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柱子、张战提笔在手,一人记录,一人指点着语句。孙二爷斜坐在老爹侧面,俩彪形大汉,站立着。


  章密被捆的难受,只低低哎哎的喊冤叫屈:“冤枉!老爷、大人!我、我冤枉啊!!我章密是安徽人,祖籍也是安徽,从来没有入京应试过,成年后就一直在岳麓书院学习,后投奔张中堂的南洋公学,这都是有案可查的,大人!身为前朝命官,可不能屈打成招哇!”

  “给他松了上身绑绳,看他也跑不出去。章密,本官不是要拿私刑处置你。”孙德胜一拍案卷,“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想抵赖吗?!”


  章密心中的小九九已经在考虑怎么抵赖了,反正案子过去40多年,证人??狗屁,证人的骨头早就烂没了。


  松了上身的章密扶着椅子,缓缓直了身“禀告大人,确实冤枉,我连京都都没来过,怎么会在40年前杀人害命?还望大人明察!”


  “明察??!”孙德胜冷笑:“你以为事情过去了40年,没人知道你的手段了?当年我就是巡察南城御史!为你的案子,上下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九死一生!今儿你想赖账,是赖不掉的!”


  “来人,给他上夹棍!!看他招不招!”孙德胜话音刚落,两名大汉立即从南屋搬出一套刑具,给章密套在小腿上,两人一使劲,章密噢的一声叫出来,剧烈的痛苦让他五官挪移,全身乱抖,足有数分钟,章密实在受不了,赶忙叫到“我招!!我愿意说!!”


  孙德胜一摆手,俩大汉退下刑具。


  “我,我不叫章密,老爷容禀,我,我叫张成栋!”说完,章密摊在地下,眼泪汪汪讲述了往事“
  那年进京会试,我和同乡周佳相识,同住了这家悦来客栈,因为我是举人,他是贡生,我们俩又都年轻,又是洛阳府的同乡,我们就结拜了兄弟,相约,不管谁能会试成功,就照顾另一个。
  如此,我们越加亲密,后来。。。。。


  后来会试前些天,周佳和我吃酒,酒酣耳热之际,周佳拿出一件东西,说、说是国宝。”


  “是不是这件??”孙德胜冷笑着打开桌子上的一只锦盒,里面是那件古砚。


  “是,没错。。。他说,是当年北宋徽宗皇帝,最喜爱的一件文房古砚,他们家传了800多年,价值连城,我们一起鉴赏把玩了许久,周佳醉了,还写了一首宋徽宗被金兵劫持,送往五国城时所作的词句。”


  “是不是这首??”孙德胜扔下一张纸,是跟当年潘学士和小莲老板一起研磨出的那首《眼儿媚》的宋词!


  章密捡起来看看“不敢欺骗大人,正是这首词,写完了,周佳醉了,我对这方宝砚爱不释手,酒醉之中,贪心愈浓,都是读书人嘛,便起了歹意。。。。。就。。。。就。”


  “情急之下,你就恶向胆边生,用古砚砸死了周佳!对不对?!”孙德胜依然冷笑。


  “是。。。。大人明鉴。。。。后来我见失手杀了人,不知所措,赶紧换了衣服,带着宝砚出了客栈,那时也赶上客栈举子们很多,晚上人来人往的,并没人看见。后来,则是我假扮了鬼,趁机出了城门,想想不能回乡,就更名换姓,逃到了江南,投靠了南洋公学。。。。我、我贪心作祟,才做下此孽!我死有余辜!!”


  说完便涕泪交流,痛哭失声。


  众人见他老迈之躯,如此悲恸,也是一怔。孙二爷长叹一声,看看老爹:爸,你说说,这老小子何其恶毒。幸亏您老人家睿智慎密,不然,连我都被他。。。。。


  一旁的张战听了章密的诉说,本就涨红的脸,突然变白了。。。。。他和父母一直以为,早已死去的张家前辈,原来是本案的凶手!又看着自己的祖父辈痛哭失声,张战也尴尬、痛悔、迷茫交织在一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


  孙德胜还是冷冰冰的,指着张战道“章密,你可认识他??他就是你们张家的后代,当年你媳妇和大儿子因你犯案,双双遇难死去,只留下这个张战的父亲,苟延残年,可见你这狠毒凶残,不仅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章密一听,眼睁睁望着张战,嚎哭出声:“孙儿!!你、你是我的孙儿啊!!都怪爷爷当初贪欲作祟,毁了咱们一家,不料今日,老朽残年,还能看见自己的孙子。。。。。。我、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人!!”说着两手咣咣对着脸扇耳光。
  张战这才明白过来,再也忍不住,跳过去一把抱着章密,也嚎啕放了悲声:“爷爷。。。。。你。。。。。你竟然为了。。。可怜我的祖母、大伯。。。。。啊”


  一对可怜的爷孙,抱头痛哭,让在场的人无不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