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嘘。。。。”张战紧紧握了柱子的手“小点声,我、我不想让义父义母知道。”


  “哦。。。”




  盆里的湛青的水,像是被突然投入的泥沙给污染了,一团团灰黄的浆液从砚台身上打着滚儿翻了上来,足足有十分钟的工夫,一盆清水,变成了泥沙汤子。




  俩小兄弟又换了水,洗了半天,孙德胜从屋里拿出块白棉布的小褂,轻轻擦拭又吸了半天的水,这块砚台才显出了真形。




  “原来是用米浆混合了黄泥,你父亲还真有点主意!战儿,我问你,那天跟着爷爷去六国饭店,你看见老汉奸手里的砚台大惊失色,为了什么??难道。。。。”




  张战扶着孙德胜坐下,又给柱子和自己搬了椅子,凑在书桌边上,有些诡秘而严肃。




  “爷爷,您自己看看。。。。”张战起身把屋里的四组蜡烛都端了来。




  青花瓷和铜胎珐琅蜡扦上的几只蜡烛,把书桌照的雪亮。孙德胜、柱子瞪大了眼,定睛细看。



  不料,乍见之下,孙德胜犹如夜半突然遇上鬼魅,吓得双手颤抖,踉跄了一下才站住身子,又揉了揉昏花的老眼仔细打量,一时雷击了似得傻呆呆僵立在当场!







  莫战打开棉布小褂,里面是一方砚台。



  这方砚台,二尺多长,一尺五寸多宽,轻轻抚摸,盈润如玉、肤如凝脂,阳刻了雕镂精细的九条翻云覆雨的螭龙,在密布着祥云缭绕中,翻滚着、舒展着身体,眼珠儿看不清,似星辰般闪闪亮亮的,像嵌了宝石,飞翔在广阔无垠的天际,古韵盎然,既高贵精雅,又古朴大气,断然不是近代之物。


  而且,砚台背后和肩部,有一色浓金填镶的篆字!!背后是一色极为精神的瘦金体书法,砚台肩部却是一色非常大气的楷书。。




  孙德胜没看错,这块砚台,跟老汉奸章密手里那块要献给日本皇上的宋砚,丝毫不差,一模一样!!






  连柱子也瞪大了眼,呆若木鸡了。。




  “这、这是。。。。。这就是你们家的祖传宝物??!!可跟章密老汉奸那块真是一模一样。。嗯。。”


  孙德胜坐下,让柱子找出放大镜,仔细观察着。心里却暗暗懊恼——要是潘学士活着多好,还好有个人商量商量。




  这东西,难道是一真一假?章密的砚台是假的??不对啊,那老汉奸既然深通鉴赏,收藏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是假的呢?可这块砚台既然是张战从河南洛阳千里迢迢带到北平的,又失而复得,在自己手里待了这么久,从没上过外人的手,外头还包了泥壳,断然不可能被人偷换了。。。。难道。。




  紧张的脑筋蹦蹦直跳的孙德胜拿了放大镜细细看砚背的诗句,其实,不用放大镜也能看得清楚————




  紫阙苕峣河清浅,霜月流天隆光满。
  水精龙盘钩云卷,秋籁萧萧倍清燕。

  大观庚寅年,作于清思殿,御笔。

  一笔瘦金书铁画银钩、笔力纵横非凡,显然是徽宗赵佶的亲笔御书!!


  肩部的楷书,则是大楷,被工匠们缩小了篆刻在肩部,满篇阿谀————


  盖中华灵宝之区,产隋珠和璧,物华繁盛,玉宸精妙,斯物也,乃天地凝合归一,盛世祥瑞之显,一式两仪、两仪归一,出于端州,供御上方,成于御制,灵秀通妙、质趣天然,非人力工匠所能成,盖神智与造化等也,亦乃我皇帝陛下垂拱九州、抚育黎庶之所化育者也。臣京奉敕谨题。




  “这是北宋权臣蔡京的题跋。”孙德胜放下放大镜,捻着胡须,已经沉稳下来。




  心中暗思——这可真是件宝物!自北宋末年靖康之变,北宋皇室的珍宝被金兵洗劫一空,流落砸毁者太多了,惟独留了这方砚台!可这东西,怎么会有两个??而且,自己对这物件,仿佛那么有缘分似得。


  沉沉的往事一件件浮现出他的脑海,他想在其中抓住些什么,可毕竟老了,思绪乱纷纷的。


  “张战,我知道了,这东西既然是你家的,他的来历你多少也应该知道,不妨说一说,老夫不会贪图你的传家之宝,你呢,还是留在我家做我的孙子,这个年头,匹夫怀璧,不是什么好事啊,你意下如何??坐下说。”


  柱子给孙德胜端了杯茶,张战思索了一会,庄重的点点头,讲述了一小段这砚台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