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草木已添黄、兔早迎霜,伤心辞汉主,携手上河梁!一步步、一回头,走过宫墙。绕转回廊,看月色昏黄,下绿纱窗,恁不得高烧银烛照红妆!”


  一字一顿,像一只只微小的飞虫从他嘴里飞出,又展展翅膀,飞了回去。


  莲老板轻移莲步,做式袅袅转身,陡然发了高音“说什么大王不当恋王嫱??呜。。。。!怎禁他临去他乡也回头望!哪堪这漫天风雪旌节影悠扬,动关山鼓角声悲壮!!”


  下面忽然有人开始鼓掌,混混沌沌 暴风骤雨,渐渐得竟有些疯狂得意思,被《汉宫秋》中,国仇家恨的王昭君被迫远嫁匈奴的往事和那些痛斥当道大佬的词曲,很容易令人想到现在的小日本子侵华的动作。


  不少阔太太和商人,听得眼圈直红,只是那些没心没肺的高级大佬,还随着拍子敲打着手,很内行的样子。
  他们,为了听戏,当然连脸皮都不要了。


  可是,轰然鼓掌声中,坐在首位的章密,冷冷盯着台上的莲老板,嘴唇抽动了几下,没做声。


  后头,是一出老生名戏《击鼓骂曹》


  正当大家伙儿谈论着莲老板《汉宫秋》里的汉元帝演的实在好。


  曲调开始了,只见莲老板又换了祢衡的行头,醉歪歪出来,唱了起来,起初,大家都没听出什么,可到了后头,只见醉蒙蒙的祢衡突然指定了台下的章密,张嘴唱了出来,把台上的曹操,也吓呆了!!


  ——————
  。。。。。。。
  献帝皇爷坐九朝。
  后来出了奸曹操,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有心替主把贼扫,
  手中缺少杀人刀!!
  。。。。。。。。。
  下席坐了奸曹操,
  上席文武众群僚。
  狗奸贼传令如山倒,
  舍死忘生在今朝。
  元旦节与贼个不详兆,
  假装疯迷耍耍奸曹操。
  我把青衣来脱掉,
  。。。。。。。。。。。
  奸贼把话错来讲,
  无水怎把蛟龙藏?
  卖祖忘宗偷献宝!
  衣冠畜类坐当朝!
  鼓打一通天地响,
  鼓打二通振朝纲。
  鼓打三通扫奸党,
  鼓打四通国泰康。
  鼓发一阵连声响,
  老奸贼! 管教你。。。。。死无下场!!







  “啊?!怎么改词儿了?!”底下众人纷纷议论,不知所以然。有些首席的听出话中有话的,再看老汉奸章密,白润的容长脸,气的三尸神暴跳,满头热汗二目狰狞,知道坏了!胆小的,赶紧纷纷退席,而远处不知道的,还以为莲老板临场发挥呢,轰然叫起了好!!


  辉煌的灯光锣鼓下,莲老板好似真成了祢衡!单手指定了台下的章密,脸也不转,那念白说的又急又快又狠又辣,字字句句如刀似剑般穿透他的胸膛。


  “ 哈哈!!满朝中你们这些狗豺狼们都结成党,普天下赤子苍生在水火之中。老奸贼你午夜要清思能无愧么!你死后何颜见先帝如何去见祖宗!呸!!我今朝要口龙泉把奸贼斩,骂奸贼哪怕我是身遭万刃鼎镬油烹,俺铁铮铮含笑赴泉台,博一个名标青史、虽死犹生万古流芳!!”

  最后这几句,变了京韵大鼓的词儿,要说,琴师是位高手,那二胡拉的风雨不透,连这现编的词儿也托上去了!!


  满座顿时肃然寂静。。。。。气恼的、尴尬的、羞愧的、难堪的形形色色不一而同,连台下最老的那位足有80多岁的前清遗老汉奸,都白胡子撅撅着,脸色惨白跟死了一样。。。


  啪!!章密气的五官挪移两眼惊怖,腮帮子上的肉鸡啄米似的剧烈抖动着,再也没了方才的风采,一拍桌子,跟周围的保镖怒吼着:“妈的!!你们都是死人啊!!没看见这下贱戏子骂我呢?!给我往死里打!”


  就这么着,虽然日本人没听出什么,可章密这个深通戏文的老汉奸,指挥打手,把莲老板活活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