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几件兵器,别说碰,平时连看,孙德胜都不让他们看,是他最心爱的东西,尤其是那把精巧玲珑的顺刀和前几天莲老板托徒弟送来的宝剑,孙德胜连睡觉都放在身边。




  莫战拿了文老爷的方头腰刀,一按绷簧,唰的抽出来,挥舞了两下,觉得不顺手,柱子倒是一点不客气,去拿了那柄一直喜爱的顺刀,轻轻拔出,一道雪亮的白光顿时迸发出来,显然是件宝贝。


  孙老爷子笑笑,不言声的拔出莲老板送的那把宝剑,满屋里幽蓝蓝剑影晃动,孙德胜执剑在手,先来了招仙人指路,接着连发数招,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光影闪烁,孙老爷子像年轻了40岁,又回到了当年。


  这番舞剑,把俩孙子直接看傻了。




  只见孙老爷子的剑越来越快,剑影离书桌越来越近。




  嗖!一道剑影直逼孙德胜买的那块假砚台,柱子以为是爷爷想试试剑锋锐利,鼓起了掌。


  可不想,就在剑锋要直劈在砚台的刹那,当!!一柄刀却牢牢架住了宝剑!




  啊!柱子惊恐的低低喊了出来。。。。。。。



  三十一




  书房里的景象非常诡异!




  舞剑大半天的孙老爷子,面不改色气不长出,四尺多长的宝剑被莫战手里的腰刀架住了,莫名其妙的柱子战抖着盯着眼前的一老一小,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朱红的蜡烛扑簌簌落着泪,灯光闪烁不明,书房里陷入了死寂。。




  当啷!!涨的满脸通红的莫战丢了文老爷传下来的那把腰刀,噗通一声跪在地下,挺着脖子欲言又止,看起来憋得难受。
  孙老爷子的宝剑锋芒,顺着他跪下的臂膀,慢慢搭在他的脖颈子上。


  柱子纵身跳到莫战身边一起跪了,有些惊慌的小声:莫战,你这是疯了!爷爷,您别生他的气,我看莫战。。。。




  “呵呵呵呵呵呵”孙老爷子长笑一阵,一抖手收回宝剑,看都没看插回剑鞘。




  “我的小柱子,莫战他没疯!只不过带了一方咱们看不透的面具而已,是吗??莫战!或者说,你根本不姓莫!站起来讲,小子,今晚把你肚子里的话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说清楚,不然。。。。。”


  孙德胜变得冰冷冷的,摸了摸胡子,坐在正坐上,两眼紧紧盯着低头不语的莫战。






  跪在地下的柱子使劲儿用肩膀碰了碰莫战,眼神也变得陌生“你,到底是什么人!跑到我家来为的什么?!枉我拿你当亲兄弟,原来你是个小骗子!”




  “我不是骗子!”莫战猛地抬起头,急乎乎气呼呼的瞪着俩大眼珠“只是、只是有难言之隐。孙爷爷,我实话实说,说完我就走,但是。。。。。您、您得把我们家得宝物还给我!”




  孙德胜一怔,“你们家的宝物??我什么时候。。。。”没说完就冷笑起来。指着书桌上的假砚台问“你说的就是这方泥巴做的假砚台吧?呵呵呵呵,你啊,真是没见过什么,这是你舅爷爷花了几毛钱从灾民手里买来,不是什么宝物。难道,那天我回家,就是你在后面偷偷跟着,后来躺在我家门口装死?再潜入我家,要偷盗这方砚台?!”




  莫战慢慢站起来,柱子紧跟着他,防备他动粗,被孙德胜制止了。


  他小心翼翼拿起那方脏兮兮泥巴糊糊的砚台,走到门边,放心了洗手用的大铜盆里,抬头看看柱子:兄弟,麻烦你弄盆水来,我想。。。。”




  柱子见爷爷点头,冲莫战狠狠哼了一声,匆匆去提水。


  莫战挺胸抬头,目不斜视的望着孙德胜,喘了几口粗气,却不慌不忙的侃侃而谈“爷爷,真不是我存心使诈,潜入你们家有所图谋,实在是为了这方砚台,这,是我们家的传世之宝,列祖列宗留下来的,河南大灾,赤地千里生灵涂炭,我父亲临死前,才传到我手里,原先,都秘藏在他老人家的书房里,从来没让人见过的。可因为大灾,他和我母亲双双亡故,临死前,就托付我带着这方砚台领着妹妹逃难,您没见过,真惨呐!我们跟着乡亲一路逃难,死在路上的男女老少何止上万,乌鸦、野狗都围着濒死的人打圈圈,一旦发现灾民没气了,立即上去撕咬!


  在进京途中,我妹子,也因病饿而死,就剩了我一人,就在刚刚进城,我就饿昏了,迷迷糊糊中,被灾民把砚台偷走,去琉璃厂舅爷爷那换了几个烧饼钱,后来我在城里靠着乞讨,才活了下来,等碰上那偷东西的乡亲,他也快饿死了,才跟我说了实情。本来我想去店里把砚台赎回来,可是身无分文。
  只能蹲在舅爷爷店铺附近,偷偷盯着,想办法,可不料没过几天,您就去了,这东西就归了您,无计可施之中,我只有偷偷跟在您身后,到了您家,想了办法潜入您家里,想把这东西偷回去。可。。。。可是爷爷、柱子和义父义母都挺照顾我,我。。。。。。我又不忍心让你们把我当小偷!所以一直没动手,今天看见爷爷舞剑,想拿砚台试剑,情急之下,我才不得不出手阻拦!这就是实情,要杀要砍,请爷爷发落!”


  说完,噗通又直挺挺跪下来,柱子提了一桶水进来,当做没看见莫战跪着“我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水提溜来了,你要做什么用??”



  孙德胜示意莫战起身“谁说要杀你砍你了?站起来孙子,你以为孙爷爷是傻子吗?我早就看出你来我们家必定有个缘故,那天你在车后头跟着我,就让爷爷我觉出来了,你以为进我的家就那么容易?!爷爷救了你,就是要看看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想骗我??告诉你孙子,爷爷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那方砚台我和你舅爷爷都看了,不是什么名品,是泥巴糊的假货!用得着你这么神神鬼鬼的闹幺蛾子??”




  原来如此!!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的莫战这才知道,孙老爷子早就看出他来了,不禁有些难堪和羞涩,毕竟才18的小伙子嘛。


  “我绝没有什么恶意,爷爷,您不信,请看!这不是泥巴做的砚台,这是为了防止宝物被恶人碰上索要,我父亲在家做的障眼法子!”


  莫战过去,帮着柱子把水桶的水倒进脸盆:爷爷,过半个钟头您就知道了。




  孙德胜悠悠走过来,拍了拍他略显稚嫩的肩膀“好小子!说吧,你到底叫什么?别说你姓莫。那天你说你叫莫战我就听出来了,你为的就是我家的一件东西,而且还是个珍贵物件。别担心”孙老爷子换了温厚的语气“这年月,谁都得多长个心眼!莫?莫怀谷的莫?他们家为了一捧雪的白玉杯,被老奸贼严嵩陷害,这出戏爷爷看过,立马儿就想到了你!你当时起这个名字,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在里头?”



  柱子恍然大悟的笑了“哦!!就是这个缘故!莫战?莫怀古?那个白玉杯被老严嵩看上了,陷害了莫怀谷一家,才把玉杯搞到手,害的莫家家破人亡,小哥哥,真有你的!”


  这下,轮到莫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红着脸笑笑“是有这个意思。。。。。我、我跟着爹爹读书不是很多,可戏文知道不少。我姓张,叫张战。。。。”


  孙德胜低眉默默寻思着——张战?张?张。。。。。。



  “看,爷爷,看盆里的砚台!”柱子忽然发现什么似得大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