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这半宿闹得,柱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感觉跑去孙德胜卧室,拿来烟袋锅子,嗬,孙老爷子这大烟袋,足有2尺多长,湘妃竹的杆儿,紫铜雕花的大烟斗,汉玉的烟嘴,柱子一边从烟荷包里套烟,一面打着哈欠:“爷爷,您快睡吧,这都几点了,张战睡一夜,明儿估摸着就想起来了。。。。”


  孙德胜敲敲他的脑门:“去,把我卧室里的点心匣子拿出来,你俩边吃边想!快点!”


  抽了口烟,轻轻吐出来,孙老爷子才觉得好受多了,也并不是因为发现了张战家的往事和这方国宝砚台,而是,隐藏他内心最深处的那块隐秘,好像蠢蠢欲动了!


  小哥俩围着点心盒子,品尝着大八件小八件,张战稳重多了,吃两口喝点茶,咂咂嘴,摇头晃脑的从记忆深处撇去父母妹妹死去的惨剧,再从小时候记事起,把跟父母重要的说话筛面似得一点点筛出来。。。。


  院子里的月亮,也快沉沉睡去了,院子里一片静谧。。


  柱子困了,趴在桌上就睡着了,孙老爷子捧着大烟袋吧嗒吧嗒不急不慢的抽着烟,张战倒是挺精神,在他准备吃第九块点心时,猛地被大座钟当当当12下的钟声惊的一怔。


  “爷爷,我想起来了!不知道对不对,您知道,我们那儿大灾,连院子都荒了,家谱早就不知道哪去了,逃难出来谁带那个?!我爹那辈,是安字辈,这是肯定的,再往上。。。。不是仁字辈,就是成字辈,早先我10来岁,好像听母亲说的。。。。。。”


  “成字辈?!!”


  啪!孙老爷子使劲儿攥着烟袋杆,一用力,杆儿直直被大力捏断了。。。


  灯花忽的跳了几跳,扑簌簌掉了一片大红的烛泪。。。。。。。。



  三十三


  烟杆子被孙德胜捏碎了。


  40多年前一幕幕物是人非,也全部浮现出来。。。


  那就是悦来客栈那件诡秘的凶杀惨案!

  一阵热血急速涌上心头,猛然一撞,脑中浮现出几十年前的风风雨雨,孙老爷子身形摇晃,顿时有些眩晕,一把老泪,纵横而出。


  柱子和张战赶紧上前,一个敲背一个顺胸,老半天,孙德胜才长长舒了口气:“我乏了,你们去休息吧。今儿的事,谁也不能说出去!咱爷们还得盯着章密这个老汉奸呢。孩子”他紧紧握住张战的手:“你家的事,有工夫我详细给你说说,这次,咱们爷们,绝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孙德胜既像是跟张战,又像是给自己打气似得说。




  俩孙子迷惑不解的回房休息了。


  孙德胜颤巍巍起身,回了卧室,从床底下掏摸了半天,拽出一个用油布包裹的大包裹,又打开床头外大红木躺柜,里面,是他当年穿的六品官服,尽管后来他升了三品大员,又加了二品衔还赐封了黄马褂,可这套官服,他一直没有丢掉,而是让早已去世的妻子,完完整整打理了几遍,至今保存完好。


  看着官服完好无缺,上面的补服依然光彩如新,孙德胜脸上透出一丝奇怪的笑。轻轻合上盖子。


  抱着大包裹,回到了书桌。


  一层层打开,里头,包着一卷卷早已发黄变脆的文卷、验尸单子、物证记录、口供记录和凶案现场勘验记录。
  轻轻吹去上面淡淡的浮灰,若明若暗的真相,可能就要揭开了。。


  那方宝贝砚台,依然以一种宫廷御用珍宝鄙睨苍生的姿态,静静的挺立在那里,上头历经800多年沧桑岁月而尚未有丝毫剥落的浓金,熠熠生辉,映着烛光,令人心醉。


  孙德胜找出那张当年的老仵作验尸单子、画的凶案现场遗失的凶器尺寸单子,以及潘学士在小莲老板家里画的那张凶器大概图,拉开抽屉,找出了铜尺,静静测量着。
  再拿起古砚,轻轻比量着图纸上的尺寸,严丝合缝,不差分毫。
  半晌,又掏出老花镜带在眼上,提笔在手,颤巍巍的不知如何下笔,只得看看前头老仵作的写法,左手死死摁着激动不已的右手,写到————


  现已查明,凶器乃北宋徽宗御制古砚一方,长二尺半,宽一尺2寸,有徽宗御笔及蔡京题跋,当堂验明无误。
  然。。。。


  可是,这方砚台边缘干干净净,丝毫没有任何磕碰或者血痕。这是怎么回事呢??
  孙德胜闭了眼,暗暗思量。。


  古砚、章密、张战、古砚!!


  然后,他又拿过古砚,仔细打量了半晌,盯着蔡京那句话不动了————盛世祥瑞之显,一式两仪、两仪归一。
  按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代表华夏道家文化里的一种万物生成方式。
  可这么一句突兀的话,除了颂圣的阿谀奉承之意,还有什么意思呢??




  一式两仪,两仪归一——————难道。。。。。。


  哦!!如同重重迷雾中突然晴天霹雳,一道闪电划过孙德胜的脑海!!


  原来如此!!


  这样,四十多年前悦来客栈的案子,终于有了眉目!一条完整的锁链,把他们串成一串儿了!!


  激动的孙德胜赶紧沾了沾墨,唰唰唰在发黄的纸片上写下了几行字。。


  现在,就等结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