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一碗冰凉的井水泼下,昏睡的章密一个激灵,醒了。。


  昏昏沉沉的老汉奸头晕目眩,还在梦中的恐怖景象里心有余悸,长长出了几口气,才算真的醒来。缓缓睁眼看,咦?!!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间似曾相识的屋子,三间屋子不大,桌椅简单、墙上灰黄的书画对联沾染了不少灰尘,屋顶四壁倒是裱糊的干干净净,他被五花大绑着仍在正屋椅子边上跪着,左右两间屋挂着门帘,看不清里面的样子,屋外的夕阳,透过裱糊干净的窗户纸懒洋洋照耀着地下的青砖,日影轮转,疑似昔年。


  桌子上,摆着卷宗笔墨,还有两个锦盒,一个红木签筒,方桌后头,一把朱色斑驳的椅子空无一人。
  好像是前清那会儿的公堂。


  这处熟悉的屋子是哪儿呢??章密心里暗暗思忖:记得,是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大将的参谋官,小林少佐陪同他,去意大利驻北平总领事柯西莫侯爵那里赴会的,应该去东交民巷啊,自己跟保镖坐了洋人的汽车,然后呢?
  然后就是聊天。。。。。再然后,自己悠悠然睡着了!


  绑架!!章密头上立即冒了冷汗!他觉得,肯定是洋人里的流氓和政客,看上了自己的宝物,派人把他绑架啦!!


  章密立即慌乱了,惶恐了,他知道,老北平看起来是被日本人占领了,可这里的洋人一点不少,有些还是各国的间谍,盟国盟邦里也是勾心斗角犬牙交错,肯定是有人看他献宝妒忌,红了眼,才干出来的!


  妈的!!这帮洋鬼子!没一个好东西!他想喊保镖,可估计那俩76号的武装保镖,早被人家宰了!这下子可苦喽,不仅自己一生心血付之东流,连汪主席那头和东京日本首脑那头,都得罪光了!
  悔不听保镖的教训,怎么自己跑出六国饭店,又没有通知日军司令部,估计日本人还不知道自己被抓了,不行,得想办法溜走!
  “有、有人吗??来、来个人!咱们都是盟。。。。。”
  正当章密六神无主胡思乱想的想找个人问问,北屋里门帘一挑,出来几个人。


  “这里没人,有的,全是鬼!!”


  眼前站定几人,为首的,像是演戏一样,穿了一套崭新的石青色袍服,六品的鸬鹚补服,头戴砗磲的凉帽,后头是一根翠森森的单眼儿孔雀花翎,上身还套了一件罕见的明黄暗绣团龙的黄马褂,一双石青凉里的缎靴,身材高大、红脸膛、灰苍苍的头发,狭长的寿眉下,一双明亮如火燃烧的眼睛,紧紧盯住了他!


  后头,跟着两个别着匕首、挎着盒子炮,扎着铜头宽带的彪形大汉,虎视眈眈。
  再后头,还跟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汉,穿着酱色短褂,手里玩着两个铁球呼呼作响。一左一右,跟着两个长得挺精神的小伙儿,十七八岁年纪,脸涨的通红。


  为首的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孙德胜、孙老爷子!





  三十八




  章密老汉奸,望着眼前场景,捏呆呆傻掉了!


  这、这是唱的哪一出儿?!难道不是被洋人绑架,是被老北平那些看起来温顺无比的老中国人给绑了??


  不能啊!老北平人、老中国人那是温顺善良惯了的,一直以做安分守己的良民为荣的,这位老先生,还穿着前清的官服,老棺材瓤子似得跟自己一样年迈衰衰,怎么看也不像个匪徒,难道是神经病发作了???


  见了中国人,章密就知道,自己还有活路。毕竟自己也是中国人嘛。


  因此,连忙收了胆怯的脸色,换了一副大义凛然的庄容,挺直了腰身,呵呵一笑,道“老几位,不知你们是短了钱花,还是对老夫有什么误会,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这、这是怎么说,咱们中国人不为难中国人。要是短了钱花,我那有的是!找人去六国饭店,先送给各位200两黄金!只要别伤我的。。。。。”


  “呸!!你个老汉奸卖国贼!死到临头还敢饶舌!”唰唰玩着铁球的孙二爷上前就是一脚,把章密踹倒在地。


  孙德胜冷冷看着,并不搭话,一摆手制止了儿子。


  外头,忽然响起一阵鞭炮和鼓乐声,是日军鼓捣着新民会的汉奸们,庆祝湖南“大捷”。鼓乐喧天,正好严严实实遮蔽了章密的痛苦呻吟。


  这里,不是别地,正是40多年前,发生凶杀惨案的现场,原来悦来客栈的西跨院、西厢房!!




  孙德胜别看70多岁了,他可一点不糊涂,老话儿说——人老成精。孙德胜孙老爷子,就是这么一位。
  原来,孙德胜早就定下了巧计,不仅在二儿子帮助,三儿子出钱帮助下,请高手盗了六国饭店的宝物,还用了瞒天过海、移花接木之计,从欧洲逃难过来的难民里,请了位胆大心细的塞尔维亚人,化妆假扮成意大利领事馆的秘书,反正德意日三国同盟,这脏水屎盆子不扣在他们头上,都对不起欧洲那些受难的老百姓!!


  随后,孙二爷又从高丽那边逃难、移居过来的人里,找了俩跟高丽独立组织有关系的爱国的高丽人,化妆成日本军官,毕竟,高丽被小日本子占领了快50年了,被日本的奴化教育训练的倍儿熟的日语和日军礼仪,派上了用处。
  又花重金,通过天津那边,买了一辆洋人的大汽车,正赶上日本去年轰炸珍珠港,跟美英宣战,强占了英美租界,把洋人也抓紧了集中营,原先欧美洋人用的那些家具、汽车和摆设,都被日本军需官和汉奸们沆瀣一气,大把的贱卖了,反正打仗是帝国的事儿,捞钱可是自己的,谁买他们才不管。


  这套连环计策,终于把老汉奸章密给劫持在手。为了防止日军大搜捕,孙老爷子,又花钱,把两名高丽人通过黑道的渠道,连日送出北平,让他们去了大后方重庆,那里有他们的高丽独立同志会。
  那位塞尔维亚人,也拿了孙家给的重金,离了北平去了天津,利用第三国人的身份,坐当天的船去了香港,转道再去澳大利亚,脱离险境。


  汽车呢,更好办,在孙二爷安排下,那辆豪华的大汽车,被汽车厂里安排的徒弟们,敲打分离零碎了,大部件直接卖掉了,小的和看不上眼的,在日本华北派遣军号召老北平人献铁、献铜的呼声中,被一点点分批献了出去,一船船拉倒日本重新回炉做钢铁去喽。


  反正,这套连环拳法使出来,端的是有始有终,张弛有度、巧妙挪移,仿佛诸葛亮用的火烧连营,把章密老贼骗到手,后头的人证物证打扫的干干净净,小日本子想查出来???下辈子吧!


  孙老爷子一身官服,气度庄重带着不懈蔑视着眼前的老贼。好一会儿,他说“章密,听见外头的鞭炮了吧,是你们的主子,庆祝湖南大捷呵呵呵呵,实话告诉你,湖南长沙那边,我们大胜,薛老总指挥我军干掉了上万的小日本子!你以为你今天能活着回去??别做你娘的春秋大梦了!你那俩保镖,早就被碎割喂了野狗!知道谁动的手?还是刑部当年侩子手宋五爷大徒弟的手笔!”


  章密两眼发直、冷汗直流,忙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是重庆那边的,还是八路?!”


  “什么人??中国人!!”

  孙德胜断喝一声,轻蔑的咬牙冷笑道:“你这条丧家之犬的老匹夫,你不认得我,我可认识你。哼,今儿,老夫不问你叛国投敌、背祖忘宗、认贼作父的滔天大罪,只问你一件案子,这案子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实话告诉你!章密老贼,你40多年前,在老北平的案子,东窗事发了!”


  “啊?!!你、你是,我。。。。”刹那,被五雷轰顶般炸碎思维的章密死狗一样软瘫在地下,惊恐盯着孙德胜那张庄严的脸。。。。


  不!不可能啊!当年那件往事,是深藏在章密心底里数十年不敢揭露的最深的隐秘,谁都不该知道啊!


  “章密,我来问你,40多年前,西太后老佛爷六旬万寿,万岁爷下旨开恩科,广招天下学子进京会试,你也进京想得个功名,可是,在此地,你看上了人家的古砚,下狠手杀死同屋的学子,又装神弄鬼,假扮鬼怪逃出京城,远走他乡,在江南攀附上了权贵,远渡重洋去日本留学,回来之后,又投靠汪兆铭这个小白脸汉奸。当日案发,到底你是如何杀人夺宝,从实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