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40年!!多么惨痛的教训,柱子看着也陪着掉泪,也觉得章密真是活该当汉奸,为了块砚台,自己连儿孙家人都不顾了,可这种该死的汉奸,还是自己好兄弟的爷爷。。。。。。这世事,真的很无奈无常!!

  孙二爷是个直人,看老爹冷冷不动,又觉得章密这时候认了罪、认了孙子,还算天良未泯,到底还杀不杀他呢??

  章密俩人正哭的带劲儿,孙二爷也踌躇嗫喏着有些不知所措,孙德胜啪的一拍桌子,震动了屋里的所有人。。。。。





  三十九


  一声闷雷托着长长的尾音在天空里轰然炸响,由远处颤抖着传到近处,接着又是一声,尾音更长了,发出一阵阵震动人心的闷声呐喊。


  外头新民会那些庆祝“湖南大捷”的人群,被狂风雷电一振,呼啦啦做了鸟兽散,只剩下几个长长的幡子上,写着“皇军大胜、武运长久”的布条子,在狂风里被吹得稀里哗啦,懒洋洋的没了劲儿。


  天要下雨了。


  屋外一阵阵的雷电轰鸣和忽明忽暗的光影,让没有玻璃窗,依然糊着纸窗户的悦来客栈凶案现场的这场跨越了40多年的审讯,更加惊心动魄。


  柱子被爷爷猛地一拍桌子,吓呆了,停笔不敢记录,再看自己的爷爷孙德胜。
  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稳稳站起来,起身过来要过章密的口供,看了看,撕了,揉成一个个纸团仍在铜炭盆里,烧成了纸灰。


  孙二爷也傻了,怎么案情查明了, 老爷子变了脸色脾气???


  只有张战还在抱着章密哀哀哭泣,章密也使劲儿号丧着,眼睛的余光却显得有些诡秘。。


  孙德胜回了座位,脸上肌肉扭曲着,带了几丝狰狞:“章密,本来你要说了实话,老夫看你年老,让你受一刀之罪,可是。。。。”孙德胜突然提高了嗓音:“事到如今,你还冥顽不灵,巧言令色!!看来,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畜生,非得要受极刑了!”


  张战不明所以的泪光闪闪望向孙德胜,抽泣道:“孙爷爷。。。。。。他。。。。。看在我爷爷年老体弱。。。。。饶他一命吧。。。”

  外头,黑压压乌沉沉墨染似得黑云浓雾峥嵘而来,夹着闪电滚雷缓慢而毫不迟疑着显示着自己的威力,孙德胜示意屋里点燃了6枝蜡烛,在灯光摇曳下,孙德胜重新示意柱子开始记录。


  他温和的对张战说:“战儿,你哭错人了,他不是你爷爷张成栋。起来,过来站这儿。”


  :“啊???!!!”屋里除了孙二爷那俩徒弟,其他人都懵了!


  张战疑惑沉沉的推开抱在一起的章密老头,仔细看了看他,只看到老头哀痛哭泣的惨样儿,并没发现什么不妥。


  又回身看孙德胜。孙德胜点点头,冷冷说“章密,你真要老夫亲自把你的老底揭出来吗?!!”


  隐隐的雷霆之怒,金线火蛇乱窜在天际,猛然一个炸雷,震得天地都抖动了。


  :“章密!不,你不姓章,也不是张成栋,张战,我告诉你,你爷爷或本家的爷爷张成栋,40多年前就被人杀害了!!而凶手,就是你面前这个貌似慈祥,却一直干着背祖忘宗、认贼作父,心胸歹毒的老头!!”


  “我说的没错吧,周佳,周贡生!!!”孙德胜石破天惊的冷笑道。
  刚才还哭天抹泪的章密老汉奸,听了这话,忽然从小腿部位嗖的摸出一只小巧精致的手枪!对着张战开了一枪!
  啪的声,幸亏张战心里提防着,一闪身被击中了左臂,眼见章密还要对孙德胜开枪,孙二爷还没来得及阻挡。就见孙老爷子一抖手,一道银光破空而出,带着流星电火,狠狠扎进了老贼章密的右肩膀,章密噢的一声,小手枪落地。


  孙二爷赶紧过去,一掌拍晕了章密,把张战扶起来,捡起来手枪,又吩咐徒弟把章密重新绑起来。


  章密肩膀上,插着的,正是荣中堂送给孙德胜那柄顺刀!!


  虚惊一场,孙德胜看看张战的伤,擦破点皮,柱子赶紧给他包扎了包扎,张战惨白了脸问“孙爷爷,你说。。。。。他、他是谁??周佳不是早就被杀死了吗??!”


  “老二,用冷水泼醒他!”孙德胜吩咐,“战儿,你就在这儿看着。这老贼怎么现形的!”


  又是一碗凉水,章密醒了,他知道,这次什么也瞒不住了,像被打在七寸处的毒蛇一样,冷冰冰恶毒得盯着众人。。


  孙德胜打开两个锦盒,放缓了语气“柱子,记录!


  光绪某年某月某日,因朝廷庆祝老佛爷万寿大典,特开恩科会试,礼部奉旨传布各省,河南省河南府举人张成栋、贡生周佳,进京会试。
  来到京都之后,俩人不期而遇,一起住进了珠市口儿这边的悦来客栈,详谈之下,知道彼此是同乡,还算同年,因为周佳的贡生,是花钱买来的,因此,十分奉承张成栋。张成栋是读书人,误交了匪徒而不自知。


  两人住在同一房中,彼此越来越亲密,张成栋还陪着周佳,学习之余,游览了京都名胜和琉璃厂等文人荟萃场所,周佳还买了两方砚台,结拜了兄弟,相约苟富贵勿相忘!


  离会试还有不多日,这天,学习功课之余,两人吃酒闲聊,酒酣耳热之际,张成栋不知深浅,便倒出了自己家里的一桩秘闻。


  原来,张成栋祖上,是北宋徽宗年间,宫廷文思院制砚所的大监,徽宗崇诗文好礼乐,集合搜罗了历代宝砚,后来金兵入侵,徽宗、钦宗被俘,金人大索宫廷珍宝金银,其祖上痛心疾首,将徽宗御制的九龙阴阳和合归一宝砚,冒着兵乱取回家中收藏,历时800余年,宝物尚存,而且,被良善无知张成栋,将阴砚带来京都,参加会试大典,也算取个吉利,讨个喜庆。不料,却惹来了杀身之祸!!”


  孙德胜打开两个锦盒,小心翼翼捧出一模一样的两方砚台,一方是阴刻九龙、一方是阳刻九龙,徽宗的御制诗和蔡京的题跋,完全一致。
  众人,包括章密老贼都死盯着两方砚台,只见孙德胜把两方砚台,雕龙的一面轻轻一合,阴阳相对,两方砚台竟然天衣无缝的粘合在一起,没有丝毫缝隙!!


  “这是我请琉璃厂年纪最大的梁太公亲自鉴赏了,这两块砚台,一阴、一阳,一静一动,取太极分两仪以策昌明长久,皇朝永兴之寓意。后代《砚览》和《西清砚谱》等名著上,从无记载,可谓稀世之宝!”


  孙德胜又把砚台分左右放进锦盒。


  “张成栋不知不觉酒醉间,向周佳吐露了真情,并回屋拿出来古砚,请周佳一起鉴赏,两人抚今追昔,还一起背诵,由张成栋执笔,写了徽宗被俘,押送北方路途中写的《眼儿媚》, 这首宋词!!


  不想,利欲熏心的周佳,见了此物,爱不释手,酒酣之际,心里却起了歹意!当时,夜色深沉,张成栋又摇摇欲睡,正是酒壮熊人胆、恶向胆边生。周佳心念转动,要杀人夺宝,思索半天,周佳又灌了张成栋几杯酒,趁着张成栋酒醉伏在桌上呼呼大睡,举起徽宗古砚,朝张成栋头上狠狠砸去!!”


  轰隆隆!!几声闷雷就在院子上方炸响,一片铜钱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终于降落下来。呼啸而来的狂风,吹得窗户上的纸一拥一拥,屋里的蜡烛猛地一跳,直愣愣闪着灯花。


  章密死人一样惨白的脸上,布满了惊怖恐惧,仿佛面前恶鬼抓挠。


  孙德胜由着儿子点燃旱烟,猛吸了一口,缓缓吐出:“老天不佑好人呐!张成栋顿时死于非命!然而,此时的周佳,却并没有心慌意乱,心狠手毒满腹诡计的他,早已想出了偷天换日之计,来迷惑官府,以便自己逃命。
  于是,他赶紧给死去的张成栋,换了自己的衣服、饰物,肢体移动间,却不料留下了蛛丝马迹。


  1 是张成栋的古砚里,本来就经常使用,留的墨汁滴在地上,移动尸体时,却跟墨迹位置不符。
  2 张成栋临死前,手里握着那张写了《眼儿媚》宋词的纸,周佳担心暴露,便拽出来,不想留下了残纸。后被我联合潘学士、小莲老板发现真相。


  但是,老夫不得不佩服你,周佳!!一个文弱书生,在那种杀人越货的场景下,还能沉着的更换衣服,而且,为了遮掩你的罪行,你还伪造了凶案现场!

  首先,你用古砚故意砸毁了张成栋的五官,有意造成凶手穷凶极恶的模样,其实,为了掩饰死者的真实身份!这是你制造的第一个假象!

  其次,你知道自己写的是瘦金体书法,张成栋写的是颜体笔法,你俩同住一屋,你早就心知肚明,为了掩饰凶案,你把自己的课业本子和文章,跟张成栋的互换了!把你的放在他卧室书桌上,他的,你大部分销毁,揉碎扔进了后院的马棚,这就造成了第二个假象!
  为什么我后来才发现的?你的笔法不错,但在我和文老爷第一次勘察现场时,就发现你的瘦金体书法,笔力不足。古人有云——中有不足,必然行之于外表!你没有练过魏碑,加上为人虚伪狡诈,自然中骨媚俗软弱!


  其三 你故意没有劫走张成栋和你的盘缠银子,而是只拿了他几个小银锞子以备后用,自己却带了两张银票,留下来现银,制造了第三个假象!


  其四,你用衣服把古砚包好,却把自己新买的澄泥砚,放在了张成栋的书桌上,匆忙用墨磨了几下,以混淆视听,却不想新砚台和老砚台的区别不同,痕迹也不同,这是你制造了第四个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