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还有几天,他就要去天津登船去日本了。


  这几天,章密在六国饭店住着,他不想去什么宪兵司令部和日本驻华北司令部里,虽说司令大将盛情邀请,他也不愿意去,他觉得,那里尽管警卫森严,可是,在这座早已被占领的老北平,那些穷穷唉唉的亡国奴一般的老北平人,怎么敢对自己这位钦差大臣敢有什么举动呢?!
  再一个,自己到底是汪兆铭的特使,跑进日军司令部,不明摆着是汉奸了嘛!!


  作为汪伪政府的钦差大臣和特使,华北政府里这些老头子,都三孙子似得抱着一堆堆金银财宝来孝敬他,求爷爷告奶奶的,要求他在日本皇上和首相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

  聚珍斋王老板的脑袋,还挂在前门楼子上,那个在戏台上借着骂曹操的下贱戏子什么莲老板,不一样被他一声令下打死了,切!老北平这些百姓,不照样连个屁都不敢放??

  哈哈哈哈,这下子,你们这些老东西,终于知道章老爷的厉害了吧!!


  因此,他故意端着架子——

  请吃饭,不去!!请听戏,不去!!请。。。。反正,谁请他,他也不去。


  他倒是不怕什么暗杀攻击,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警卫,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还有一个,就是他很忙。请他吃饭喝酒听戏不去,汉奸们送来的礼,章密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第一呢,他忙着收礼,忙着分门别类的收拾金银财宝,把金条、金砖、金叶子、金锭一点点登记好,把珍珠玛瑙翡翠宝石都分别记载清楚,他想好了,除了那三件宝物,剩下的这些,挑出一些好的来,带到日本去,怎么说,也得给自己那些日本朋友送些礼物嘛。




  剩下的,就存在六国饭店的保险柜里,反正自己还得回来。。


  而那三件宝物,就放在自己床头上的德国保险箱里,还有密码,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






  第二呢,他还得忙着练习觐见日本首相和皇上的礼仪。天天在华丽的客房里,练习。


  练习的连保镖都看腻了!


  见首相,鞠躬握手就行了,可见了日本皇上,该行什么大礼呢??章密也犯了愁。


  按日本帝国礼仪规矩,他应该行三次最敬礼,也就是弯腰三次九十度,然后低头觐见。


  然而,这位老汉奸,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他老觉得,还是老中国觐见皇帝的三跪九叩大礼,过瘾。
  那袖子一甩,跪在地下磕头三个,再起身,再跪下磕头三个。。。。。随口再高喊着——万岁万岁万万岁!
  多么好看!多么势派!多么优雅!多么高贵!
  也让日本皇上,看看自己这位客卿的身份和修养嘛.


  据史书记载,石敬瑭朝见契丹皇帝,不也是行了中国礼仪??所以,为了体现自己的中日亲善思想,章密为自己设计了一套觐见礼仪——先来中国的三跪九叩,再来日本的三鞠躬最敬礼!
  反正人家日本皇上也是礼多人不怪嘛。


  三十四


  因此,章密是天天在铺满了地毯的屋里,冲着日本皇上的一副画像,跪拜如仪,再起身鞠躬,就当锻炼身体啦!


  这天,宝刀未老的章密,又一亲芳泽的睡了俩二八年华的小妞,11点才起床,吃了早饭,一个日本军官带着几个日本卫兵来访。


  说是司令大将,对宝物的存放不放心,要他把宝物送到日军司令部去保存,由专人押送到天津,等他上了船,再给他。


  章密当然不干了!


  这东西放在自己手里他都不放心,万一去了日本司令部,再让日本人给偷了、换了、卖了!自己的官位,还得靠着宝物来换呢!
  死说活说,章密就是吃了王八铁了心——不去!日本人只得怏怏而去。。


  小有胜利的章密非常兴奋,穿着浴袍给自己倒了杯苏格兰的威士忌,加了冰块,一点点抿着。
  对着昭和皇上的画像,练完了好几轮礼仪,他去了卧室,因为这是个套房,足有4大间屋子,4个保镖委委屈屈的挤在一间里,他自己住了三间。
  德国的保险箱,钢铁制造的,是德国1939年最新产品,厚达半尺,非常安全沉重,像个大力金刚稳稳蹲在他的床头。


  想着密码,章密拧来拧去,终于打开了,掏出几个盒子,静静打开欣赏起来。一种十分舒畅的感觉,从他脚趾头直窜到头顶。哈哈哈,自己还能活个20多年,本来嘛,才70出头,高官显爵就靠你们仨喽!


  高兴的章密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放进盒子,又扭了几扭,章密大大伸了个懒腰,想着还有很多金子宝石放在里头,他是着实兴奋。不虚此行!
  还有什么不妥当呢??


  坐在办公桌上,百无聊赖的章密带了金丝眼镜,想了半天,对了!!


  见东条首相无所谓,可觐见日本皇上,该穿什么衣服呢!!是喽!


  当然不能穿蟒袍玉带,不挨边儿!可穿西装觐见,总觉得不那么恭敬,毕竟自己要做日本官儿了嘛!
  万一日本皇上封自己个爵位呢??
  爵位??
  对,就像日本华族大人们,觐见皇上穿什么。


  他赶紧拿出一堆照片,里头有前辈的贵族、后代的贵族,什么伊藤博文、山县有朋、西园寺公望这些老头子。
  看了半天,他想起来,这种华族的宫廷礼服,去日本买不一定合身,不如在北平做几套预备着,有备无患嘛。
  “来人!!”
  四个身高马大的保镖听见叫,警犬一样飞身而来,腰里都别着盒子枪。


  章密悠然的吩咐“你俩留下,看着咱们的东西。你俩,跟我去做衣服!”


  四个保镖大眼瞪小眼:“章老!咱们出门没关系,可是,日本司令部传下话,让咱们去哪儿,必须跟他们说一声,他们好派警卫。这不,外头还有宪兵司令部的人马预备着呢!不如,给您请几个裁缝来?可老北平没听说有出名了,您要做衣服,咱们打电话从上海叫??”


  章密不屑一顾的笑笑:“笑话!我老人家在这,还能出什么事?!日本人也是小题大做!再说我是特使,不是他们的犯人!还得听他们的?来不及了,还有几天工夫,这边的裁缝能赶出来,再说,请裁缝来,万一出什么事儿呢??!听我的,咱们自己去,他们爱跟着就跟着。”


  说完,换了身华达呢的斜纹格子西装、头上抹了不少头油,一双褐色尖头意大利皮鞋,坎肩里带了块大金表,脸上一副金丝眼镜,又提溜了银首铁尖的文明棍,仪表堂堂出了门。


  按说,六国饭店外头警卫森严,什么宪兵、警——察厅、驻屯军、皇协军加上特高课都用上了,密密麻麻苍蝇围着狗屎一样,围着六国饭店。
  可章密并没有通知日本司令部,又值大天白日,饭店里中外客人和加上不少日本人来来往往,章密把礼帽深深压在脸上,后头的保镖也不动声色,就这么着,竟然混出了饭店!!


  街头一片太平!东交民巷这边,虽说绝大部分外国大使馆早就随着国府首都南迁南京,后迁到重庆,都走了,可毕竟还有几个盟国、盟邦的领事馆在这儿,还有不少大鼻子俄国人、德国人、意大利、维希法国的政客、商人来北平办事,因此,倒是显得比大使馆刚刚南迁之后,还显得热闹点。
  章密没坐汽车,他觉得,汽车目标太大,后头不定怎么跟上日本人的密探,太麻烦。自己也想再逛逛这座六朝古都。
  因此,挥手叫了三辆洋车,三人坐上去,先奔了大栅栏,那里的成衣店和裁缝店,都是有名的。


  这时,六国饭店不远处,一排拉洋车的汉子们中间,有两个偷偷给正在倒垃圾的饭店小服务员递了眼色,赶紧飞跑着拉车走了。
  小服务员,左右看看没人,偷偷一笑,领着从拐角处慢慢踱出来的几个穿服务员衣服,戴着高通帽子的年轻人,顺后门,进了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