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第二天,北平的报纸上,大肆宣传开了,把个章密老汉奸说的跟国联亲善大使似得,吹得满天飞舞,恍然成了老中国的姜太公和诸葛亮啦!
  说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吹他沉稳睿智、志向高远的,吹他为中日亲善奋斗了数十年的——这是连他留学都算上了。
  南京政府那边,因为他是汪精卫的老师,更是把他吹的成了国师一级的人物,都认为,这种智囊的大师,几百年才出一个!
  还有的,换了调子,吹他是大东亚共荣的模范人物,应该出来为国家更好的服务,为大东亚新秩序服务,反正什么好词都往他身上用。


  而同一版,大骂老汉奸的聚珍斋王掌柜的,在当天,以破坏中日亲善、污蔑和平特使、扰乱奉献礼物的罪名,被砍了头!不仅不许收尸,脑袋还挂在前门楼子上,示众仨月!


  另外的报纸则转载了日本读卖新闻的报道——东京首相官邸,东条首相愉快的表示,早准备好了官邸服务人员,迎接这位老汉奸。


  老北平沉默着、沉默着。

  孙德胜可不沉默,回家之后,他在书房里,枯坐了半宿,绞尽脑汁,想劫了这批珍宝,尤其是那方砚台。
  全家不知究竟,都不安的睡了,就剩了莫战,偷偷观察着书房里的老爷子。


  孙老太爷很久没有这么耗心神了,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原本清清楚楚的脑子,年轻时什么大事小情大案小案顶点儿的纰漏都不会出,可这会儿,那些往事和办事的法子,怎么都在脑子排列组合不起来,记得他直想上火,可又没人在身边。


  李有德胆子太小,又年老体弱,二儿子倒是有把子力气,也有不少徒弟朋友,可毕竟他还有一家子人呢!
  别人呢??那些同僚朋友和徒弟,不是做了汉奸,就是去了后方,还有不少隐居在老北平,人家能舍得出一身来吗?!!


  他想好了,第二天去找小莲老板商量商量,毕竟,小莲老板在江湖上行走多年,黑白两道认识的人,绝不比自己少,而且,他自己开了戏班,整天东奔西跑的,不算引人注目,也好脱身。


  天色舒明,太阳懒洋洋的摇摆着身子,才缓缓出来。


  儿媳妇悄悄起来,正准备出去买早点,咣咣咣咣咣咣!!!一阵猛烈的砸门声,震动了整个宅院!


  孙德胜赶紧起身,因为没怎么睡,有点迷蒙着出了门,一旁,莫战出来扶着他走下台阶。


  三儿子和仆人也被惊醒了,纷纷出来。


  打开大门,外头三个人一见孙德胜,噗通跪在地下,为首的一个人举着一柄辉煌的宝剑大声哭喊道“孙爷爷!!我师父,莲老板。。。。他。。。。。他没了!!”


  二十九


  孙德胜摇晃了两下,心底一阵凉!!“怎么回事?!昨儿不是还去六国饭店唱了堂会?!!怎么。。。。”
  后面的莫战使劲儿扶着老爷子,才让他站稳了。


  三个小伙子跪在地下,放声嚎啕,为首的那位托着宝剑全身筛子似得抖动的厉害,后头两个也是死命的扣着砖缝儿,泪流不止。


  孙德胜知道必有内情,看看四外无人,赶紧令三儿和儿媳妇把三人扶起来,送进内客厅。。


  等端上茶来,喝了半杯,为首的徒弟恭恭敬敬的把宝剑放在桌上,才热泪直流,说了原委。


  昨晚,孙德胜、李有德走后,庆祝活动并没有结束,小莲老板被预约了戏码,当时的老北平,那些最有名望唱戏的大老板们,不是去了大后方,就是避敌去了香港国外,还有的隐居起来,不给日本人和鬼子唱的。


  自然,小莲老板这个出道不是很久的班子,就算是比较好的了。


  日本人,爱听京剧的自然不少,而那些华北政府的大汉奸和遗老遗少们,更是对京剧爱的死去活来,这还是打清末老佛爷那时传下来的习惯。


  小莲老板虽然谈不上什么名角儿,可总得吃饭呐。因此,留在北平,应了不少差事。捧得人不少,骂的人更多。


  昨晚,本来定的是《安天会》和《游龙戏凤》两出喜庆吉祥戏,也是为老汉奸章密接风洗尘,可是,小莲老板在看了章密的种种丑态之后,改了主意——跟提调说,自己亲自上台,改成了昆曲《汉宫秋》和《击鼓骂曹》!


  提调官也傻了:“莲老板!您这不是找事儿吗??这年月,咱可不能不顺着点儿,下头的小日本子听不懂,可懂戏的多了!再说,您要改戏,前头的《安天会》和《游龙戏凤》谁唱??”


  50出头的莲老板,还是那么明媚动人,清水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猛一看,跟30来岁的英俊青年似得,一听这话,冷冷笑了“您以为这就崴泥了??没什么,今儿这戏,我全应了!先来安天会和游龙戏凤,把汉宫秋和击鼓骂曹,放到后面的大轴子,到时候日本鬼子都走了,剩下的大爷老爷们,可都是冲我来了,您要是不应,我连前头一概不唱了!让日本人把我抓走得了!”


  提调官也是大戏迷,在新民会只不过是个小汉奸,一听这话,脸都吓白了,抓人??那华北临时政府这些老汉奸老爷们,还不得吃了他!日本人不好惹,中国老汉奸,那些戏迷,更不好惹!
  “可万一有人报告了呢??莲老板,这。。。。”
  “谁报告??吃了狗屎烂了心啦!我可说在前头,好几位老爷们,早就想听我后头改的戏,因为没怎么唱过,我从没漏过,要是你不痛快,我去找他们说,尊驾您可是有碍两国亲善!”


  得,这下子,把新民会的小汉奸吓住了,最后不得不请示了几位戏迷大汉奸,这些大汉奸一听,反正日本人也坐不住,自打几位京剧大老板退隐了,这些年连耳朵都生疏了,这次莲老板亲自上阵,那可得听!于是乎,痛痛快快答应下来,还说好了————唱好了,重重有赏!!




  果然,连《安天会》里的孙猴子被佛祖镇压在五行山下都没听完,司令大将就烦了,虽说他自称中国通,可对这些所谓的靡靡之音在汉奸和老百姓中的喜爱程度,感到十分匪夷所思,都被皇军占领了好几年的老北平,一说起来听戏,这些平日里蔫头耷拉脑的老中国人,顿时像扎了吗啡似得精神焕发的很,都眯着眼跟着锣鼓点摇头晃脑,起初,他还觉得中国人没心没肺的愚昧、下贱,可不久之后,他发现有些帝国军官也被不少汉奸们拉着听戏,谁知一听就迷上了,也跟着妆模作样的摇头晃脑!

  混蛋!真是帝国的败类,然而,这些大大小小的军官爱听戏的还不老少,下了命令禁止吧?北平又不是战地单位,大家伙儿都偷偷摸摸溜出去听,哎,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呗。
  司令官大将呢,觉得还是东京的艺妓好看,不到8点钟就离席了,司令官一走,带走了大批的日本军官,剩下了老汉奸、小汉奸和商人戏迷,可就乐喽!!


  临时政府的老爷传下话,直接把《游龙戏凤》免了,听莲老板从未漏过的昆曲《汉宫秋》和京戏《击鼓骂曹》。


  外行听热闹,外行听门道,这些新老汉奸们,却只爱戏,忘了别的。。。


  随着锣鼓点儿,平日里靡靡轻佻的音调,都仿佛通了人性,把英勇悲壮壮怀激烈的的戏剧,凝合成了一张音乐大网,静静罩住了在坐的人。


  眼花缭乱的一招一式把昆曲里声调悠扬声声沁入人心,热闹的空气陡然让词句更加卓尔不群——
  。。。。说什么你管燮理阴阳,掌握朝纲,治国安邦,展土开疆;假若俺高皇,差你个梅香,背井离乡,卧雪眠霜,若是他不恋恁春风画堂,我便官封你一字王!

  莲老板故意放满了喉舌,将一字一句交代的清清楚楚,如春冰乍破,玉盘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