝国的“王道乐土”,虽然他也爱吃便宜坊的烤鸭子、喝天润居的玫瑰烧,可是,这是作为胜利者的应该享受,不是被老中国同化。他清楚的知道,蒙古人来了,被同化了,满洲人来了,一样被同化了。支那的文化,比任何飞机大炮都可怕。


  然而,他并不知道——帝国大大小小的武士们,在这座城市,也学会了欣赏京剧、爱吃各种美食、玩着流行的赌术和受贿。大笔的金银财宝被各级汉奸送到各级军官手里。他还做着改变老中国的美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