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戏班子也被汉奸们查封,莲老板临死,把东城小院的东西分给大家,让大家自寻活路去,只把这件40年前就要送给孙德胜的宝剑,托付给了三个最喜爱的徒弟,让他们送来孙家。。


  孙德胜听了,沉默很久,突然站起来,捂着胸口哇的声吐出口鲜血!!


  “呃。。。。。。快,快去。。。。。去保德斋给你舅舅送个信儿,我。。。我要给莲老板,出大丧!!”


  众人看孙老爷子如此,都吓得忙乱,要给他找大夫去,可孙德胜使劲擦擦嘴,沉重的闭了眼:“快去!!我不要紧,这是急痛攻心。。。。恩祥,去给我端碗酒来。。。快去。。。。”


  刹那间,孙老爷子仿佛老了十岁,抚摸着这柄镶金嵌宝的利剑,仰天长叹、泪如雨下。。。。


  尽管日本人和汉奸们使劲封锁消息,可莲老板登台大骂汉奸被打致死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来莲老板家里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认识的,不认识的,四九城凡是听过他的戏的,不少胆小的,趁着天黑,也偷偷摸摸送来了挽联。。。。。。


  出殡那天,孙德胜、李有德请了当年给吴大帅办过丧礼的大盛杠房来操办,用的是前清一品大员的大丧礼节,大盛杠房64名穿校尉服色、戴金顶凉帽强壮的杠夫,站在莲老板那口描金的杉木大棺材周围,棺材上头罩着大红金线寸蟒缎的棺材罩。他没有后代,由莫战代替大孝子,打灵幡儿,柱子代二孝子摔盆哭丧,莲老板的几个嫡系弟子代行家人礼跪叩宾客,孙德胜托着那柄宝剑由李有德扶着,一步一泪,孙家老二叫来不少徒弟帮忙,后头也跟着莲老板的不少徒弟们和戏迷。

  “梆!”只见门口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全副六品官服凉帽,手拿一对枣红色铁力木的响尺敲了一声,院子里外顿时鼓乐齐鸣,和尚、老道和喇嘛各类诵经和礼乐霎时达到了高潮,足足有十几分钟不停歇。


  “梆梆梆梆。。。。”又几声梆子声响,杠夫们像得了信号,棺材上肩膀。这位手执响尺的耄耋老人,就是四九城闻名遐迩,当年给老佛爷和光绪爷出殡敲过响尺,一路扈从到东陵、西陵安葬的响尺刘,身上也有6品官衔,是孙老爷子亲自从通州请回来的大拿。

  “起!孝子们外头伺候着!”另一位胖大魁梧的老人,红光满面,声音洪亮,也是七品服色,丝毫不乱指挥着里里外外忙活的众人分开两侧排列,钟鼓云锣换了乐声,外头吹起了“呜、呜”响亮的号声。这位吴大爷就是原先内务府掌仪司的司员,对满汉大丧礼仪程序门清儿,民国后,专门为遗老和八旗贵胄、大宅门富豪们当差事,已然退养在家多年,抹不过孙老爷子的面子,也被请了过来。


  莫战举着灵幡在外接引,柱子全身素缟,倒退着出门,在大门口跪候。

  “本家大爷举幡引路!本家二爷请盆子!!”

  随着一声高喊,莫战赶忙跪下,跟柱子扶着灵幡招了招,后头一人在地下摆了块包了黄纸的大青砖,递过一个钻了眼儿的瓦盆子。


  哗!一声脆响,柱子举着瓦盆狠狠砸在大青砖上,摔了个粉碎,司仪吴大爷高喊:“举哀!”

  响尺刘又是一阵缓缓的响尺梆子声,顿时,在场的老少爷们和莲老板的徒弟嚎啕大哭,杠夫们抬着描金杉木大棺材,四平八稳的出了胡同,直奔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