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四
  刘安生和宋小姐,俩年轻人的心,可绝不会被一堵高墙阻挡,在宋小姐贴身丫鬟的协助下,俩人不时的鸿雁传书,但迟迟不能相会。


  这天,正巧宋胖子给女儿找的女婿,司马大人的儿子,司马可来府过礼,这爷俩同类相似,好的跟哥俩儿似得,而司马可此人,更随他那位刑部刀笔吏的父亲,残忍狠毒,面上却一团和气,看起来也是一位翩翩佳公子。


  宋小姐的丫鬟出来正想给刘安生送信,不巧,又被派了别的差事,一忙乱,把信给丢了。


  正好被司马公子偷眼捡了去,司马公子看了看,眼里淡淡涌上一层不易察觉的奸笑,就藏了袖子里。


  翁婿俩人正在客厅吃酒吃的高兴,司马公子好似漫不经心问道——岳父大人,尊府上那位刘公子听说是您的老侄子,那么说,算小姐的远亲喽??不知道小婿怎么称呼呢?


  宋胖子大喇喇撇着嘴——我的好女婿,你不知道,那小子也不算什么侄子,不过是个原来故交的儿子,父母都死了,跑到家里吃白饭而已,哎,本来我还想栽培栽培他,让他考个功名,没想到是个白给!个子不小,也是个窝瘪子!


  聊着喝着,又把当年那些往事添油加醋一说,司马可心里有数了。







  给宋胖子满了杯酒,笑道:还是岳父大人仁慈温厚,忠义无双!我看此人,面貌非常,不像个世家子弟,别是来骗吃骗喝的骗子吧??而且,这种人留在家里,恐怕不妥。。。。。


  宋胖子一摆手——过奖了呵呵,我行伍出身,信义二字还是铭记在心的,做我们这行,不就讲究一个忠义嘛!
  留他在家,还能帮着干点活,省了不少雇人的钱呢。。。嗯?!!你刚才话里有话啊!


  宋胖子也不傻,听女婿最后一句话有疑,猛然惊醒。


  司马可笑着,不言声递过那封捡来的信。
  借着幽然的烛光,宋胖子一看,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屋里死寂。


  信上是一首唐诗———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刘公子留念。


  啪的一声,宋胖子厚重的巴掌拍在桌子上,酒壶酒杯震得半尺高!
  痛恨女儿不守妇道,大婚在即了,还给一个穷小子闹腾起来了情分儿?!
  肯定是刘安生这个小畜生先勾引的女儿。


  三尸神暴跳,大胖脸不停抽搐的宋胖子带着歉意——让女婿见笑了,这都是我治家无方才出的丑事!你要是不说,我他妈还蒙在鼓里呢!小女无才,如果你介意,我亲自登门,向亲家请罪。刘安生绑起来,送到步军统领衙门治他个调戏良家女子之罪!


  司马公子的吊梢眉一挑:岳父大人何出此言哈哈哈,这种事,大家子里谁家没几件??六爷府里的贝勒爷不是还跟婶子辈的搞在一块了?这必然不是小姐的主使,小婿是说,这事不能闹大了,闹大了两家包括小姐脸上都不好看,可恶恨难平,小婿的意思,今晚就把这个祸害除了!


  ”今晚?!!“宋胖子脸上的肉颤动的更厉害了,突突直抖!他知道,这是京城重地,可不是山村野地,随便杀个人就行,不然五城兵马司和巡城御史那些老爷们,做什么吃的?!


  可不除去刘安生这个祸害,不仅自己心里不满意,就是女婿一家怎么看自己,更别说听吴小军机透过风,亲家司马大人,就要升刑部侍郎了。。。


  看宋胖子的熊包样,司马公子格格冷森森笑道——不劳岳父大人动手,小婿自由安排。。
  说着起身走到门前,左右看看无人,噗得吹灭了两根蜡烛,房里的光线顿时阴暗下来。
  ”岳父大人,我看,只得如此这般。。。。。。“


  天空一个明亮的闪电划过,接着一个石破惊天的炸雷响起,撼得屋子摇动,在巨雷闪电映照下,两人正窃窃私语着。
  他们不知道,西梢间外的窗户外,有个人正在偷听。


  大雨,瓢泼直下。。。