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二十八


  孙德胜紧皱眉头,他余光一撇,跟他异口同声叫出声的,是他新认的孙子——莫战!!
  莫战双目圆瞪,直挺挺望着老汉奸手里的物件,腮帮子鼓着,脸涨的通红,一只拳头,握得紧紧的,疑惑、不解、迷惘、愤怒交织在一起,快把他烧化了!


  柱子吓了一跳,赶紧抱着他的胳膊,晃了半天,才让莫战清醒了。莫战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摸摸头“爷爷,兄弟,我。。。。我走神了。。”


  孙德胜没来及的细想,满桌的人都瞪大了眼珠子,盯着老汉奸手里的物件,交头接耳,都没注意到他们一家的尴尬。





  老头手里,是一方砚台!!


  这方砚台,远远看着,仿佛端砚,在灯光照耀下,盈润如玉、质地细腻,长约二尺多,宽约一尺五寸多,形体硕大,不似近代之物,这还罢了,砚面上,阴刻着雕镂精细的九条翻云覆雨的螭龙,在密布着祥云缭绕中,翻滚着、舒展着身体,眼珠儿看不清,似星辰般闪闪亮亮的,像嵌了宝石,飞翔在广阔无垠的天际,砚台上,仿佛还篆刻着什么小字,隔得远,只是看不清。
  李有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好砚!好砚!细腻如脂,背后呢?!看不清,老哥哥,你看,砚背上有字,是浓金墨!!这、这可不单单是御用的!还不是前清的样式呢!”


  孙德胜在第一眼看到这方砚台,就不知为什么,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所以才叫了一声,他倒不是看重了这块古董砚台,而是在老迈的思想和沉沉的回忆中,觉得,这东西,肯定跟自己有着不解之缘。


  可乱哄哄的环境,实在让他头疼,连李有德的惊叹和老汉奸的说辞,也没听清。只听了一耳朵结尾。。


  “。。。。。。。。。。。。所以,这方砚台,是北宋宫廷的一方珍品,距今已经800多年了!!是老朽的祖传之物,现准备敬献给日本帝国天皇陛下,以表示外臣对陛下神武圣德的敬仰感恩,也敬祝我陛下,福寿万年、帝国国运无疆之颂!!老朽平生之愿,可谓完成,以后退隐山林、在大东亚共荣盛世里,悠悠岁月。。。”


  孙德胜脑筋直蹦!这老汉奸,真他娘说的出口!正要发火,远处一人早已忍不住:“放你妈的狗臭罗圈屁!!章密!你个卖国投敌弃祖灭宗不要脸的老汉奸!早晚下十八层地狱!章密,你这个老王八!早晚有人收拾你!”


  是琉璃厂聚珍斋的王掌柜,山东人,着实拍案把章密大骂了一顿,在场的鬼子汉奸哪儿能容忍,司令大将一摆手,一群宪兵过来就把他押走了。


  王掌柜边走边骂“老王八!跟着小鬼子后头舔屁股!你们全家下地狱!祖宗的宝贝啊,都拿去孝敬鬼子!老而不死是为贼!你就是贼!。。。。。。”


  这点小小的不快,很快就在一大群汉奸鬼子和洋人们对宝物的称赞中,平息了。


  主持人又开始卖弄学问,指挥上菜上酒,把老北平的美酒佳肴介绍了一个遍,可孙德胜和李有德,是一口没吃,俩孙子看了,只咽吐沫,不敢动手。


  “吃点,回家!”


  孙德胜压着怒火,等俩孙子吃的差不多,起身,扶着一样痛苦的李有德出了门。


  大街上空荡荡的,黑毛儿说,还有文化协会凑得一席京剧堂会,爱听戏的孙老爷子,也没心情,慢慢蹒跚的摁着文明棍走。


  李有德看了看莫战记得小本子,老泪纵横,喃喃自语“罪过,罪过!老哥哥,我心里不好受,我先回去了,改日再会吧。”


  孙德胜不说话,夺过李有德的小本子,狠狠抓着不松手“借我看几天。还有,咱们得想办法,把东西夺下来!”


  “夺?!!啊!老哥哥,你这是想什么呢!咱们?就凭咱两个老棺材瓤子?!”


  “不,”孙德胜咬着牙“还有中国人!老弟,我想到了一些事,这本子过几天再还你。柱子!你送舅爷爷回家!”


  看爷爷满脸严肃,柱子答应一声,叫了洋车,陪着唉声叹气的李有德走了。


  “恩祥,你跟我走走。”


  俩人也不叫车,孙德胜在前头走,已经变了稳稳的步子,莫战在侧面跟着。


  “你是哪里人来着??”


  孙德胜连称呼都没有,惊得凉了心。


  “我、我是河南洛阳人,爷爷,我们那边也叫河南府。”


  “你家有几个口人呐??是读书还是务农??”


  “四口,我爸妈,还有个妹子,都死了。。。家里是务农,原本祖上。。。也读过书。”


  “你家原本就姓莫还是后来改的??“孙德胜灰眉毛下头昏黄的眼珠,突然迸发出一道精光,直射到莫战的脸上。


  莫战还是那副老老实实的样子,低着头:“原本就姓莫。在洛阳府安平镇,一打听都知道。。。”


  “莫战???不是《一捧雪》里那个含冤受屈的莫怀谷的莫吧。”孙德胜收了眼神,若有所思,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