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今儿见刘安生来投靠,先有三分不快————心说”这刘某人也忒不懂事了!这么多年往事了,还好意思说!!门不当户不对,这些年也没见你刘某人的孝敬银子和年节礼物,这就托孤了?!
  再者,你看看自己混的这个熊样子,模样长得倒还行,可这身衣服,真够人瞧得!!别说女儿已经许了人,就是没定人家,也断然不会嫁给刘安生这穷叫花子!


  刘安生也是读过书的人,见宋老叔看了信,闪烁不明,心理有数,正要说话。
  宋胖子把信放进袖子里,笑了——哦!是刘年侄!怎么落魄至此??最近京城不太平,花子要饭的不少,我让家丁看的严点,你别往心里去。快进来!!




  宋胖子这里,是个两进的大四合院,上房三明两暗,住着宋胖子夫妇,后头一个,住着未出嫁的儿女。


  进了书房,刘安生见满屋的斯文气,不是书架就是笔墨,可都没动过似得,崭新。心里暗笑不已。


  宋胖子坐了正坐,叹了口气说————大侄子,这些年少有存问,你父亲也许久没有音信,教我想的好苦,不想,我们老哥俩沙场一别,就这么永远见不着喽!!老哥,你走的太早啦!
  说完,假模假式的嚎哭了一场,滴了几滴眼泪,话里却有话———你老哥也没把我放在眼里嘛。


  刘安生没听说来,还陪着悲痛了一回——小侄父母双亡,潦倒至此,如今听家父遗言,前来投奔老叔,就找碗饭吃,请老叔接纳。


  说着跪了,泪水汪汪。


  宋胖子没有答话,低头叹息一声,起身踱步撇撇嘴——这是从哪里说起??别提这些伤心事了,大约你还没用饭吧?大热的天儿,也得换换衣服,好好休息休息,我如今不比那些外官,应酬的事儿太多,不能多照顾你,你先安心住下吧。有事找管家宋贵,其他家里人我会吩咐的,不至于厌弃你。
  说着,掏出一块银壳怀表看了看,吩咐道——贵子,备车,七王爷府里的管家请我吃酒,你休息,我先去了。


  说罢,宋胖子迈大步走了。


  刘安生捏呆呆坐在那里,自己原来看过父亲的书信,知道结亲一事,现今见宋胖子绝口不提亲事,又遮遮掩掩口是心非,再听闻后边叫嚣——老刘!随便颠陪点吃的得了!又不是正经主子,还给他准备八大碗呢!


  心里不禁闷闷不乐——这正是,富在深山有亲友、穷在闹市无人知!!


  刘安生就这么住下了。起初,睡在厢房,还有个家丁伺候着,吃喝都跟宋胖子在一块儿,后来,连吃饭也早一顿晚一顿,不让他上桌了,吃的都是宋家剩下的残羹剩饭,住处,也从厢房,搬到了下人住的地方。


  各种冷嘲热讽纷扰而来,宋胖子又躲着不见人,刘安生只得打叠精神,除了每天帮宋家干活,就是读书练武。


  刘安生来了宋家,别人都瞧不上,后院住的宋小姐,却看上了。


  这是宋家的第三个女儿,才17岁,生的落落大方,宋胖子没儿子,只得过继了一个亲侄子继承自己这一房头,却把女儿当儿子养,从小请了先生教她读书,开始也就是为了博自己乐,不想宋小姐秀外慧中,不大便读了几百篇好文章在肚子里,写得又是一手好字,引得宋胖子的同僚好友们,无不称赞。


  可那当儿,男女大仿嘛,礼制在那儿摆着,两人虽然在一家住着,可后院像宫闱禁地一样,成年的男家丁都不能随便进,何况刘安生一个外人呢??


  宋胖子打着好主意呢————他看出来了,这个老侄子读书练武,都不错,而女儿有出落的美丽大方,如果刘安生能考中个举人进士的,想想还能凑合凑合。如果不成,兵部、刑部的大人们家里,儿子有的是,还怕委屈了女儿??


  这就是宋胖子尽管不喜欢刘安生,还能给他一口饱饭吃的缘由!  这个双保险的法子,自然只能存在宋胖子的肚子里。不过事与愿违,那几年,先是老佛爷的万寿节庆,让东洋人小日本给搅了,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朝廷大败,又派了李中堂去日本议和,原定的恩科免了。
  宋胖子这个候补员外郎分发外省补缺的好事,当然也免了。
  后来,朝廷大肆借款,又消减各衙门开支,差点把宋胖子给减下来。
  而再后来的顺天府乡试,刘安生又名落孙山。
  一件事挨一件事,让宋胖子对这个老侄子彻底死了心。


  亲自操办着,把女儿许给了刑部司马大人之子,定了婚书,就等成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