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六国饭店周围的这些军警们,看着周围洋人和汉奸们出出进进的吃喝玩乐,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想法不错,能在北平乐呵一天是一天!


  章密的房间里俩保镖,百无聊赖的在打牌,他们过得很不舒服,因为他们是76号特工总部,专门派给章密的随从,别的人都在上海南京发大财,他们几个却被任命为特使的随从官儿,名声是好听极了,可章密这老小子,整天子曰诗云的是个老朽,他们听不懂也不愿意听,而且,章密很抠门,自己成天收了金银财宝,吃香的喝辣的,却舍不得拿出一丁点儿来赏给他们。连睡小妞,章密也不知道给这几位血气方刚的汉子准备几个,自己在床上乐呵,哥几个却挤在一间屋子里给他警卫!!


  这老东西,就会舔日本人的屁股。


  俩人打了一会牌,外头有人敲门,一个有点警觉的起身拔出手枪,要去开门,另一个说:“我说老弟,你没看见外头里三层外三层都是日本人警卫,为了这老东西,咱们好几天都没好好睡一觉了,他还真拿自己当根儿葱啦!”


  说的拔枪这位一笑,开了门,外头是俩年前小伙儿:“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经理赠送各位一桌小小酒席,请各位品尝。章老有事,说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说完推进一个餐车,里头山珍海味必备,还有三四瓶好酒,竹叶青、玫瑰烧和茅台。服务员冲他俩一鞠躬,走了。


  俩人呵呵乐了,章密老汉奸不仅抠门,还从不让他们喝酒,美其名曰——防止破坏分子盗宝。


  这回,可把俩人憋坏了,赶紧拿筷子倒酒,年龄大点儿的说:“等等,这酒菜不会有什么吧??咱们得小心点儿。等我下去问问。”


  跑下去一问,经理当然满口说是了——早先章密吃的,都是他们饭店送的,一点钱不敢要,算是孝敬的。


  于是乎俩人甩开腮帮子狼吞虎咽可是开了荤。


  春天的午后,本就懒洋洋的,俩人吃喝了一阵,也觉得无比的舒适,懒洋洋不想动了,俩人觥筹交错间并没发掘,从门外的锁眼里,传来一阵奇异淡淡茉莉香气,俩人觉得飘乎乎的直上了云端,舒服的闭了眼,睡着了。。。。。。


  “哥,这酒菜里的药和这迷香,混合起来得让这俩小子睡个昏天黑地吧哈哈哈!”门外俩小伙儿外加一个50出头的中年汉子,看看没人,一推门进来了。


  “那是!这是我们祖师爷留下来的,俩时辰四个小时,没问题!跟咱们斗,姥姥!不过,这俩看身子也带着功夫,咱们得快着点儿!二爷,您看着外屋,我们活动活动,尽够了,千万可别来人!”


  中年汉子哈哈一笑:“你俩赶紧的吧!回来?谁回来?章密那老王八蛋早就云里雾里去喽嘿嘿。咱可说好了,办完这事,你俩立即出京,先去武汉避避风头,不行就去重庆!”


  :“放心吧您呐!我们老子、娘,早三天就出了北平城,去了乡下。”


  不用问,这位二爷不是别人,正是孙德胜的二儿子,北平火车站的孙大把头。这俩小伙子,可不是常人。
  一位,是京城神偷儿赛香武周三爷的关门弟子,小周,外号穿云燕,另一位,则是原来清宫内务府座钟处嫡派传人、外号刘一锁的弟子,小赵。


  那位朋友问了——————这俩人干啥来了,怎么还有座钟处的人呢??修钟表吗?


  这就是您孤陋寡闻喽!


  原来,这二位的师爷,就是孙德胜早先在南城办案子认识的江湖朋友,40多年前,一提起周三爷,在京师那是神一样的人物,为人仗义疏财劫富济贫,有名的游侠!据说,他的轻功到了踏雪无痕的程度,一手蝎子倒爬城,独步海内,被尊为直隶省等地下三流的祖师爷!外号赛香武,也就是说,比康熙年间夜入紫禁城,盗取康熙爷九龙玉杯的杨香武大侠,还得高一筹。。。。。


  另外一位小赵,他师爷,则是内务府座钟处的首领工匠,座钟处,不光管着修理大内的钟表,还管着各宫殿御苑所有锁钥和机关、门闸的修理、制作,是明朝苏杭一带锁钥大师,李瑞臣的嫡派传人,自打世祖顺治爷入关,就在大内伺候皇上,一直到清末民国出了宫,才在民间走动,知道这行的人少之又少。不过,他们祖传的开锁手艺,可是独步天下,什么梅花锁、八卦锁、四门锁、诗句锁、字码锁、九宫锁和自海外流入的倭国锁、洋锁,无不精通开卸工艺。


  连西太后老佛爷寝宫和大内的关防锁都是他们家的制作的独门锁,何况其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